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的世界与秩序重构
文 尹文丽 / 商周刊
2020-06-01 15:52:43 | 阅读次数:0
全球疫情没有结束,世界经济就总还在“下沉”的风险中,一切变化都有可能发生。

波及范围达全世界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最终化为了一组数字,而这组数字生动地反映了在全球化的今天,一场全人类的灾难,将以何种程度影响着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

无独有偶,在中国公布第一季度GDP数字后,美国经济分析局近日也公布了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实际GDP环比年化增速初值为-4.8%,降幅超出市场预期。如果考虑到疫情在海外的大规模暴发晚于中国,第二季度很可能是美国等海外国家的“触底”时刻。而展望未来,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3%,比三个月前的预测值低6.3个百分点;在IMF的189个成员中,将有170多个出现人均收入负增长,这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全球经济面临的最严重衰退。

在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并持续下滑的大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为这种经济不确定性增加了很多风险。各国的消费需求持续下降,全球化的供应链体系受到直接影响,并且,这种经济领域变化的影响还在持续深化。为防范疫情的快速传播,很多国家开始了严格的“封锁”国门政策,伴随这种物理“封锁”的,是全球贸易的重创和各国对本土产业链、供应链的恐慌。3月底,美国表示要“把美国建设成为一个全面独立的、繁荣的国家”,这种独立包括能源独立、制造业独立、经济独立等,并鼓励美国企业回迁;日本也于4月初宣布,将拨付资金帮助日本企业迁回本土。疫情的冲击让很多国家开始认为,完整、独立的产业链有利于维护国家经济安全。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局——逆全球化趋势继续抬头,世界秩序在悄然发生变化。恰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的发文《冠状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中所说的那样,“虽然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但它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的时间……在这场冠状病毒危机之后,世界将永久性改变。”

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开始,不断增加的贸易壁垒削弱了经济增长的动力,而新冠肺炎疫情又增加了地缘政治的风险。在发达经济体频繁做出应对政策后,很多人开始发出疑问,世界经济是否有再次滑入马尔萨斯陷阱的危险。200多年前,英国人口学家马尔萨斯曾断言:人口增长按几何级数增长,而粮食生产的增长大致按算术级数增长,所以饥馑、疾病和战争不可避免。自那之后,广为人知的危机共发生过两次:1850年前后的大危机和1930年代的大萧条。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让2008年开始不断减缓增速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人类无限接近第三次马尔萨斯陷阱。

所有人都在讨论世界经济的“底”到底在哪里。在全球性的病毒危机中,贸易保护主义只不过是存量激烈争夺的表现形式。在全球化深度发展的今天,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任何基于“逆全球化”的各种举措,如货币超发掠夺财富、贸易战、金融战等不过是一场没有赢家的零和博弈。

全球疫情没有结束,世界经济就总还在“下沉”的风险中,一切变化都有可能发生。于我们而言,应做好长期应对外部风险的准备,在复杂的形势下缓和矛盾,致力合作与共同发展,积极参与秩序重构。

世界一直在变。或许正如尤瓦尔·赫拉利所言,“人类需要做出选择。我们是走全球团结的道路,还是继续各据一方?”各国政府的所有决定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全球的政治、经济与文化。“在不同方案之间做选择时,我们不仅要问自己如何克服眼前的威胁,而且还要问问自己,风暴过后,我们想居住在什么样的世界上。”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回望皮口
2018-03-16
向新而行
2018-08-28
敬畏
2020-03-03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