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的性格
特约撰稿 初小满 / 商周刊
2018-08-16 14:15:12 | 阅读次数:0
梁实秋在《忆青岛》中说,我虽然足迹不广,但北自辽东,南至百粤,也走过了十几省,窃以为真正令人流连不忍去的地方应推青岛。

喜欢一座城市的原因可以有很多,好吃的菜、好看的风景、喜欢的人、喜欢的天气;但爱上一座城市,却往往跟这座城市的城市性格有关,就如同谈恋爱一样,情投意合、两厢情愿,我们有时候会情不自禁陷落在一座城市的性格中,无法自拔。

青岛的好风景、好气候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盛夏的海风与轻雾、深秋的八大关与老街、暮春的咖啡厅与老酒馆……随便挑一个季节前往青岛,大多数都将喜出望外地收获20℃左右的好天气。

但作为一个来青岛10年的老游客、新居民,我爱上这座城市,却跟这座城市的一颦一笑有关,是这里的风土人情让我领略到了无可复制的城市性格。

来青岛这些年,每当我心情不爽或偶有闲暇,我就会想起大学路,那漫长、弯曲、而充满惊喜的缓缓坡路。

大学路始建于徳占时期,当初被叫做奥斯帕斯街,1924年北洋政府开办的私立青岛大学就在这条路上,因此改名大学路。

仿佛就因着这个颇具文化气息的路名,很多文人墨客为此流连忘返,闻一多、梁实秋、老舍……或曾潜心创作,或曾教书育人,他们留下的痕迹,如今成了游客纷至沓来的去处。

梁实秋更是毫不吝啬笔墨地在《忆青岛》中表白:“我虽然足迹不广,但北自辽东,南至百粤,也走过了十几省,窃以为真正令人流连不忍去的地方应推青岛。”

 

她们独特的气质和韵味,就像一本书一样“百看不厌”

若你搭上一班公交车,从大学路的一端下车,徒步下行,不出意外地,每次你都将收获一场全新的“艳遇”。

值得一提的是,原本已经十分有韵味的大学路,今年经过修葺一新,再度漫步时,浪漫格外多:街道一尘不染,红墙绿树掩映成趣,法国梧桐树影斑驳,尤其在还不是太热的春季午后,你仿佛置身某个爱情电影的片场,仿佛周围景致都是为客而设。

这其中,最令人心动的,是这里众多的咖啡馆、博物馆、名人故居,她们都悄然藏身在一个个小小的招牌身后,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从未挪动过,也从未张扬地立起大招牌。但是若你悄然走近,就会发现,她们独特的气质和韵味,就像一本书一样“百看不厌”。

还记得有一次,我百无聊赖地从车上下来,看到了一个令我“怦然心动”的咖啡店小招牌,我试探地走进门去,竟发现朴实无华的招牌身后,有一个花团锦簇、别有洞天的小庭院,

庭院当中穿着白衬衣、带着粗麻围裙的咖啡店小哥哥,冲着我微笑,没有喧嚷,没有厉声,他就那样静静等着你坐下来,聊聊心事。

那一刻,大学路的这个角落——“阳光正好”。

沿着大学路一路下行,一定要选择一条小路口拐进去,无论是黄县路、龙口路还是龙江路,就随性选择一条小路然后带着憧憬走下去。

也许你会与黄县路残存的“波螺油子”撞个满怀,形状如同海螺中心旋转花纹的石砖街道,是否也给你“油子”的感觉?也许你会与老舍故居相遇,想象在局促的小平房中,老先生是在哪里找到了《骆驼祥子》的创作灵感。

除了老舍故居,梁实秋故居、闻一多故居等也分布在这周围,掩藏在众多的院落之中。所以,走在大学路,要格外提起精气神儿,体会这里朴素不张扬的气息背后,浓郁的文化底蕴。

此刻的大学路,淡然而静谧,宛若一个民国走来的女子,等待着懂她的人走近。

浑身散发艺术气息的大学路

除了文豪故居之外,大学路也是近现代艺术萌发之地,因而青岛美术馆就成了是大学路上不容错过的一站。

这里位于青岛市大学路7号,始建于1934年至1940年,原为“万字会”旧址,被黄瓦红墙所包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青岛市博物馆和青岛市图书馆,后博物馆和图书馆在东部建新址,改为青岛市美术馆,2018年重新装修,变为青岛艺术博物馆。

现存建筑依然完好地保留了三进布局,将罗马柱廊式、中国宫殿式、阿拉伯式三种不同风格的建筑集中于此。不禁令人感叹,当年青岛艺术意识觉醒之早,建筑设计水准之高。

除此之外,青岛的独立书店和独立美术馆也多集中在这附近,嘉木美术馆、良友书坊等也许就藏在你刚刚不经意间路过的那个路口,他们藏在一栋百年建筑里,款款讲述一个悠长的故事。

此刻的大学路,浑身散发艺术气息,犹如一个站在中西艺术交汇处的老艺术家,叼着烟斗。

老街的烟火气

大学路漫步之旅,你还有机会遇到藏身文化景点之间的居民楼,依然会有拎着啤酒或蔬菜的老青岛人进进出出。这些院子基本大门敞开,盛放的蔷薇从院子里不甘寂寞地伸出胳膊,仿佛在给街道上的调皮涂鸦,讲笑话。

青岛人的方向感大多不好,有些人管所有朝向海的方向都为“南”,更多的人直接不愿意区分东南西北。这里街道错综复杂,看似平行的两条路,在这里,竟然会相交,有点像偶像剧情节。

给游客们带来的挑战是,地图看得再多,还是有可能迷路;开着手机导航,你也有可能开进单行线。

好消息是,别怕迷路,毕竟走到哪里都是别有一番趣味;若是真的迷路了,别怕,大可随便找一个老青岛人问路,有时候你恰好碰到一个老伯伯或老婆婆,会耐心地给你指路,亲切地叫你“嫚儿”(当地人称呼姑娘的方式)。

此刻的大学路,就像一个朴素的老人,一身布衣,一身的故事,但平易近人。

青岛“天然性格”的凸显之处

德占时期给青岛带来了殖民地屈辱,但也带来了中国第一个观象台、中国第一个汽车站、中国第一个啤酒品牌、中国第一条公路,等等。当时前海一代被划定为欧人区,搬迁了近海几个村庄,给予补贴和工作,德国人为将青岛建为“模范式殖民地”,以当时最先进的城市理念规划建设市区,而当时的亨利王子大街(今广西路)是德国胶澳租借地最漂亮的街道,伊伦娜大街(今湖南路)两侧林立的欧式建筑群也是德国人很骄傲的作品。

改革开放之后,青岛作为计划单列市,发展始终走在前列,发展也由前海一线,扩展到东部,至崂山、黄岛,更多的青岛人加入了收益的行列。

对土生土长的青岛人来说,这些曾经的渔民们、村民们面对着日新月异的城市发展,内心涌出的依然是当初最朴素的感恩之心。他们充满满足感,这也为他们带来安全感;他们内心流淌着感激、骄傲和自豪,而这种城市优越感,也让他们更加爱惜自己的城市。

若是你住进青岛的居民聚集区,夏日的中午,随处可见出门“打酒”的男人们,他们不惧烈日炎炎,非要喝到正宗的“青啤一厂扎啤”,提溜着塑料袋装的啤酒,他们美滋滋地往家赶,仿佛那种酣畅淋漓,只需要一口就解千愁;夏日的傍晚,太阳还余晖尚存,靠海不远的居民楼,会走出晚饭后、随性披着大毛巾往海边走的人们,他们期待着一场傍晚的海澡,洗去一身臭汗和疲惫;夏日的夜晚,天色黑得很晚,一些大树下和小区中,会冒出那么一群“酒肉朋友”,他们在下班后聚集在“啤酒屋”,那里有正宗的青岛啤酒原浆,正宗的老青岛电炉烤肉,还有脱去上班族外衣的真诚、豪爽而简单的青岛人。

此刻的老青岛居民区,仿佛就在你家旁边。

也就是在这样随性的市井生活中间,诞生了黄渤、黄晓明等众多明星。似乎坐拥山与海的这片沃土,把这群人养育得机灵、俊美,然而褪去一身浮华,他们当初也都曾“一嘴蛤蜊味儿”,是你邻居家那个努力而朴实的小伙。

这座城市也是这样,在文化底蕴与天然气候相映成辉的大招牌下,最打动我的,却是褪去一身“历史浮华”之后,真诚、豪爽而简单的城市性格。

就像是一个长相帅气的富二代,一身质地优良的名牌,却在遇到你的时候,绽放出灿烂微笑;没有铜臭味儿、没有偶像剧架子,他甚至愿意跟他所爱的人,一起在路边吃一碗面。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而大学路,是这座城市“天然性格”的凸显之处,就像是一个人的眼睛,散发出让你无法拒绝、也无法忘记的独特魅力。

此刻,这个人眨眨眼睛,示意你:走近我,温暖你。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