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策局变
本刊记者 张韶天 / 商周刊
2018-08-28 15:10:08 | 阅读次数:0
副省级城市青岛有三块政府主推形成的金融高地:崂山金家岭金改试验区、青岛西海岸绿色金融中心、莱西基金小镇。相比前两者,首个国家级财富管理金改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政策力度和第九个国家级经济新区的行政高度,

副省级城市青岛有三块政府主推形成的金融高地:崂山金家岭金改试验区、青岛西海岸绿色金融中心、莱西基金小镇。相比前两者,首个国家级财富管理金改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政策力度和第九个国家级经济新区的行政高度,后者莱西,属青岛下辖县级市,却在近些年基金小镇的全国布局中,筹划了青岛市乃至山东省的第一个——青岛(姜山)基金小镇。

作为胶东半岛制造业重镇,新周期下,青岛逐步酝酿形成智能家电、轨道交通、海洋生物、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为发展新引擎的产业体系。与此同时,金融业,尤其是非银金融伴随产业周期,驶入快速发展轨道。

“青岛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基金业发展,不断优化基金招商政策和服务环境,积极引进各类优质基金资源,期待进一步拓宽实体经济融资渠道。”正如青岛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刘建军强调的,金融高地正在成为青岛吸引高端要素集聚,实现精准、高效支持实体经济的金招牌。

2018年8月16日,由山东省金融办指导,莱西市人民政府、青岛市金融办主办,青岛(姜山)基金小镇2018第二届中国基金小镇高峰论坛在青举行。

在中美贸易战冲突升级、国内国际形势进入新周期的复杂当下,以“产业之变 资本之道”为主题的本届论坛,希望通过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融合发展与独立思考,为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历史舞台上的中国经济,寻找一条面向未来、实业突围的逆袭之道。

特色小镇潮涌的产物

“金融是经济发展的源头活水、实体经济的血液,而基金小镇正是金融资本聚集的蓄水池和动力核。”

在当天的开幕式致辞中,中共莱西市委书记庄增大代表当地政府肯定了青岛(姜山)基金小镇在区域发展中的作用,也引出了近年来各地政府不断加码对各类基金小镇建设力度与政策扶持的根本意图:“基金小镇不仅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重要抓手,也是促进当地经济产融结合、助推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重要支撑。这两年,全国围绕基金小镇形成的金融产业集聚效应愈加明显。”

基金小镇模式最早源于外国,与目前国内基金小镇多由当地政府等特定单位发起运营不同,国外基金小镇多以长期自发形成为主,后期才会辅之一定的政策扶持。美国格林尼治基金小镇、硅谷沙丘路基金小镇,都是在野蛮成长的过程中伴随产业集群效应逐渐形成规模,回头再看,对当地产业结构走向发挥了重要的引导作用。基于此,“小镇模式”开始在全球范围产生示范效应。

从2015年中国国家领导人调研浙江特色小镇建设开始,中国关于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法规密集出台,极大地促进了全国各地特色小镇建设的热潮。基金小镇作为特色小镇的一种类型,也在2016年迎来爆发式增长。

究其背后动因,一方面,作为一种新兴的组织形式,基金小镇本身对当地资源汇聚、人才吸引、产业升级、税收拉动都能起到非常实际的带动作用,另一方面,近年来中国私募行业的迅猛发展,各类基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也为基金小镇建设提供了坚实的行业基础。

据投中研究院公开整理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包括规划与建设中的基金小镇共有61个。其中,2015年新设立的有8个,占目前全国基金小镇总数量的13%;2016年新设立20个,占比33%;2017年包括规划在建中的共有24个,占比为39%;2018年为6个,占比10%。可以看出,2016年是全国基金小镇建设的高峰期。

姜山小镇引领共谋

事实上,由青岛莱西市政府和中科汇金集团于2016年筹划联合打造的青岛(姜山)基金小镇,不仅是这一轮特色小镇潮涌的结果,也是当地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聚集布局、园区提质发展的重要要素依托。

坐落于莱西姜山湿地,由政府和企业共建,定位上秉承差异化,采用“管委会+市场运营主体”的模式,突出市场化运作运营。

姜山基金小镇重点吸引天使基金、创业基金、股权基金、并购基金、产业母基金及基金管理机构,大力发展融资租赁、融资担保、供应链金融等新型金融业态,配置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期待形成完整的金融生态系统,以此打造集“产、投、融”于一体的休闲生态型基金小镇,致力于构建“产融结合+产城融合”的金融产业新城。

姜山基金小镇招商手册上标明,在政策优惠方面,入驻姜山基金小镇的企业可享有落地奖励、地方经济贡献奖励、人才奖励等多方面和多层次的优惠,比如,自营业当年起3年内,可免费使用300平方米办公用房;超过300平方米的部分,按照租赁价格(不高于市场指导价)的30%给予补助,每年补助总额不超过10万元。而对国家级基金和超大规模基金,或者对莱西市经济发展有突出贡献的机构,还可本着“一事一议、特事特办”的原则,享受更多政策优惠和税收减免。

在入驻流程简化和后续服务方面,姜山基金小镇为企业入驻设计了高效的办理流程:入驻的企业由青岛(姜山)基金小镇管理有限公司免费代办注册、开户等各项入驻手续,依托互联网和发函确认,实现远程化注册操作,无需股东或合伙人现场确认;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税务局、各大商业银行等机构,合力为小镇企业提供便捷的绿色业务通道,资料齐全可于两个工作日领取营业执照,一个工作日领取银行开户许可证,一个工作日完成税务登记。

这种服务态度和市场意识无疑是高效和亲民的。

莱西市位居胶东半岛中部,是国务院确定的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县市之一,属山东省一小时经济圈枢纽,2019年潍莱高铁提速后,未来亦将是连接北上津沈等重要城市、米字型高铁格局的中心。姜山基金小镇期待人流、物流带来更丰富的信息流和资金流,未来可以成为山东省连接其他地区金融资源的关键渠道,并实现三年后实现入驻企业过千家、管理规模过万亿元的发展目标。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全国范围内具备一定规模的基金小镇数量已达61家。最初定位各具特色,但2017年以后筹建的基金小镇本身的产业趋同度也在日益增加。如何避免定位雷同、实现差异化运营,为解决这个问题,中国基金小镇联盟在论坛现场正式发起。

联盟由青岛(姜山)基金小镇联合东莞松山湖基金小镇、东莞云上基金小镇、宁波海曙月湖金汇基金小镇、湖南湘江基金小镇、天府国际基金小镇、共青城私募基金小镇、西安灞柳基金小镇、东营明月湖基金小镇、嘉兴南湖基金小镇、珠海横琴新区金融服务中心共同发起,是基金小镇模式在全国广泛推行以来发起的首个行业联盟。

“成立基金小镇产业联盟,是基于大多数基金小镇都有共性的需求。每个小镇都有自己的优势和特点,在管理过程中,大家也都有依靠自己一方力量难以解决的困难和问题。比如有些小镇由于缺乏专业的专家力量,对国家发布新规的解读能力还是有所欠缺。成立联盟以后,可以共同成立专家委员会,在组织层面,可以和中基协等监管部门进行对接,积极把握政策解读,保证政策落地性。”联盟发起方之一、青岛(姜山)基金小镇总经理崔恒强表示,“中国基金小镇联盟将致力于携手推进基金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不断完善自律管理能力和风控体系,推动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源对接,合力助推实体经济发展。未来将进一步深入贯彻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切实发挥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以联盟的方式实现互动互助,共促行业繁荣。”

产、融、城的新样板

随着入驻机构的增多,税收收益成为基金小镇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的最直接的贡献,伴随财政收入的增加,也为地方政府反哺支持当地实业经济和民生福利提供了坚实基础。

数据显示,南湖基金小镇从2012年正式成立至2017年底,小镇税收收入从最初的740万元提升至逾10亿元;宁波慈城基金小镇2015年正式运营,2017年即实现税收贡献超8亿元,均为反哺实业经济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当前我国大多数成立时间在2015年之后、由政府方主导或联合主导筹建的基金小镇来说,税收收益并不是各地政府的关注重点,而且在招募金融机构的过程中,当地政府给出的税收、政策优惠更是力度空前。按照相关条件和设定,多以退税、补贴等形式返还相关机构。

外界能够感受到,政府参与的基金小镇项目,普遍以经济效益从长计议为出发点,更加关注的是高端金融要素集聚与当地产业升级和助力城镇化建设的三合力。

行业人士曾界定,中国的基金小镇是在国内外经济和政策形势共同作用下应运而生的,本质上是打造特色产业集群的功能区。特色小镇利用“小而美”的软硬件生态环境,将各种基金业态合理有效地整理聚合,通过一定的运营模式,快速形成金融要素集聚,进而推动当地产业结构升级的一种资本运作服务平台。

这种模式的意义在于,通过政府引导基金的杠杆作用,吸引和汇聚更广泛的社会资本介入,进而激发创新创业活力,服务和加速当地产业结构的迭代升级。而当地政府也可以根据自己的产业基础,差异化地引导基金投向,通过注重与周边地市的产业协同,最大化地发挥资本对产业的引导、孵化和规模集群效应。

基金小镇在规划时,当地政府多提供出优质的硬件环境及发展空间,既可以与现有专业金融区和投资基金集聚区相融合,还可通过旧城区改建、农居改造、厂房改造、新建建筑等方式实现,助力推动当地的城镇化进程。

截至2018年6月底,坐落于大沽河水系姜山湿地景区的姜山基金小镇,现已注册基金类企业230多家,中国国新、赛伯乐、中植资本、金沙江、鲁信创投等知名机构先后入驻,拟募集基金规模超过570亿元,为当地贡献税收近2000万元。

项目带项目,资金带项目,信息带项目,人才带项目,通过专业的基金管理机构落户和项目带入,姜山基金小镇一个项目,为莱西市引进南开学校、超低能耗绿色建材产业园、芯片产业园、环保产业园、中科院产业技术研究院等多个重点项目,新能源汽车、新材料、通用航空、新一代信息技术等一批绿色新兴产业正在加快成长。

资本搭桥,抢抓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历史机遇。莱西市借由基金小镇这种新的资源组织方式,着力打造县城经济转型升级示范园区。先后引进了包括瑞士雀巢、德国汉莎、中粮集团、中建集团、北汽集团等15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外资项目900多个、内资项目2600多个;在机械制造、食品加工、橡胶化工、纺织服装四大传统主导产业的基础上,通过引导产业高端化发展,逐步形成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节能环保、信息技术五大战略新兴产业,域内经济结构实现质的转变。

公开资料显示,自基金小镇建成以来,莱西市2017年实现GDP总量596亿元,较上一年增长7%;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1275亿元,较上一年增长8%。

中共莱西市委书记庄增大告诉记者:“下一步,我们将启动小镇的物理空间建设,力争到2020年底,入驻机构超过500家,募集资金规模超过2000亿元,让基金小镇真正成为实体经济发展的助推器,让创新发展的动能转化为高质量发展的势能,打造基金小镇+产业新城的新样板。”

逻辑变了

基金小镇的良性发展,能够促进金融产业的快速集聚,有利于打通资本与企业的连接,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但是,一切发展都基于一个良性、稳定的国内经济发展环境。

在题为《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经济影响的全面解读》演讲中,马光远首先否定了某些经济专家基于经济数字表现而对中国经济做出的一时过于乐观一时又过度悲观的态度,他严肃批评那种“中国经济好像脆弱到无以复加地步”的崩溃言论,并提出,理解当下的混乱以及未来中国经济在贸易战背景下走势的根本途径,是理解当下——全球政治经济大周期其实正处在一个大变革的阶段。这种变化带来的效应,包括对下一个周期全球经济的预判,将会与以往有很大不同。

站在2018年年中这个时间窗口——经历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这十年,原有的拉动政策显然已经差不多走到极限。

1978年中国的经济总量是3600亿元,2016年仅一个青岛市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万亿。经历40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从微乎其微发展成为今天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有人都称之为“中国奇迹”,视之为“没想到”,这种变化对全球经济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马光远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2000年我曾受命做过《中国汽车产业发展规划》,必须回答中国汽车产销量什么时候能超过1000万辆。领导告诉我们一定要乐观一点、大胆一点,最后我们脸都不打算要了,吹牛吹到‘预期到2030年中国汽车年销量能达到1000万’。当时整个中国的汽车保有量是200万辆,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数字可以实现。但是到2009年,这个1000万辆的数字被突破了,比当年吹嘘的整整提前了21年。这种奇迹,是中国几乎所有行业在过去40年里都经历的共同轨迹。”

过去40年,全球低估了中国。但是在下一个周期里,这种“奇迹”不可能存在。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可以叫做增量经济,几乎每一个行业都在做增量,几乎每一个行业都是短缺的,但是到了今天,几乎所有的行业规模差不多都到了天花板,几乎大多数的行业都是产能过剩。过去只要做、只要勤奋,就能抓住中国财富的增长,但是到下一个周期,这种机会不存在了。回眸过去10年、20年,支撑中国和全球财富发展的几乎所有因素,都变了。”

他解释,在最近一个10年周期里,全球的金融周期正在巨变。过去10年全球都在放水,现在全球货币都在收紧。“在全球货币收紧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过去没有的变化,就是钱从过去不值钱开始变得非常值钱,钱变得贵起来了。过去融资很容易,投资人一直说缺好项目,而钱到处都是,企业估值搞得特别高,鸡犬升天。但是到了这个周期,投资人突然都很谨慎了,过去拍脑袋能决定的事,现在开好几天会决定不下来,因为钱变少了。”

流动性的减少,这对产融资本而言都绝非一个好消息。无论是表内还是表外的资金供应都在大幅度下降。马光远预判,下一个周期,中国资产的估值一定会往下走,因为预期在变。

马光远还提到,去年很多城市突然爆发的抢人事件并不是偶然的。人口红利是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但是今天,这种红利基本结束。

“过去5年,中国劳动力人口下降超4000万,2017年很多经济数字很好看,但有一个数字触目惊心,就是中国新出生的人口只有1723万,比2016年还少了63万人。下个10年中国能生孩子的妇女恐怕还要再减少800万,中国的人口下降才刚刚开始。”马光远判断。

“甚至中美贸易战也是这个大周期发生变化的结果”,马光远解释,“一个传统大国和一个新兴大国之间必然爆发冲突。中国在崛起,老大和老二之间的关系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特朗普一直认为中国制造2025是美国最大的威胁,但他一直坚持制造业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中美斗争过程,让我们看到了制造业本身的重要。”

“美国制造业对美国经济的比重在下降,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之所以下滑是因为美国制造业比重下滑,但是,发达国家制造业比重下滑是一个共同特点,除了美国,德国、日本制造业的比重也在下滑,这是制造业迁移的一个必然的规律。”

马光远说很多中国人认为美国不生产东西,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美国不生产自己不愿意生产的东西,美国不生产不合算的东西。但是,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全球第二制造业大国依然是美国,美国不仅是全球制造业大国而且是制造业强国。中国目前的制造业水平和美国的制造业竞争程度差得很远。

“这场贸易战来的太是时候了!中美贸易战短期内对中国是负面的,长期一定是正面的。”马光远认为,中美之间,凉不下来、热不起来、冷不可能,这是中美经济互融互通、互相渗透的中美关系的真相,贸易战一定是持久的,因为本质上是世界排名第一、第二的经济体之间的国力之争。他说,中国一定要记得这个教训,韬光养晦,闷声发财,这是中国当长期坚持的最基本的国策。“加大改革开放,实施减税,不要过度担心。”

“混乱是警示,提醒我们,中国经济的发展逻辑和过去不一样了,完全不要再按照过去40年的发展思维来定义未来的中国经济。”马光远郑重提醒。

在马光远看来,青岛完全具备成为国际一流城市的素质,但实事求地讲,青岛目前最大的短板是对人才的吸引。

对人才的吸引是什么概念?就是一个人在北京不想待了,他想到别的地方生活,前五名选择里会不会有青岛?当一个人想要创业的时候,会不会立马想到青岛?“实事求是地讲,不会。所以这才是青岛城市最大的短板。”

马光远善意提醒,青岛的基础特别好,但是一个城市的国际化程度最终取决于它对国际化人才的吸引力,对中国最好的机构和最好的人才的吸引力。

毋庸置疑,在外围这场旷日持久的国力之争中,国内的产业、资本以及城市发展,都需要摆脱过去的增长思维陷阱,面向新周期,认真寻找自己面向未来的成长逻辑。文本框: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