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青高铁激活山东
李光全 / 商周刊
2018-08-28 15:46:56 | 阅读次数:0
综合检测列车行驶在济青高铁邹平段(图/新华社)高铁一响,黄金万两,高铁不仅是现代社会更高效、快捷、舒适的通行方式,也是一条贯通人流、物流、资金流的财富之路。在高铁蝶变城市格局与方位的背景下,济青高

综合检测列车行驶在济青高铁邹平段(图/新华社)

 

“高铁一响,黄金万两”,高铁不仅是现代社会更高效、快捷、舒适的通行方式,也是一条贯通人流、物流、资金流的“财富之路”。在高铁蝶变城市格局与方位的背景下,济青高铁的特殊意义和关键价值在于它是山东省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铁,社会期望大;是新旧动能转换国家战略落地山东后完成的首个重大项目,拉动意义大;是国家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后第一条以地方为主投资建设的高速铁路,示范意义强。

助推半岛城市群快速联通全国

高铁有利于加大城市对国内市场的开放力度和广度,在不同行政单元之间实现全面开放和公平竞争,由此倒逼城市提升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要把总部经济、商务经济和会展经济放在高铁新城产业化的第一位,实现创新发展、集聚发展和高端发展。如地处中国“天元”的武汉,从武汉站出发,1小时到湖北各主要城市,2小时可达郑州、合肥、长沙等中部城市,4个半小时到达香港,4-7小时到达北京、上海、广州、重庆等国内主要大城市。交通的便利,对于武汉而言,不只是与全国重要城市的一场随时说走就走的旅行,也是商务人士从各大城市往返于武汉进行商务交往、科技合作、信息交流的日常频繁互动,更是武汉开放优势的转型和联通八方、内陆开放新高地时代的来临。
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提升山东半岛城市对外开放水平。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山东省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也着重指出,山东省对外贸易依存度低于全国10个百分点。这些问题产生的背后,是省域联通慢、省外快速联通少,时间成本成为空间成本、经济成本等众多成本抬升的重要致因。“四纵四横”的1.0时代,是国家主导的全国高铁主干网络建设,由于地理位置等因素,山东高铁发展迟缓,高铁通道进出口只有3个,高铁路网密度仅居全国第12位。高铁布局与经济格局的不均衡成为近几年制约山东发展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尤为指出的是,经济、海运发达的胶东地区,反而因为半岛孤悬的位置因素,在高铁1.0时代落后了,并一定程度影响了以青岛为龙头的山东半岛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而济青高铁的投入使用将很大程度上改变这一格局。作为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八纵八横”高速铁路主通道中青银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济青高铁西与京沪高速铁路和石济、石太等高铁相连,连接京津冀、太原、宁夏沿黄等城市群;东与青荣城际、青连铁路等衔接,贯通山东半岛构成了连接济南、青岛间多个中心城市的主要交通要道,这使得山东半岛西去并北上、南下的时间大大压缩,这对于助力山东新旧动能转换战略的实施具有重要意义。

构筑济青高铁走廊,实现山东板块崛起

国际经验表明,高铁不仅是现代社会更高效、快捷、舒适的通行方式,也是一条贯通客流、物流、资金流的“财富之路”,高铁所带来客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聚集,为沿线城市经济发展带来机会。高铁枢纽对区域的各种经济、文化和社会活动具有强烈的吸引作用,特别是对高科技、高附加值、技术密集型产业产生集聚作用,其向外扩散的辐射力也将随内聚力的增强而增强。在集聚和扩散的共同作用下,高铁枢纽所在地区的规模得以扩大,该地区与周边组团、中心城区的联系得以增强,从本质上引导着城市空间结构的改变。此外,高铁将促进沿线地区新兴城市群中心城市的人口增加,随着人口流动通道的优化,仍然处于资源集聚期的二线城市能够依靠城市发展孕育的基本面扩大对省域范围内的辐射范围,提高人口吸附能力。从对高铁经济带的拉动来看,如日本新干线车站周边地段形成众多商业中心区,聚集了大量办公楼、商店、购物中心等,进而引进了学校、图书馆、医疗中心等,最终带动建筑、贸易、旅游等相关行业的发展,形成了著名的东京、名古屋、大阪三大城市圈。再如1981年法国TGV东南线为起点,欧洲高铁网络逐步扩展到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荷兰、比利时,对欧洲的经济一体化产生重要影响。武广高铁也带动了1000亿元产业转移,每年拉动沿线城市GDP增长3-5个百分点,影响1亿人口出行,客流量的诱发率平均为25%左右。

济青高铁自济南东站引出,全线设济南东站、章丘北站、邹平站、淄博北站、临淄北站、青州北站、潍坊北站、高密北站、胶州北站、青岛机场站、红岛站等11个车站,最高运营时速350公里,初期运营时速300公里,将贯通山东半岛,连接济南、滨州、淄博、潍坊、青岛等多个城市,建成后将实现济南至青岛运行时间由原来的近2个半小时缩短至约1小时,大幅压缩济南至青岛沿线地区的时空距离。济青高铁兼具速度和运力,密度与速度的提升将使承载的人口流动速度与规模不断增大,这种改变,一方面将为济南、青岛向邻近城市转移人口及产业提供交通条件,从而构筑起真正意义上的城市群工作、生活空间;另一方面,将极大地促进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向仍处于资源集聚期的省域中心城市进行人口输送,从而出现更多人口规模更具优势的二线城市。这一聚一散改变的将是整个城市的发展格局。值得关注的是高铁对产业带升级的影响,传统的服务业主要是依托人流、信息流、资金流,因此主要分布在人流、信息流、资金流比较便捷、集中的区域;制造业主要依托物流,对高速公路、货运铁路和集装箱码头的依托性较强,因此主要分布在物流较为便捷集中的区域。而高铁经济同时聚集人流、物流、信息流;在发展高科技产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同时,也能推动物流及生活性服务业的发展。与此同时,从短期看,作为重大投资项目,济青高铁无论是建设还是建设后的运行,不仅能够扩大内需、带动相关产业,还能创造就业机会、提高收入水平。从远期看,济青高铁能够进一步发挥中心城市对周边和沿线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强化“同城效应”,加速新型城镇化进程。总而言之,这对区域协调发展和促进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具有重要意义。

强化双核崛起高地,引领济青两大都市圈承接更多国家战略

高铁枢纽促进城市蝶变已成为一种经验。高速铁路凭借着距离城心的近距离,以及几乎完美的正点率,成为国内大多数人出行的交通方式,也为城市的发展带来了日新月异的变革。日本新干线的开通,巩固了东京的中心城市地位,沿线城市不断向都市圈聚集,一方面东京都市圈总人口占日本总人口的比例持续上升,人口高密度化,另一方面新干线的开通也拉动了区域经济发展,都市圈GDP总量占全国比重接近四成。巴黎高铁的开通使得巴黎至周边主要城市时长缩短,基本可在1.5小时内联通,高铁强化了法国首都和大区首府的经济中心地位,使得企业向大中城市的集聚加速。而国内的上海“大虹桥”借着高铁效应,为城市带来了全新的增值效应,打造以“速度经济”为架构的高端商务、贸易服务、信息服务等新兴业态发展,入驻的企业超过700家,其中包括30余家开发商总部和上市公司区域总部。

从山东实际来看,济南和青岛分别是济南都市圈、青岛都市圈的核心城市。区域的带动发展靠的是龙头的引领辐射。济南与青岛的发展决定了山东省两大都市圈发展的定位与方向,也决定了山东省城镇化发展的格局与地位。对于济青而言,高铁将进一步增强城市的溢出效应,缓解市区的人口、产业发展压力。同时由于运输成本降低和时间成本缩短,延伸了城市的发展方向,带来的溢出效应将促使一线城市周边沿线中小城市向副中心城市发展。与此同时,济青高铁构建起的城际间一日交流圈,从而形成同城效应、促进商务服务、城市功能及休闲旅游配套发展。在此基础上,交通枢纽正在融合商旅服务、产业载体、发展平台等元素,在济南和青岛催化出更高层次的枢纽经济发展。济南都市圈和青岛都市圈的携手崛起是山东省打造国家级城市群的核心依托和关键所在。青岛正在争创国家中心城市,而从既有国家中心建设的规律来看,国家中心城市基本都位于国家级城市群,从这个角度来看,依托济青高铁提升青岛的辐射力、竞争力以及与省外城市的联通力显得意义十分重大。而省会济南正在加快建设国家级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章丘、济阳先后划区,城市的空间框架、产业布局、发展规模正在快速优化和抬升,而济青高铁是济南米字形高铁建设的关键一横,对于省会城市首位度提升、发挥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核心城市的功能具有重要拉动意义。

(作者现任职于青岛市委党校,系中国第三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专委会秘书长)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