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下的银保“联姻”
吴佳 / 商周刊
2019-10-29 16:02:52 | 阅读次数:0

8月23日,银保监会向各银行、保险公司和各地银保监局下发了《关于印发商业银行代理保险业务管理办法的通知》,《通知》以特急的形式下发,将于10月1日起实施。

这是银保监会成立以来,首次针对银保业务交叉地带进行监管规范。《管理办法》从业务准入、经营规划、业务退出、监督管理等多个方面,对商业银行销售保险产品进行全面、全流程的监管。

重拳对准“小账”乱象

“我最不能容忍的一件事,就是员工收取保险公司的回扣。据我所知,这不是个别现象,对这个问题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对内、对外都必须坚决果断。”

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口中的“银行员工收取保险公司回扣”,便是此次《管理办法》的重点治理对象。

某银行高级客户经理告诉记者,保险公司与银行签订代销协议后,所支付的费用会计入银行的“中收”,这笔费用通常被称为“大账”,个人是不允许拿佣金的。对之相对应的“小账”指的是银行工作人员向保险公司或者其工作人员收取(或索要)合作协议约定外的利益,也就是监管明令禁止的银行员工收受保险回扣(即佣金)。

“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种职务犯罪,相当于行贿、受贿。”该客户经理对记者表示,目前各个银行对这种行为绝不姑息。如果被查出有此问题的职员,将面临十分严重的惩罚,“会被开除,甚至是上升到司法领域追责。”

“小账”之所以 “屡禁不止”,与国内保险公司的渠道生态有关。

目前与银行合作的险企绝大多数为寿险公司。整体来看,寿险公司的保费收入渠道主要有两大渠道:一是个险;二是银保。而团险、网销、电销等渠道对寿险公司的保费贡献度较低。数据显示,2018年,银保渠道实现保费约8000亿元,大约贡献了人身险保费的三成,不少寿险公司的银保渠道保费占比超过八成,在个别中小险企占比甚至超过九成,银保渠道成为这些险企的“衣食父母”。

“每天在银行出的银保产品规格都将近百万元,这很正常。如果有产品特别好,或者说产品即将下市,每天过千万元的销售额也是有可能的。”某国有银行理财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寿险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所以手续费成为保险公司在银保渠道揽收保费的一个竞争因素,不过由于明面上的手续费率受到限制较多,因此就有了正规的手续费之外的“小账”,即私下给银行一线销售人员、相关负责人送回扣。

实际上,给银行人员送回扣不仅抬高了保险公司经营成本,也增加合规风险。更容易产生销售误导和手续费违规支付等乱象。本次《管理办法》将这种“小账”作为整治查处的重点。

《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商业银行对保险代理业务应当进行单独核算,对不同保险公司的代收保费、佣金进行独立核算,不得以保费收入抵扣佣金。第二十条规定,商业银行与保险公司结算佣金,应当由保险公司一级分支机构向商业银行一级分支机构或者至少二级分支机构统一转账支付……第二十一条规定,商业银行对取得的佣金应当如实全额入账,加强佣金集中管理……保险公司及其人员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向商业银行及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支付协议规定之外的任何利益。第二十二条规定商业银行和保险公司应当建立保险代理业务台账,逐笔记录相关内容。

据悉,就在田惠宇发表讲话后不久,华夏人寿和泰康人寿被招商银行取消准入资格。对此,华夏人寿公开表示,“双方因系统升级问题暂时停止新业务合作,期间发生的一些不合规甚至不合法的问题乃是个案,我司将对我方人员严肃查处,绝不姑息。”至发稿前,泰康人寿的产品已在招行恢复销售,而招行与华夏人寿至今仍未恢复合作。

再三重申为“回归保障本源”

“每年存5万元,10年后返还本金后还有利润,同时享有人寿保险。” 将分红险内不确定的利润,捏造成“一本万利”的保证。这种不负责任的销售话术仍在传播,误导销售的情况时有发生。被误导的保险消费者会将不满情绪转嫁到整个保险行业,乃至是代售保险的银行。

之前发生过这样的情况,当客户购买了银行销售的保险产品,发觉保险产品有问题,前来“质问”银行时,银行会以自己只是代销机构来推卸责任。而此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作为保险产品的销售主体,依法对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的代理销售行为承担主体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管理办法》对银保业务的退出方面也进一步明确了要求:内部管理混乱、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最近1年内因保险代理业务引发过30人以上群访群诉或100人以上非正常集中退保事件等情形之一的商业银行网点,银行法人机构不得授权该网点代理保险业务,已经授权的须在5日内撤销。

政策对于在商业银行销售保险产品的从业人员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之前国家曾规定让保险销售人员撤出银行销售网点,改由银行人员考取保险代理人资格证,代售保险产品。本次《管理办法》要求商业银行要为其保险销售从业人员,在中国银保监会规定的监管信息系统中办理执业登记。

除了对于机构与人员的管理之外,为了大力发展保障型业务,《管理办法》要求“商业银行代理销售意外伤害保险、健康保险、定期寿险、终身寿险、保险期间不短于10年的年金保险、保险期间不短于10年的两全保险、财产保险(不包括财产保险公司投资型保险)的保费收入之和不得低于保险代理业务总保费收入的20%。”

同时规定,不得将保险产品与储蓄存款、基金、银行理财产品混淆销售,不得将保险产品收益与储蓄存款、基金简单类比等。甚至将代售保险的风险提示语及犹豫期提示语都做了详细规定:“您投保的是分红保险,红利分配是不确定的。”“您投保的是万能保险,最低保证利率之上的投资收益是不确定的。”有初始费用的产品还应包括:“您缴纳的保险费将在扣除初始费用后计入保单账户。”“您在收到保险合同后15日内有全额退保(扣除不超过10元的工本费)的权利。超过15日退保有损失。”

随后《管理办法》也明确说明,除犹豫期期限“15日”的规定指自然日外,其余有关“3日”“5日”“15日”“30日”的规定指工作日。

银保“联姻”后时代 

不难看出,较之前几年的管理条约,此次《管理办法》在银保“联姻”的规定更加全面,也更加细致,让银保“联姻”愈加规范。

“此次新规将有效维护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的合法权益。其中的业务准入和退出机制,也可以有效形成良性的市场竞争环境。”某银行人士告诉记者。“银行本身就是个强监管的行业,如今在银保监会的力促下,逐渐让整个金融系统的行业都规范起来。这对银行是件好事。如果其他行业不严,只对银行要求严格,反而会成为对银行的一种制约。”

“近年来,从监管层面到执行层面,保险行业一直都追求‘保险姓保,回归本源’。也就是说保险的主要功能是保障,而不是投资。从长远来说,《管理办法》对保险行业是好事,有利于保险行业的健康发展。”青岛一家寿险公司负责人孟女士认为,《管理办法》出台也有助于逐渐树立消费者的保险意识。“购买保险就是为自己和家人提供保障,想获得投资回报,可以直接去投资存款或理财。”

在银保渠道强监管的当下及未来,若想实现可持续发展,必须致力于转型与创新。而监管与创新又是孪生。银行需要改变,保险业也要变革,只有在合规的前提下,双方才能有效共赢。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