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鲁豫:人生需要一场“偶遇”
本刊记者 孙梦 / 商周刊
2018-08-28 15:19:10 | 阅读次数:0
8月18日,球鞋、短裤、牛仔风衣,搭配清爽知性的短发,在青岛书城,见到了一个与想象中略显不同的知名主持人陈鲁豫。我可能就是大家熟悉的陌生人。这次陈鲁豫的身份是作家,她携新书《偶遇》来青,接受媒体专访、

8月18日,球鞋、短裤、牛仔风衣,搭配清爽知性的短发,在青岛书城,见到了一个与想象中略显不同的知名主持人陈鲁豫。“我可能就是大家熟悉的陌生人。”这次陈鲁豫的身份是作家,她携新书《偶遇》来青,接受媒体专访、做新书签售,与读者零距离分享新书创作历程。《偶遇》是继陈鲁豫自传体随笔《心相约》15年后,打开自己、拥抱世界的最新作品,书中69封写给情感困惑者的回信,也是她写给自己的关于人生的思考与解答。

 “无论是谁,我们都曾经或正在经历各自的人生至暗时刻,那是一条漫长、黝黑、阴冷、令人绝望的隧道,可是,2017年我经历的一切告诉我,无论多么艰难,那束光、那份暖,就在隧道的尽头等着我。”这是陈鲁豫为她的新书《偶遇》写的一段话。或许,这本书不能给予你解决问题的答案,但一定可以给予你解决问题的力量。如书中所言,“这本书解决不了情感问题,但它可以让你在人生的至暗时刻感受到陪伴。”

问:人生到了这一阶段,最重要的是什么?人生的关键节点有哪些?如何定义自己?
 

陈鲁豫:我是个年龄感不太强的人,不会想我在人生某一个阶段,我的排序是什么。这么多年一路走来,没有想过排序的问题。如果去想的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够按自己的意愿过自己的日子,尽量不被周围的世界所改变,这是我内心的最终目标。
做电视、去凤凰卫视、做《鲁豫有约》节目是我人生的几个关键节点。我是双子座,小事特别纠结,但人生大事会毫不犹豫甚至不加思考本能地决定,可以说是年轻无畏。完全没有想,就凭本能去做了,因为我知道这本能的决定就是我想要的。
如何定义我自己,这个问题我也没想过,我从小就怕考试里面的名词解释,你必须符合同一个答案,否则你一定是不对的。所以我很抗拒给自己定义,我也很抗拒给别人定义,我也不接受别人给我的定义。我觉得人生不需要被定义。我知道我有可以理喻,也有不可理喻的地方,我接受每一个怪异的自己。

问:《鲁豫有约》邀请嘉宾的标准是什么?

陈鲁豫:所有的工作可能最初的缘起是你的爱好,但做到后来不完全是依据你的爱好。所以选人也不能百分百地按照我的意愿,除了有自己的标准外,还有职业的标准,和公众的审美标准,要取三者的最大公约数。你自己能够接受,别人也能够接受,这样可以筛选掉很多人。
总体来说,我希望这个人在很多方面是我能够认同的,我能接受他的很多观点。因为希望我们面对面访谈的时候,彼此的目光能够天然地平视,而不会有太多的敌意、不喜欢,这很可能会造成偏见。除此之外,我希望公众对嘉宾是有好奇心的。

问:您更愿意采访处于风口浪尖的人物?

陈鲁豫:我不喜欢风口浪尖这个词,但是公众多少要对这个人物有所好奇。这个好奇,有可能是时下大家关注的热点;但也有可能是离开我们视线很久,突然又出现,大家会好奇他去做了什么,他可能不是处在风口浪尖。所以风口浪尖不是一个标准,而是公众对他有兴趣。
某个人可能天天在我面前出现,就是你所谓的风口浪尖,但你可能很熟悉他了,反而你没有那么好奇,因为你太了解、太熟悉了。所以选择嘉宾,最好是既有热度,也有一些距离,对我们做节目的人而言,那个感觉是最好的。

问:对娱乐、商业、文化等各领域的顶尖人物做深度访问,是不是一种挑战?

陈鲁豫:我觉得可以有一定的挑战,但每个人的知识储备有限,任何人不可能是一个全能型的选手。我从小就偏科,所以我很明白自己的长板和短板,我会尽可能让自己的长板多一点。我清楚自己的短板是什么,比如我的理科知识储备不是很丰富。如果让我面对一个科学大家,我的内心一定会忐忑。所以选择嘉宾时,他的领域是我能够花时间接近的。但如果在我的工作时间内没办法接近,只能遗憾地先放一放,等待我的知识储备足够的时候,我再去采访他。

问:会不会有一位嘉宾对您的影响很大?

陈鲁豫: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特别不受别人影响的人。我不知道我是有意为之,还是天生如此。我也不太想去影响别人。尤其到我这个年纪,我的三观早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了,我不太会被别人影响。
但是每次和嘉宾聊天,聊完之后都觉得特别累,后来我想这个累的过程是因为那一刻我进了他的生活,跟着嘉宾过一遍他的人生。那个过程会很累,而且你会被感动,某一时刻,你会跟他一起难过、或是一起笑。这是和嘉宾相互温暖的过程,我采访的嘉宾,绝大多数的人生比我跌宕起伏,我不认为我会被对方影响到,但某些时刻我会被嘉宾的经历和精神鼓舞到。

问:怎样面对一位不太欣赏的嘉宾?

陈鲁豫:我觉得一定会碰到的。我不想带着偏见采访,我可能要用节目的前一个小时的时间说服我自己,这个人没有这么不可爱,那我认为不如找一个更欣赏的人去采访。
如果你有拒绝能力的话,可以拒绝采访不太欣赏的嘉宾。如果没有的话,你就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他有多不好,最后你或许会发现他没有这么不好;或者这位嘉宾很好,最后你发现也不过如此,你一定会有一个修正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就是采访的意义。

问:《偶遇》以书信体呈现,它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陈鲁豫:我们有“鲁豫有约”的公号,每周三会有《偶遇鲁小胖》的音频节目,每个星期我会回复一些读者来信,做了大概一年的时间,就有编辑找我出书,攒了两年多,有更多储备时我才真正推出这本书。每个星期做一件当然也有压力,但没有觉得压力那么大,不知不觉间就完成了。

问:如何面对外界的舆论压力?

陈鲁豫:每个人在一个大环境里,多多少少都会为舆论而妥协,你选择不将就,我选择不妥协,但前提是承担自己的生活。我从22岁开始就经济独立,无论好坏都是我自己来承担的。我指的经济独立,不是说要过得多么光鲜亮丽,而是吃饱、穿暖,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既然由我主宰,为什么还要听别人的声音来决定我的人生呢?听别人的声音,哪怕是爱的人,亲人、家庭、师长、舆论,都会不甘心的。每个人都会犯错,我希望我犯的错是我自己成长中的一个挫折,而不是因为某一个人的意见。

问:如何您的平衡工作与生活?

陈鲁豫:因为没有孩子,所以我不需要处理平衡的问题,但我认为生活更加重要。我非常尊敬那些生活中需要工作又需要去照顾老人孩子的职业女性。在生活和工作两者之间找平衡是一个特别难的题目,我会选择一头,就是生活,当然选择什么可能都会后悔。
用时下定义成败的标准来衡量,好像工作中的光鲜亮丽会更胜于生活中的琐碎,但关键是我们自己,不要被世俗定义的所谓标准答案所左右,要忠于自己的内心。

问:对青岛的印象如何?

陈鲁豫:我人生第一次出差就是来青岛,大约在1993年,当时觉得青岛好美,每次来都吃得很嗨。对青岛的记忆也就停留在那个时候。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