设为首页首页回顾

网站首页 | 要闻 | 商周刊·专栏 | 财经·金融 | 商道·视野 | 区域经济 | 青岛新闻 | 招商信息·项目推介 | 房产·家居 | 汽车交易
食尚地标 | 旅游向导 | 职场招聘·求职 | 同城消费网 | 青岛出版社

滚动新闻: 商周刊 网上订阅
商之网首页 > 商之网独家策划 > 正文
 
变化的年味和乡村

http://www.szkweekly.com/ 2018年03月16日 《商周刊》
导读:在很多人的心里,春节更像是一次回家团聚的理由,而不是单纯辞旧迎新的仪式。

  回潍坊市临朐老家过年,是惯例,也是传统。通常在腊月二十八前后,启程回家。每当迈进老家的小院,看到门口郁郁葱葱的石竹和院子里一副副排放整齐、墨迹未干的对联,以及空气中漂散的肉香味,一种熟悉的年味便扑面而来。

  如今,人们都说:年味淡了。的确,人们过年的方式在变化,很多习俗消失了,城镇本身也在不断变迁和变化着。


年味在变淡的同时,城镇和乡村的变化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

  年味淡了

  在过去,过年是一件忙碌的事。

  首要的便是置办年货。大人们要赶在离年较近的大集上,去买鞭炮、蔬菜瓜果、鸡鸭鱼肉,以及孩子们的新衣服和年画、过门签等过年所需的各种物品。这个时候的大集熙熙攘攘,挤得水泄不通,堪比现在黄金周的旅游景点。年轻人也喜欢三五成群地凑一块去赶集,只为图个热闹。

  置办完年货,就开始蒸馒头、煮肉、炸肉、炸鱼、炸丸子,只为过年招待客人方便。之后就是屋里屋外的卫生打扫一遍,门窗擦一遍。大年三十的上午,按例要去给故去的老人上坟,下午就是贴对联、挂灯笼、包水饺、忙年夜饭。鞭炮要早早地拿出来晾晒好,挂在一根挑着灯笼的长竹竿上,等待着除夕午夜钟声的敲响。

  家家户户的门的两旁都要挂上一小把松柏,天黑后要将一根根的香插在上面,在快燃尽的时候,再换上新的,一直到半夜。第二天天一亮就开始有人上门拜年,通常一个家族的年轻人组成一队,年老的凑一队,有的队伍多达二三十人,便只好男女分开。而附近有的村庄,年夜饭要在午夜十二点开始吃,吃完年夜饭就要去各家拜年,要赶在天亮前拜完。我们拜年通常是说一声“过年好”,他们拜年的方式则是要给长辈磕头。

  从初二开始,人们便开始走亲访友,通常一天一家,七大姑八大姨走下来,已经快到正月十五了,年也就过去了。

  那个时候的年味,就是在这样的忙碌中被累积和释放。如今,很多人都感到:年味变淡了。要置办的年货随时随地都可以买到,大集还有,但赶集的人越来越少了;物质的丰富,让人们的吃和穿不用等到过年;春晚让人感觉越来越没意思了,大家也不像以前一样,要熬到午夜十二点才开始集体放鞭炮。

  现在过年,依然很忙碌,但这种忙碌更多的是一种疲惫。

  青岛—临朐—天津—青岛,这是属于我的春节路线图。七天春节假期,要辗转三个城市,许多年轻人都有着类似的经历和感受,不是在回去的路上,就是在离开的路上。拿着好不容易抢到的火车票,几地奔波,体会着过年的疲惫滋味。

  记得小时候,过年前后镇上还会“唱大戏”,邀请有名的戏班子来演上几天。这种戏通常是周姑戏,据说源于山东省济南东部地区,传于济南、淄博、滨州、潍坊等地,以唱腔优美动听、语言生动风趣、表演朴实细腻而著称。

  但时代变了,很多与年有关的习俗也都消失了。

  乡村的变迁

  老家所在的村庄位于临朐县城南部,紧靠冶源水库。据老人们讲,村子原本在现在水库的库底位置,村子整体迁出后,才有了现在的水库。一条石河从村庄穿过,汇入水库,距我家不过几百米。但也因为离水库太近的缘故,每年过年,老人们都要到水库边祭拜一下,放放鞭炮,以求平安。

  石河上曾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古桥,但在前几年被一场大水冲垮后,被修复的石桥也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变成了粗糙的钢筋混凝土,年代感全无。

  石河是弥河的一条支流。弥河蜿蜒曲折,人说“弥河九曲十八弯”,又说“临朐至九山,弥河过九遍”。弥河是临朐的母亲河,经临朐、青州、寿光三县(市),最终流入渤海湾。在古代,弥河曾一度被称作朐水,而临朐的“朐”,便是朐水的意思。

  临朐,古称骈邑。孔子的《论语·宪问》篇里写道:“管仲夺伯氏骈邑三百,饭蔬食,没齿无怨言。”“伯氏骈邑”就是今天的山东省临朐县。《临朐县志》记载,“临朐地处鲁中,沂山北麓,弥河上游,潍坊市西南隅。”

  年味在变淡的同时,城镇和乡村的变化也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

  每到过年的时候,老家墙上的“康巴丝”牌石英钟都会被拿下来擦拭一遍。虽然它的重要性不如以往,但它一直提醒着时间的变迁。那是30年前,父亲用一小推车卖烟叶的钱买回来的。

  据记载,早在民国时期,临朐烤烟就销往英、美、日、菲律宾等国。1979年,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将临朐定为优质烟生产基地县。1984年至1987年,临朐三次被评为“全国烤烟生产先进县”。那时,家家户户几乎都种植烟叶,村里有很多处烤烟房,种植烟叶也是农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如今,烤烟房早已不见踪迹,种植烟叶的农户和村庄,也已经屈指可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临朐的蚕茧产量还曾多年居山东首位,生丝出口到日本和西欧诸国。村庄的公路两旁曾种满了密密麻麻的桑树,很多家庭都有在当地缫丝厂工作的工人。现在这些桑树都已不复存在,缫丝厂也都只剩下破败的院落。

  正是干湿季分明的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和丰富的水资源,让临朐成为了综合农业区。烟叶和桑树消失了,人们转而种植葡萄、油桃、苹果等,建立了许多水果基地。但一直以来,城镇的工商业不发达,从事农业的人也越来越少,特别是年轻人,他们要么外出求学,要么在外打工。

  像国内的很多城镇一样,伴随着人口的老龄化,产业也愈发空心化。只有到了每年的春节,人们才陆陆续续的从他乡回到故乡,来一次团聚。在很多人的心里,春节更像是一次回家团聚的理由,而不是单纯辞旧迎新的仪式。

  以过年的名义和一种传统的形式,如今的春节,似乎少了许多当初的意义。

(作者:文/图 本刊记者 宋鑫陶)
 
上一篇:春节,两种滋味 下一篇:回望皮口
 
 
更多文章
--- 友情链接 ---
  青岛出版社   美食生活网   谋思网   东亚合作论坛   青岛新闻网   新华网   环球网
  青岛财经日报   鲁网(山东新闻网)   卓越理财   大众网   东方早报   搜狐网   中证网
  半岛都市报   新浪网   华夏时报   凤凰网   南方周末   网易   21世纪商业评论
  三联生活周刊   新浪乐居   第一财经   腾讯网   齐鲁网   经济观察报   21世纪经济报道
  齐鲁网   商界   证券时报   财经时报   纺织谷   上海金融报   财经网

商周刊介绍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客户服务
Copyright 2004-2010 szkweek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商周刊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鲁ICP备14019936号
地址:山东省青岛市海尔路182号 青岛出版大厦6层 0532—85820014
同城消费网为本站指定技术服务商 www.tongche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