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如何画好三个经济圈
2020-03-31 15:43:51 | 阅读次数:0
如今,顺应国家重大区域战略实施,以及山东省各类支撑条件、发展现状和趋势,已经形成主体功能突出、产业布局特色明显、内部联系紧密的省会经济圈、胶东经济圈和鲁南经济圈三大圈层。

北有京津冀城市群虎视眈眈,西边的中原城市群正在加速崛起,向南是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周围都是拥有中心城市的国家级城市群,没有国家中心城市的山东,该如何破局?

“省会+胶东+鲁南”三大经济圈

2020年1月18日,山东省省长龚正在省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出台省会经济圈、胶东经济圈、鲁南经济圈三大经济圈一体化发展指导意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山东半岛城市群。

时隔不到一个月,山东又以省委省政府的名义印发《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的实施方案》。这个文件明确提出:实施省会、胶东、鲁南三大经济圈的区域发展战略,推动形成全省区域一体化发展新格局。该《方案》还明确了这三个经济圈的范围与定位——

省会经济圈包括济南、淄博、泰安、聊城、德州、滨州、东营7市,重点发展教育医疗康养、高端装备、量子超算等产业,打造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示范区、全国动能转换区域传导引领区、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新高地。

胶东经济圈包括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日照5市,重点发展现代海洋、先进制造业、高端服务业等产业,打造全国重要的创新中心、航运中心、金融中心和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

鲁南经济圈包括临沂、枣庄、济宁、菏泽4市,重点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商贸物流、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打造乡村振兴先行区、转型发展新高地、淮河流域经济隆起带。健全突破菏泽、鲁西崛起的协调推进机制,支持菏泽推进乡村振兴。

多年来,围绕区域协调发展,山东也进行了一些顶层设计,从一些会议活动和出台文件可见一斑。

2008年2月,山东省政府印发《鲁南经济带区域发展规划》,提出增强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跨越式发展,努力把鲁南建设成为鲁苏豫皖边界区域新的经济隆起带、山东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2013年8月,山东省政府印发《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发展规划》提出,省会城市群经济圈发展定位为全省改革开放先行区、转型升级示范区、文化强省主导区、生态文明和谐区,全国重要的战略性城市群经济圈。

2018年9月,山东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突破菏泽、鲁西崛起的若干意见》提出,鲁西地区是山东省进入中原、西北、华北和华南广阔腹地的重要门户,是对接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的重点区域。

2019年3月底4月初,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先后来到威海、烟台和青岛市,就海洋经济发展进行调研并主持召开省委海洋发展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强调,胶东半岛各市不能搞同质化竞争,要在规划控制、城市空间布局、重大项目建设、基础设施建设、港口发展等方面加强统筹,推动胶东半岛一体化发展。胶东半岛要努力建设世界知名的半岛城市群、全国重要的航运贸易中心和金融中心、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海洋产业集聚区、世界先进水平的海洋科教核心区、全国重要的海洋生态文明示范区。

山东省经济布局,从上世纪“海上山东建设”和“黄河三角洲开发”两大跨世纪工程,到四大板块(即半岛蓝色经济区、省会城市经济圈、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鲁南经济带),再演变为“一体两翼”(即济南-青岛为主体的胶东半岛城市群、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鲁南经济带),再变化为“两区一圈一带”(即半岛蓝色经济区、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省会城市经济圈和西部隆起带)。如今,顺应国家重大区域战略实施,以及山东省各类支撑条件、发展现状和趋势,已经形成主体功能突出、产业布局特色明显、内部联系紧密的省会经济圈、胶东经济圈和鲁南经济圈三大圈层。

三大经济圈推动山东经济格局变革

目前,山东这三大圈层内部,已通过高铁、高速公路、铁路骨干交通网络联系,基本形成了“一小时”生活圈和工作圈,联系相对密切,一体化发展趋势明显。这三大经济圈立足各区域优势产业基础,确定了以区域联动的方式,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目标。

而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以海洋经济为目标的胶东经济圈,活力更盛。

毫无疑问,临海而居让这5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均带上了“开放”的色彩,这不仅体现在城市营商环境的不断优化,更体现在城市对创新的包容之中。

以青岛为例,2019年青岛民营经济吸纳就业61万人,增长4.1%,占新增就业比重达81.8%,而民营经济的崛起背后,是政府对个体户及小微企业的扶持。

如果说改革是新旧动能转换的必要路径,那么开放,就是打通这一路径的必要条件。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院长迟福林曾表示,开放是最大的改革,科技革命催生传统产业的变革,制造业不再是简单的转型升级,而是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上的攀升。更重要的是,山东承担起建设对外开放新高地的历史使命,城市的开放,将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而对于非沿海城市来说,对开放及创新的需求更甚。

以省会经济圈为例,《方案》提出将重点发展教育医疗康养、高端装备、量子超算等产业。无论是高端装备产业还是量子超算产业,都对城市的创新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家超算济南中心项目的落地,成为济南超算中心科技园的重大支撑,在这背后,是济南对包括量子科技在内的“十大千亿级产业”和对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内的“十强产业”的强力支撑。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济南GDP数据中的新动能部分——2019年,济南市技术产业实现增加值增长11.9%,高于规模以上工业7.7个百分点,高于全国3.1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由上年的19.9%上升至21.6%。高新技术企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为51.2%;大数据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产业营业收入分别增长12.1%、9.1%。“四新”经济投资占比达到31.6%。

此外,对于非沿海城市来说,开放的另一层含义,在于城市交通网的更新。

以临沂为例。去年11月,临沂正式步入“高铁时代”,再次更新了这座“物流之都”的交通网络——从“物运”到“人运”,临沂承担起更重要的历史使命——作为鲁南经济圈的重要成员之一,临沂需要与枣庄、济宁、菏泽一起,重点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商贸物流、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打造乡村振兴先行区、转型发展新高地、淮河流域经济隆起带。

在这其中,乡村振兴将成为鲁南经济圈下一步发展的“主战场”,如果更深一步思考,将现代科技融入农业生产的乡村振兴,则带有更强烈的新旧动能转换意味——从人力到科技力,新动能如何才能展现出对农业发展的强推动力,将成为鲁南经济圈城市群的共同命题。

(本刊编辑综合整理)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