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东:对艺术一定要苛刻
张雅乔 张碧琪 / 商周刊
2019-08-08 14:31:33 | 阅读次数:0
创作者要有工匠精神,“手艺”要好,要学好基本功,要有孜孜不倦的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

▲(图 / 王军)

1月6日下午,即墨古城大讲堂在青岛市即墨区经济开发区科创中心报告厅举行,本期演讲邀请到了著名作曲家徐沛东。

对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尊敬,是每个华夏子孙的责任

什么叫文化自信?首先得认识到自己的文化是优秀的,才能有自信。科技高速发展,文化高度交融,如果自己的文化方向迷失了,即使经济再发达,将来也是危险的。因此,保留文化自信至关重要。

京剧是在徽戏和汉戏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戏曲剧的优点和特长逐渐演变而形成的。它的第一次振兴有赖于政府的推波助澜,慈禧太后非常喜欢京剧,也非常懂得京剧。京剧进入了宫廷之后,成为了艺术发展的重要推手。而那时候没有印刷物,就是靠着戏曲的口传心授,形成了完整的京剧思想。京剧为什么有这么鲜活的生命力?就是因为它新,因为它来自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积淀。

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现了现代戏,后来成为革命现代样板戏,这是对京剧的一次重大改革和重大创新。大家听老戏的时候特别不能接受,觉得慢,一个字唱半天。再听样板戏,它的结构节奏基本趋近于西洋歌剧。

今天又到了这样一个关口,如果京剧断送在我们这一代,我觉得有点愧对祖先。

我想用京剧的例子来说明文化发展的一种内在逻辑——没有继承,文化是留不下来的;没有创新,文化也不可能发展,所以继承和创新都不能偏废。


▲现场听众聆听徐沛东的精彩演讲(图 / 王军)

如何继承,如何创新

习总书记谈道,“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历史和现实都表明,一个抛弃了或者背叛了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不仅不可能发展起来,而且很可能上演一幕幕历史悲剧。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力量。坚定文化自信,是事关国运兴衰、事关文化安全、事关民族精神独立性的大问题。没有文化自信,不可能写出有骨气、有个性、有神采的作品。”说得多好!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东西没有更基础的、更广泛的、更深厚的自信的话,那就不可能踩着前人的脚步向前走,不可能踩着巨人的肩膀往上爬,文化的发展一定是有积淀的,不能凭空捏造。任何违背人类发展的艺术,都是反人类的艺术。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影《芳华》?去年11月份,冯小刚导演专门请我看了一场,我看了非常感动。我本身也是文工团出来的,电影里的生活历历在目,它反映了时代的一种人文精神追求。所以艺术创作,必须要扎下根来。冯小刚导演给我发了短信,说:“沛东,这个片子是我拍摄这么多年来,最有感受的一部片子。”尽管大家对这部电影有很多不同的看法,首先我觉得冯小刚导演对艺术是认真的,是遵循艺术规律的。他这次把演员集中起来,两个月中什么都别干,就把剧情吃透,所以从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演员的眼睛里、表演里,电影的摄像里、音乐里,都流露出纯净,所以它感动人。令冯小刚导演非常自豪的是打仗那场戏,7分钟的一个长镜。长镜首先考验一个演员的表演功底,演员的台词不能断,表情不能断,7分钟的长镜,这完全是赌博,如果不成功,几百万块钱一下子就打水漂了。拍这场戏的时候,机器跟着演员黄轩一直走,所有其他人入了画以后还是跟着镜头,爆炸点的出现、坦克的出现、沼泽的出现,所有都必须一次完成。这可能在国际摄影史上也是极为难得的,它所带来的冲击力比蒙太奇的剪辑更有说服力。如果不创新,最后呈现的效果就是一般般。所以《芳华》这部电影是有追求的。

 

搞艺术创作,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无论是搞表演还是搞创作,同样的音乐曲,每个人呈现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这就是对艺术创作的一种要求——语言。

大文豪托尔斯泰说过,“如果有人告诉我,我可以写一部长篇小说,用它来毫无问题地断定一种我认为是正确的对一切社会问题的看法,那么,这样的小说我还用不了两个小时的劳动。但如果告诉我,现在的孩子们二十年后还要读我所写的东西,他们还要为它哭,为它笑,而且热爱生活,那么,我就要为这样的小说献出我整个一生和全部力量。”所以他写出了《战争与和平》,写出了《复活》,创新来不得投机取巧。说实话,作曲不难,但是有什么用呢?创作出来的很多都是垃圾。我创作时不轻易下笔,要考虑很长时间,我可能先把一个我认为好的语言记下来,不马上对它进行肯定或否定,过一段时间之后再弹一弹,反复进行推敲,再进行定夺。这时候你的“修”就非常重要了,如果学习得不扎实,在各方面没有很好的修养,可能写出来的东西就很随意、很不讲究。

还有一首歌,我想跟大家讲讲创作的过程。这首歌叫作《我像雪花天上来》。

有一年的“十一”晚会,中央电视台说要用这首歌,但又觉得歌词不合适,想要修改,我不同意,要么干脆别用,要用就一个字都不能改。我向他们讲述这首歌的创作过程,我们就是要写成一首非常自我、非常美好的爱情歌曲,但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么赤裸裸地用美声去追求爱情,是极其鲜有的。后来这首歌曲没有上晚会,但它依然是我非常珍爱的作品,如今各大院校都把这首歌当作声乐教材。

(本刊据徐沛东在即墨古城大讲堂上的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