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16市综合考核背后
张碧琪 / 商周刊
2020-04-17 17:01:20 | 阅读次数:0
这个不同寻常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考核的到底是哪些维度的数据?

今年3月,2019年度山东省各市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结果公布。结果对山东省内的城市给出了明确的等次划分:胶东经济圈的青岛、烟台、威海列一等,省会经济圈中济南、淄博列二等,鲁南经济圈除了枣庄列二等之外,其他三市菏泽、临沂、济宁列三等。

这个不同寻常的“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考核”,考核的到底是哪些维度的数据?     

记者从注意到,这个“综合考核”确实非常“综合”,列入考评的几项标准的范围,涵盖了山东省近年来反复提及的新旧动能转换、高质量双招双引、乡村振兴战略、打好脱贫攻坚战、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以及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等各方各面的内容。也就是说,这次山东的考量除了参考传统的GDP指标外,更注重一些影响区域高质量发展的因素。

位次之变

话要说回2019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在工作动员大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明确要求,要科学设置对各市综合考核指标,讲究差异化,要看发展、看变化,要考出压力,结果要向社会公开。

今年成绩公布之后哪些城市被考出了压力呢?综合近2个年度的考核成绩来看,各城市之间还是发生了明显变化。2018年,济南还曾摘得全省综合考核桂冠,当时济南、淄博、青岛并列为一等,但是一年过去,省会经济圈的核心城市济南和淄博双双由一等变为二等,取而代之的是胶东经济圈三市。

山东很早就提出省会、胶东、鲁南三大经济圈的区域发展战略,支持济南、青岛市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提高综合承载和辐射带动能力,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山东半岛城市群。从此次考核结果看,除青岛外,烟台、威海跻身到一等序列,而这三市同属胶东经济圈。从排名上看,青岛、烟台、威海三市经济社会发展全部位居省内头部,明显是以济南为代表的省会经济圈明显乏力,应该感受到压力。

但是这个压力并不是来自于GDP。根据官方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青岛市的地区生产总值为11741.31亿元在省内排名第一,济南市地区生产总值为9443.37亿元继续省内排名第二。尽管GDP低于青岛,但从名义增速看,济南名义增长率为21.92%,更是遥遥领先于青岛的7.23%、烟台的6.53%,济南市也将在2020年成功突破万亿元,进入到“万亿元城市”榜单中,从飘红的GDP上看不出有什么隐忧以及问题所在。

三次产业的占比

这几年,面临着巨大经济下行压力的山东提出了新旧动能转换。就产业体系和结构来说,山东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及其占GDP比重全国无出其右,然而这些产业在未来却后继乏力。对于山东来说,像资源消耗、劳动密集型包括房地产等旧动能就像是急于甩掉的包袱。

省会经济圈城市的掉队或许从产业结构组成上可以找到些许答案。

单从济南、青岛两个城市在三次产业发展的占比上看,2019年,济南第一产业增加值343.06亿元,增长1.3%;第二产业增加值3265.22亿元,增长7.8%;第三产业增加值5835.09亿元,增长7.0%。三次产业构成为3.6:34.6:61.8;而青岛,第一产业增加值409.98亿元,增长1.6%;第二产业增加值4182.76亿元,增长4.7%,而第三产业服务业成为青岛经济的主要增长动力,增加值首次突破“七千亿”,达到7148.57亿元,增长8.0%。占GDP比重首次突破60%,三次产业比例为3.5:35.6:60.9。从数据上看,济南第二产业增速明显高于青岛,而青岛第三产业增速却比济南高。另有数据显示,2019年青岛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达到3829家;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同比增长6.69%,规模以上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产值比重达到53.33%。此次青岛也获得了 “新旧动能转换”单项一等评级,可见这个维度被列为了重要的参考指标。

与青岛相似,烟台同样地对新动能的发展下足了力气。2019年烟台对开发区、国企、招商等重点领域进行改革的举措,利用装备制造业和日韩合作的优势,高端化工产业规模和技术水平均国内领先。而另一位“一等”城市威海也正在培养以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代表的营利性服务业,它们在2019年贡献了相当的增长。

另外山东的一个优势是海洋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是新动能的重要代表,这可能也是作为沿海城市的烟台、威海这次冲进一等城市的原因之一,尤其是烟台已形成了国内技术领先的海工装备及高技术船舶、核电装备产业集群。就主要发展方向来讲,胶东经济圈城市明显好于省会经济圈城市,有这样的结果就不足为奇了。

金融业VS外向型

山东省各地市的基建工作建设有序推进,图为济南凤凰路黄河大桥(图 / 新华社)

在人们的认知里,资金的总量往往受到政策导向、趋利因素的影响,可以说城市的营商环境越好,越有利于资金的聚集。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此次考核的另外一个重要指标,这几年山东反复提及的“双招双引”的关键就在营商环境。记者注意到,山东省内不同城市群城市的经济发展特点各有不同,因此资金来源也不尽相同。作为资源集聚的省会经济圈的代表城市,济南在金融业方面的发展一骑绝尘,而对于青岛等具有沿海对外开放优势的城市来讲,外向型经济数据更为亮眼。

据统计,仅2019年上半年,济南就完成金融业增加值477.5亿元,截至2019年末,济南金融机构单位数达800家,主要金融指标均位居山东省第一位。其实金融业一直对济南的钱袋子贡献良多,早在2015年,济南的金融业占GDP的比重已经到了10.5%。截至2019年末,济南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8646.1亿元,增长3.1%;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18768.7亿元,增长11.2%。全年保费收入532.3亿元,增长19.3%。而相比之下,青岛2019年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17876.3亿元;本外币贷款余额18209.9亿元,全年保险业实现保费收入486.9亿元,增长10.8%。从金融业的发展速度和规模上看,青岛远不如济南,而金融业已经明显成为了济南的支柱产业。

这可能与济南占据的先天优势分不开。相对于省内其他城市金融资源分散、规模偏小,缺乏龙头企业,山东国资企业总部聚集的济南则具有足够的竞争力来面对外来金融机构的入侵。这些国资企业在金融领域多有布局,如鲁信集团、山东高速集团、兖矿集团、山东钢铁集团、山东国投公司、齐鲁交通集团、山东能源集团、鲁商集团等,都具有大量金融板块资产。鲁信集团董事长李玮更是在3月的采访中表示,要整合现有的金融资源,将集团打造成为省级金融控股集团。另外,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济南辐射周边省份以及黄河中下游地区,更具有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的潜质。

而作为港口资源众多的沿海城市,外向型经济发达是胶东经济圈的优势,外贸进出口是城市发展的主要动力。2019年,青岛全市实现外贸货物进出口总额5927.6亿元,增长11.2%。其中,出口额3411.9亿元,增长7.4%;进口额2513.7亿元,增长16.9%。相比之下,济南货物进出口总额1103.3亿元,增长17.9%。其中,出口622.5亿元,增长5.2%;进口480.8亿元,增长39.6%,差距明显。

胶东经济圈城市对于使用外资方面也优于其他城市。如青岛2019年新批外商投资项目974个,合同外资133.6亿美元,增长36.3%。全市实际使用外资58.4亿美元,增长0.7%。济南2019年新批外商投资项目228个,投资过亿美元的项目26个,合同外资53.1亿美元,增长5.0%,全年实际使用外资22.4亿美元,增长23.8%。而商业上,与韩国的商贸密切的威海对外贸易也稳步提升,率先建立的中韩自贸区。仅2019年上半年,货物进出口就达到693.3亿元,增长6.7%,对韩国、日本、欧盟等传统市场出口分别增长0.5%、13.7%、15%。

同为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拉动力量的金融业和外贸业,在这次考核中都为各地的高质量双招双引做出了重要贡献,而对于山东省城市来讲,如何利用好自身的优势并将优势转化为发展成果才是未来最应该去做的。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