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浦:文创让城市焕发新活力
张碧琪 / 商周刊
2019-07-30 16:58:11 | 阅读次数:0
2018年12月21日,国内最早进行文化产业研究的专家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金元浦走进即墨古城大讲堂,以“创意与城市”为题,阐述在新时代的城市变革下、在创意产业成为城市新动能的今天,文创将如何助力城市实现历史性的升级换代。

 

首先是新时代城市变革与新一轮城市大竞争。

2017年5月25日,《第一财经》旗下的“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了《2017年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成都位于榜首,青岛也上榜了,排在第十一位。上榜的这些城市是根据一些考察的指数设定的,比如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的活跃度、生活方式的多样性、未来可塑性等。之前中国只有北上深广四个城市提出来要建“世界级城市”,最近成都和杭州两个城市也加入进来了,成都要用十几年的时间建成“世界文化名城”。在建设的过程当中,每一个城市都给自己提出了很高的目标,甚至是更长远的目标,其中成都是非常具有启示性意义的。在《2018中国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排行榜》中,成都也位于榜首。成都为什么能成为第一?过去成都是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如今,它正在进行一次历史性的升级换代,重点发展六大经济——数字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人工智能经济、共享经济和生态环境经济。成都不再是躺在过去的文化遗迹上等发展,而是完全焕发了新的经济推动力。

城市新文创活力

第一是产业活力。一个城市要有产业的发展活力,因为最终支撑经济发展的是产业。当然在文化领域里,我们要关注文化创意产业、创意经济等的发展。

第三是平台活力。在中国,过去的平台都是具有影响力的。比如最初一代的新浪、搜狐这种比较早的平台,每天会更新各种各样的新闻。有人问张朝阳,就连报纸还要订呢,为什么我们免费看这么多新闻都不花钱?张朝阳说,你们看得越多,我就能挣钱了。因为从广告的角度来讲,只要点击量高了,门户网站很快就成长起来了。虽然最初一代互联网平台已经过时了,但是新的平台正在不断地建立起来,成都新文创在平台建立这方面做得不错。

第五是政策活力。城市新文创发展依赖政府的关注和支持,政策到位和政府服务的提升对城市新文创的发展有很大的助益。

这几项综合起来就是城市新文创活力指数的综合指数,这个综合指数决定了一个城市未来的发展。在这个新文创活力的指数排行中,有一个说明:报告对活力的定义不强调规模。如果从规模上来讲,一些城市包括成都在内,和北上广深还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们不强调规模和绝对值,而要看增长力,看发展的潜力,看比例增长与过去相比较的增长力是多少。如果下一次即墨做得好,也可以进入新文创的指数评判当中。可能大家会觉得即墨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没有什么可比性,但即墨作为青岛一个区,青岛文创产业的发展是很不错的。在全国范围内比较文创产业活力,山东并不是处在前列的,这和山东作为一个人口大省、产业大省、中国传统文化大省的实际情况是不相称的,不过目前山东正在发生很大的变化。

 

《国际城市蓝皮书》是上海社科院和社科文献出版社共同推出的一个指数评价榜,2016年中国世界城市快速崛起,从2001年进入榜单的6个城市增加到2016年的33个城市,从全部世界城市比重的2.64%增到9.14%。2016年有33个中国城市进入世界城市,自2000年开始的16年中,成都和杭州的升级幅度最大,跃升了4级。媒体人秦朔曾谈道,上海为什么很难产生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阿里巴巴去过北京上海,但是找不到立足之地,后来回到杭州,正因为杭州有对民企呵护有加的政策优势,使阿里巴巴成为中国最大的几个民营企业之一。不发展中心就会发生偏移,由于杭州的迅速的崛起,有人戏称现在的上海,包括苏州已经沦为环杭州城市了。浙江除了杭州还有乌镇,乌镇过去也是一个传统的旅游景点,但在新的条件下,它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它成为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会址,也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戏剧节的举办地,还是青年时尚文化的所在地。乌镇这么好的地方,也不能光靠旅游发展下去,于是它有了“灯塔”,改变了过去困难的局面。

经济学家魏达志曾说上海不是深圳对手,浦东不敌前海,也不如深圳的南山区。我们知道华为在南山,华强在南山,全世界70%的无人机生产也在南山。南山区还有很多在国内具有影响力的企业,比如说腾讯就在南山成为了中国市值数一数二的公司,我们看到2018年城市之间的竞争到了如此尖锐的地步。当然,上海也并不是无所建树:2018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开启,又推动了上海的加速发展;2018年出台了上海文创产业的“文创50条”;上海对于民营企业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城市也出台了很多新的举措和新的规章。

在浙江,像杭州这样的城市是怎么发展起来的?除了主观上的城市发展进度之外,主要是依靠“一大一小”。“大”就是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高科技文化巨型企业在各领域的融合发展、跨界运行,做好领头羊。跨界运行对经济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光是阿里巴巴就孵化出一大批的独角兽企业,比方说淘宝网、天猫网,以及最近在全国和世界都产生重大影响的蚂蚁金服,这些企业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小”是指遍布全省各地的小微企业,小城镇建设也有了普遍的升级换代。通过互联网+,这些特色小镇迅速发展起来,现在浙江约有120多个小镇在进行特色小镇建设。在浙江,特色小镇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是传统的自然资源、历史资源非常好的旅游类、文化类小镇,除了乌镇之外还有南浔等,这在浙江非常多;第二类是文创产业引领的小镇,比如云栖小镇、乌镇互联网小镇、西湖旁的金融小镇等,这些都进行了产业升级换代;第三类是科技转型类小镇,如汽车小镇,咱们即墨也做了汽车小镇。以前浙江小城镇的各种基础制造业是非常发达的,现在也都进行了科技转型,向更高的产业形态发展;第四类是现代时尚创意型小镇,比如说海滨休养小镇、青年时尚小镇,还有一个叫“巧克力甜蜜小镇”,制造巧克力的同时还发展旅游业,一个支撑产业带动其他产业发力,这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启示。

 2012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8/9合刊以“未来城市”为题,发布了《2025年全球最具活力城市排行榜》,认为城市从来没有如此重要过,全世界有600个城市正在创造全球约60%的GDP。到2025年,这种情况依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构成这600个城市的精英成员会有很大的变化。在接下来的15年里,世界的重心城市将从欧美向南转移,而在其中起着更具决定性作用的,将会是“东方”。榜单显示,到2025年:除了纽约、东京、伦敦、芝加哥等超级大都市,四分之一的发达国家城市将跌出全球600强城市榜单,被96个新兴城市取代,其中72个来自中国;在全球75个活力城市名单中,中国有29个城市入选,约占四成。在全球城市决定世界城市走向过程当中,中国至少有四成的城市直接决定着世界的走向,这和我们当前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进一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有着密切的关系。

激烈的 “抢人大战”

为什么要抢人?首先一个城市要发展,必须要有一定的规模效应,没有规模效应,难以成为世界性的城市。以西安为例,截至2018上半年,西安落户人口突破50万,立刻产生了巨大的规模效应。以前西安很多楼房一直空着,房价一直在6000-7000元徘徊不涨,人才政策实施之后,进来一个人就带着资金和家庭来到新的城市,房价迅速地涨上去了。

第三是更重要的“城市老龄化”问题。预计到2030年,国内很多的大城市包括北京、上海都要应对城市老龄化的严峻问题。老年人口达到30%,这个城市就出现了上升动力不足等问题。大学生毕业时留下来时是22岁左右,10年后正是他们大展宏图的时候。所以“人才引进”是一个城市总体发展上升期的顶层规划,改变了城市市民整体人文素质、科技素质,塑造了城市品牌的新途径。

 

文化创意产业与城市竞争关系密切。2018年,习总书记的很多次讲话都提到了文化创意产业,指出,要发展数字经济,加快推动数字产业化,依靠信息技术创新驱动,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用新动能推动新发展。这是五个“新”。他还提到了三个“全”,就是要推动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角度、全链条的改造。现在我们要特别关注大数据,在城市的发展上要释放数字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对传统产业要进行升级换代的改造。特别是习总书记提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要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制造业、农业、服务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所以农业数字化、公共文化服务数字化都是我们的新方向。

另外一个就是音乐领域发生了变化,过去我们听音乐用随身听,现在不用了。实体音乐的收入情况从1999年的252亿美元降到现在的52亿美元,而可以用手机播放的数字音乐却在上涨,从4亿美元增加到94亿美元。2018年全国上百个音乐演唱会都很火爆,这说明人们更高的需求和过去供给侧供给的不平衡、不充足确实产生了矛盾,我们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新的条件下,人们需要精神、文化、心理、艺术、美学上的享受。同时,和养老、健身以及娱乐产业相关的项目,也迅速成长起来。人们的精神追求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对于艺术甚至是美学的追求就更高了,人均GDP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人们的消费会发生变化,我们的恩格尔系数,花在吃穿用住的费用降到30%左右,大城市降到20%左右,人们将很多钱花在文化、艺术、精神、儿童教育等相关方面,音乐成为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数字化音乐也是数字产业的一个组成部分。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推动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推动各类文化市场主体发展壮大,培育新型文化业态和文化消费模式,以高质量文化供给增强人们的文化获得感、幸福感。要坚定不移将文化体制改革引向深入,不断激发文化创新创造活力。讲话再次明确了我国文化产业升级换代,走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新路径、新方向,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一个新的转折点。而下一步我们的文化产业该如何升级?升级到什么地方去?

文化产业该如何升级?

第二方面,要建立健全文化产业的市场化发展。在文化产业的领域里(不包括文化服务、文化事业),市场是否起决定性的作用?过去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大量的干部群众都认为市场化和文化不一定相适应,我们还要考虑到文化的意识形态性等等。但是我们讲的是产业形态,在产业形态里也要讲社会服务,也必须要在国家认可的社会效益的基础上进行,所以我们要更好地构建文化产业的市场体系。

第四,新型文化业态是新业态。文化的新型业态很多,沉浸式、服务性、体验类的文化旅游会大大增长。过去我们只能看平面的《清明上河图》,后来数字化的1.0版本能让我们看到图中的人在走动,而现在的升级版本中,我们可以“坐”着船在《清明上河图》的河中穿行。这一类的服务在发达国家已经发展到了70%-80%,而在发展中国家才刚刚起步,发展中国家还停留在传统纪念品式的旅游阶段。新的业态非常重要,其带给文化旅游和文化产业的转变,从单纯的注重于某个个别产品的创造转向体验性的未来发展。这种新的业态用到了大数据、移动方式、云服务、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做到了跨界融合。

第五点,关注消费对象。目前的消费模式已经发生变化,主要原因是消费对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90后、95后甚至00后已经成为消费的主体部分,他们敢花钱,没有钱也花。新的文化消费模式关注文化类、情感类的内容越来越多。过去文化类的项目一直不行,一些读书节目因为没有收视率,全国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把读书节目砍掉了,当我们一切向“钱”看的时候对文化是不关注的,而现在这个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诗词大会》《中国成语大会》《朗读者》等一系列的文化类的节目受到了大家的热捧。我们印象很深的是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快递小哥战胜了北京大学硕士彭敏,虽然比赛有很大的偶然性,但可以看出,普通的民众都把自己的业余时间用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当中,这是我们社会的文化财富。90后已经28岁了,现在20多岁的年轻人在社会上已经担当了很重要的职务,像摩拜单车、滴滴打车、饿了么都是年轻人创立的。这说明我们的消费群体和创意群体都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所以要培育新型的文化消费模式。

第七,是文化体制改革。全国7000多家机构由事业变成产业,将近600家出版社也改制为企业,这些是我们过去做的事。现在的文化体制改革,在国家层面上,是文化部和旅游部已经结合在一起了,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这是更进一步的深化改革,大部制的建设还有进一步的空间。

我们也要坚持创新驱动与财富驱动的结合。在科技方面,我们必须进行创新驱动。国家提出来在产业形态上要发展高端制造业、文化创意产业、数字化产业形态、大数据等新的创新形态。当我国人均GDP达到1.5万美元的时候,精神、心理、文化、休闲、娱乐等讲究生活享受的消费,就有了广阔的发展空间。

独角兽现身

在这个新的时代发展过程中,出现了独角兽企业,这些迅速扩张的独角兽企业引领着我们产业的发展,全球范围内要衡量一个国家发展水平的时候,往往要提到独角兽企业有多少,独角兽企业好像是衡量一个地区的创新能力的一个尺度标准,代表未来新经济发展的方向。所以在这个大数据时代,我们要寻找和培育文化创意产业的独角兽。美国的绝大部分文化创意独角兽企业都在硅谷,中国独角兽的数量次于美国,处于世界第二,即将于2019年建成的全球首个独角兽岛落户在成都天府新区,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入驻,独角兽岛希望引领更多的独角兽企业在成都落地。

举一些例子,第一个例子是“三岁坏小孩拼多多赴美上市”,估值达到240亿美元。拼多多为什么是“三岁坏小孩”?因为它借助于互联网做了一个非常低价的团购购物模式,但其产品质量经常为人诟病。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拼多多虽然遭到六家美国律所的质疑,但是它依然迅速地成长,股价不仅没有跌,反而涨上去了。

第二个案例是超级独角兽蚂蚁金服。蚂蚁金服在美国融资,新一轮的融资是140亿美元,非常的厉害,目前蚂蚁金服的估值是1600亿美元。这个案例说明独角兽企业往往是全球性发展,蚂蚁金服的参股企业里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马来西亚国库控股、华平投资、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银湖资本、淡马锡、凯雷投资等等。

B站的影响力非常广泛,中央电视台曾经播放过一部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片子,播出的时候没有什么反响,可是当一个青年把这个片子上传到B站上,不长时间就有上百万年轻人喜欢这个片子,引起大家对于故宫、博物馆特别关注的风潮。随后中央电视台又和故宫合拍了许多如《国家宝藏》之类的相关电视节目,推动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和文化复兴。另外,自2010年起,每逢除夕夜,B站都会举办二次元界春晚“拜年祭”,B站的前沿性和娱乐性,让数百万人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也要看B站的“拜年祭”。

第五个案例抖音就更厉害了,根据国外市场研究公司发布的数据,2018年一季度,抖音国际版Tik Tok下载量达到4580万次,超越了Facebook的3530万次、Instagram的3100万次。根据第三方机构数据,抖音在日本、泰国、菲律宾、越南等亚洲国家处于市场领先地位,多次登顶当地的APP下载排行榜,抖音欧美版在美国、德国、法国也曾登顶当地应用商店总榜。这款中国的软件经苹果商店的平台推出并走红,说明我们在科技方面、互联网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像抖音这样的企业会经常出现。虽然抖音平台上也会出现一些涉嫌售假的视频被工商部门约谈,但是它的国际化程度发展是非常之高的。

文创产业已成为支柱产业

苹果的市值已经发展到万亿规模,一万亿是什么概念?就是全球排名十几名之后的每一个国家的GDP,都不如一个公司的市值多,而且美国排名前5公司里至少有4个公司,都曾经或者是差不多达到了万亿级规模,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巨型的文化科技公司,在世界上是没有竞争对手的,而唯一的潜在对手可能就在中国。中美贸易战为什么会打响?美国为什么要对华为进行围剿?因为在手机领域里,华为已经超过三星,对于更高层次的科技企业美国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我们更要将文化创意产业、创意经济的发展变成经济发展的新常态。

(本刊记者张碧琪据金元浦在即墨古城大讲堂的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