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破局前行
赵彭 / 商周刊
2019-12-26 15:18:34 | 阅读次数:0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一核”的主要任务,是更好地辐射带动“两翼”发展;“两翼”的主要目标,是打造成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

目前,国际城市之间的竞争已经逐渐转向为城市群与城市群之间的竞争。2006年,“城市群”的概念首次在中央文件中被提及。2013年,我国提出要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国家新型城镇化的主体形态。2014年,《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及“十三五”明确规划建设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山东半岛等19个城市群。2015年至今,国务院已批复11个城市群规划。

以大兴机场为圆心,京津冀三城联动,形成京津城际、京沪高铁、京滨城际、天津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联络线、京雄城际铁路、京张高铁对京津冀的覆盖

在全国19个城市群中,京津冀城市群是我国最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科技中心,拥有完整齐备的现代产业体系,也是国家自主创新战略重要承载地。2014年以来京津冀城市群凭借产业疏解破局,“一核两翼”城市功能协同,有效治理了大城市病,并协同天津市、河北省实现了高质量发展,走出了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新道路。

疏解、破局

首都过度集聚的功能曾使北京市不堪重负。京津两极过于“肥胖”,周边中小城市过于“瘦弱”,区域发展差距悬殊,发展不平衡问题严重。人口饱和、交通拥堵、环境退化等大城市病压缩了城市升级发展的空间。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2014年以来《京津冀协同规划纲要》《“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南》等陆续出台。

为疏解“大城市病”,北京率先推行了新增产业禁限目录。转移、关停、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数千家。动物园、天意等区域性批发市场完成撤并升级和外迁。预计到2020年,北京制造业腾退土地约37平方公里,高精尖制造业新增用地约9平方公里,两者相抵净减少约28平方公里。

疏解并不等同于搬迁,北京的疏解更多地表现为在京津冀城市群的升级、重新分布。实现这个目标,就要推进产业转移。《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南》中指出,北京将承担区域产业研发、设计、服务等功能,打造科技创新中心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策源地;天津、廊坊将承担京津冀地区科技成果产业化功能;秦皇岛、唐山、天津、沧州沿海地区重点发展滨海产业和先进制造业;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等中心城市,重点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衡水主导承担农副产品和轻工业用品供给功能;沿张承线绿色生态产业带,在北京、天津山区和张家口、承德山区地区,重点发展绿色生态、农副产品加工和生物医药。

目前北京的产业已呈现服务主导和创新主导特征,天津的产业呈现高端制造和技术集约特征,河北正在积极打造现代制造产业带和沿海重化工产业带。从产业结构看,2018年京津冀城市群三产比例为4:36:60。高耗能行业占比近几年明显下降,已由“重工业+生产性服务业”破局转向“高端制造+科技创新”。

在过去的世界经济格局调整中,世界五大城市群均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竞争力。京津冀是我国自主创新、高端服务、现代制造的核心区域。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就汇集了全国1/4以上的著名高校、1/3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和工程中心、2/3以上的两院院士,拥有以中关村为代表的14家国家高新区和经开区,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地位独特。数据显示,从R&D(全社会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经费)占GDP比重来看,2018年京津冀为3.1%,明显高于长三角的和珠三角。2019年,北京创新资源输出到津冀的技术合同成交额累计约780亿元,中关村企业累计在津冀两地设立分支机构达7748家。

京津冀充分利用北京的科技创新资源优势、天津的研发转化能力、河北的产业化资源条件,加快推进京津冀创新改革试验区建设,通过三地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和政策链的深度融合,推动协同创新共同体形成,带动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实现新突破。

一核、两翼

2019年9月25日,北京大兴机场正式通航,一期航站楼99%位于河北廊坊。始于天津西站的机场联络线,规划投资归天津,拆迁建设在河北。

以大兴机场为圆心,京津冀三城联动,形成京津城际、京沪高铁、京滨城际、天津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联络线、京雄城际铁路、京张高铁对京津冀的覆盖。至此,京津冀地级以上城市的综合立体交通网初步建成,交通一体化格局基本成型。轨道上的京津冀不断提速,让京津冀城市群协同发展这盘大棋中局起势,跑出了“加速度”。

围绕大兴机场,北京城市副中心、雄安新区正在与首都北京形成“一核两翼”。2018年《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描绘了雄安新区的美好蓝图,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与此同时,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的规划,也正按“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的要求快速推进。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一核”的主要任务,是更好地辐射带动“两翼”发展;“两翼”的主要目标,是打造成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过去北京的大城市病主要原因是单中心过度集聚发展。“一核两翼”的规划从根本上改变了单中心的思路,从多中心的或者组合型的城市出发,以一体化交通串联各个区域,通过多中心化和微型中心的培育,有效地避免了“大城市病”和“中小城市病”并发。

“一核”要辐射,“两翼”要联通。雄安新区和城市副中心将肩负起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任。雄安新区是构成京津冀世界城市群重要的一极,对京津冀城市群的形成和发展有重要作用。

雄安新区在城市发展上的创新之处,在于它与北京中心城区、通州城市副中心在功能上的分工和错位发展。北京城市功能的特点,是行政功能和公共服务功能叠加性聚集。对行政功能以及部分对集聚发展要求较高的产业环节,采用集中疏解的方式,可以有效发挥规模效益,起到市场起不到的作用。天津的优势在于现代制造业与现代科技产业的结合,形成一个先进的国家制造业中心城市。雄安新区如果与京津形成等边的第三极,通过国家的重点投入创造出本身的城市聚集特点,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促进作用将更加显著。

生态、格局

生态环境保护是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三大率先突破领域之一。河北作为京津冀大气污染治理的主战场,治理成效直接关系着京津冀蓝天白云的质量。雄安新区则是主战场的前沿阵地,目标建成绿色低碳、信息智能、宜居宜业、具有较强竞争力和影响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高水平社会主义现代化城市。北京城市副中心将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现代化城区,着力打造低碳高效的绿色城市、蓝绿交织的森林城市、自然生态的海绵城市、智能融合的智慧城市、古今同辉的人文城市、公平普惠的宜居城市。

2018年北京市PM2.5年平均浓度为51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累计下降42.7%;京津冀区域内13个主要城市PM2.5平均浓度为55微克/立方米,比2013年下降48.1%。2019年京津冀生态水源保护林建设合作项目及造林绿化试点等项目圆满完成,生态环境协同治理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9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河北雄安新区总体规划等陆续实施,“轨道上的京津冀”提速发力,“产业聚集、科技创新链条上的京津冀”深入探索,“蓝天下的京津冀”携手并肩,走出了一条高质量发展的全新道路。

城市群更具生产效率,更节约土地、能源等,是支撑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主要平台,是中国当前以及未来发展的重点。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及“十三五”规划要求全国建设的19个城市群中,有崛起的世界第六大城市群长三角,携手港澳建设粤港澳大湾区的珠三角,打造以首都为核心的京津冀……我国已经形成以城市群为依托的多极化增长新格局。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回望皮口
2018-03-16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