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助农,阿里的野心
2020-06-01 15:39:16 | 阅读次数:0
农业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要真正在农业转型升级中发挥重要作用,需要规模效应和平台经济。

4月17日,盒马产业基地在浦东新区航头镇正式动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在启动仪式上宣布,盒马总部落户上海浦东。

当日,盒马分别与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航头镇,就特色农产品产销对接、“盒马村”建设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合作深化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共同打造盒马村、数字农业示范基地和订单农业生产基地,带动集体经济发展,促进农民就业增收。

而在4月21日,盒马鲜生天猫旗舰店正式亮相。这是2020年盒马的重要生态布局之一。淘宝、天猫的7亿消费者,也可以享受到盒马全球时令的生鲜蔬果,以及盒马牌等头部优质商品,将安全、鲜美的地方农货特产,端上百姓餐桌。当天晚上,侯毅走进知名主播薇娅的淘宝直播间,为湖北小龙虾带货。

这些优质农产品,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阿里巴巴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2019年10月10日,在哈尔滨召开的第二届中国·黑龙江国际大米节暨阿里巴巴双十新米节上,阿里数字农业事业部首次亮相,表示将建立产、供、销三大中台,在全国落地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对农业产业进行全链路数字化升级。

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亦担任数字农业事业部总裁,他宣布,数字农业事业部是阿里经济体助农的组织升级,将进一步聚合阿里经济体13个业务生态的力量,专注于中国农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到2022年,阿里经济体涉农产品全年网络销售额破4000亿元。

农业数字化转型是“新引擎”

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首次写进中央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近日印发《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发展数字经济产业,构建数据在农业领域开发利用的场景。

“未来三到五年,是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发展的窗口期、风口期。”专家日前呼吁,农业数字化转型,将为农村和农业发展提供“新基座”和“新引擎”。

浙江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徐旭初教授表示:“这次疫情预示着,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这个时代的新主题就是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来实现农业高质量发展、乡村全面振兴、消除城乡‘数字鸿沟’。”

2019年6月12日至13日,由联合国粮农组织主办的“共商挑战——农业数字化转型研讨会”在罗马举行。来自世界各国的政府官员、有关机构代表,以及来自数字技术、可持续发展和农业创新领域的行业领导者等数百人与会,互相交流经验,共商农业数字化转型。 粮农组织总干事达席尔瓦在会上表示,“信息和通信技术不仅可以改变我们在农业领域的工作方式,还可能重塑我们的食品系统。”

我国在农业数字化转型方面有着诸多尝试,所取得的成绩也引人关注。我国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数字化转型投入最大的国家,占比超过60%。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农业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比重达7.3%。乡村地区经营网络化快速发展,农产品网络零售额保持高速增长,2018年达到2305亿元,同比增长33.8%。

数字信息在中国农业发展中得到越来越多的运用,中国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受众人次超过千万。国际农业发展基金全球参与和多边关系局局长阿什旺尼·穆图表示,手机已然成为广大农民的新“农具”,中国在农业信息领域的经验值得向全世界推广。

数字农业四大“新基建”

在浙江大学农村电商研究中心主任郭红东看来,农业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要真正在农业转型升级中发挥重要作用,需要规模效应和平台经济。

像阿里这样的大平台做数字农业,优势非常明显。

2018年起,阿里巴巴实施“亩产一千美金计划”。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乡村事业部总经理李少华曾在媒体采访中介绍了“亩产一千美金计划”的实施路径,具体从三个方面同时推进:首先是利用互联网实现农产品向城市居民按需定制;其次是让农民通过互联网获得更多科技支持;第三是通过互联网整合农民力量,打造新型供销合作社体系。

在国家级贫困县湖北秭归县,阿里巴巴大数据能提前告知果农不同销售场景需要的脐橙规格与数量,并把需求细化到果径大小和甜度。在采摘分类过程中,通过云端数据、远红外线等应用,实现脐橙精准分类,极大缩短配送时效,保证果品鲜度。

截至目前,阿里云农业大脑已帮助近2.6万农户和企业实现科学种养,AI技术覆盖农田、果园和牧场超过10万亩;蚂蚁金服网商银行的普惠金融,累计为900万“三农”用户提供超过8000亿元贷款资金;菜鸟打通县乡村三级物流通道,还在建设1000条农产品上行高速公路;除了淘宝、天猫、盒马、饿了么、大润发等门类齐全的消费场景,疫期表现抢眼的淘宝直播,2020年将再孵化20万农民主播,直播带动农货销售150亿元。

农业农村部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淘宝、天猫平台占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75%的市场份额。

“基地模式”是数字农业事业部的助农创新举措,是对农业产业进行全链路数字化升级。

打破中国传统的零散乱的小农模式,建立规模化的数字化农业基地;优质农货原产地直供,让消费者吃上更安全、更有品质的食品;高科技加持的供应链,帮农民提高种植、流通、销售各环节的效率。

基于阿里数字经济体,数字农业四大“新基建”已浮出水面:阿里云的数字化技术,蚂蚁金服的数字化金融,菜鸟的数字化物流和淘宝天猫为代表的数字化销售。

疫情期间,很多地区农产品滞销,淘宝2月在全国率先启动爱心助农计划,迅速在全社会形成燎原之势,各方合力帮助农民减损增收。两个月来,直播卖货渐成“新农活”,“订单农业”“产地直供”等新概念深入人心,农业数字化转型成为社会热议话题。

4月7日,阿里巴巴启动“春雷计划”,包括建设数字农业基地、深入原产地直采、推广原产地品牌等一系列数字化助农兴农举措。自推出以来,“春雷计划”获得地方政府积极响应,浙江、重庆、山东等多省市与阿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科技巨头纷纷联姻农业

3月25日,腾讯云对外公布消息,新希望与腾讯共同出资成立新腾数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透露合资公司将作为腾讯云和新希望落地农业互联网、智慧城乡和数字政府等重大项目的实体单位。

而早在2019年7月,阿里巴巴就远赴号称“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东北,与农业龙头公司北大荒牵手,实施数字农业计划。

但从商业角度而言,目前进入农业领域的大小公司都很难在短期内实现高速增长或盈利。

究其原因,首先是因为农业本身受自然环境影响大,看天吃饭,业绩波动较大,这会影响对短期难见效的前沿科技的投入意愿。其次,在中国农业市场,分布散、规模小的小农模式仍是主流,规模化大农场还不普及,这让规模效益明显、边际成本递减的科技化改造难度大、成本高。规模化大客户的匮乏,进一步减少了有意愿、有实力投入科技改造的客户群的基数。最后,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懂科技和数字化的农业经营者仍相对短缺,即潜在客户较难理解新技术。

阿里自己也明白这项工作的难度。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戴珊在2019年底曾表示:“(做农业)不可能一两年就看到效果,但我们会坚持下去。”

长期来看,随着国内信息基础设施的完善,专业化农业人才数量增加,农业有巨大的科技化改造空间。届时数字农业将不再遥远,而农业也将真正成为科技巨头的下一个重要战场。

(本刊编辑综合整理)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