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路者”珠三角
尹文丽 / 商周刊
2019-12-26 15:14:34 | 阅读次数:0
在新一轮的对外开放中,珠三角所拥有的是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历史基础,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的重大机遇,这有望为其成为世界级城市群提供新的动能。

如果在中国选一个最具活力之地,那么一定会有珠三角。

珠三角,因围绕珠江三角洲而形成的特大城市群而得名,它拥有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东莞等在内的经济发达城市,辐射华南,脉动中华,是中国乃至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区之一。

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珠三角就以一个“先行先试”的黑马姿态横空出世,并用一系列成就来不断强化它在人们心目中的这一印象。曾几何时,到南方去、到广东去,意味着“淘金”“机遇”,“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成为神州大地的精神指引,万千人们渴求的目光、千军万马下南方的激情,托起了珠三角五彩斑斓的过去。时至今日,在其他地域不断对珠三角“祛魅”的过程中,蓦然回首,人们却又发现,珠三角仍旧是那个珠三角,40多年后,曾经的改革标兵,仍然在路上。

12月15日,穗深城际铁路正式开通运营。这条新的广深客运大通道使广州、东莞和深圳三地与珠江东岸的诸多地区进入“一小时经济圈”(图 / 新华社)

窗口窥世界

1979年7月,深圳的蛇口响起了一声炮响,这个标志性事件后来被认为是极具历史意义的,因为它意味着中国首个外向型经济开发区——蛇口工业区开始形成。两年多后,曾在当时引起争议的一句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被刻在了一块巨大的宣传板上,立在蛇口工业区大楼的门前。

这个口号背后所代表的新观念被誉为“冲破思想禁锢的第一声春雷”,最终得到了邓小平的肯定,并在随后的几十年中演绎成改革开放的精神路标。这种精神还从蛇口这弹丸之地辐射开来,为珠江三角洲城市群的形成、融合、演进提供了注解。

一切开端似乎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珠三角地区的开放历史却可以上溯至几百年前。远离中原、紧邻海洋的区域位置,让这里成为久负盛名的“海上丝路”商埠,早在“一口通商”的广州十三行时期,珠三角就曾是“天子南库”,贸易关系远达欧美。慨叹广东远离主流之鸡肋地位的梁启超亦曾不无骄傲地表示,“还观世界史之方面,考各民族竞争交通之大势,则全球最重要之地点仅十数,而广东与居其一焉,斯亦奇也”,高度评价了此地敢于反传统与不断革新的文化特质。

从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崭露头角,到创造了著名的“珠江模式”发展奇迹,珠三角引领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外向型经济的探路者,也是最大贡献者。沿时间线一路走来,我们可以看到珠三角在加速开放上的决心和实践:从1985年建立珠江三角洲经济开放区,到2003年提出泛珠三角区域合作,到2015年广东自贸试验区正式挂牌,再到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多项举措,使珠三角地区形成了从经济特区到沿海开放城市,再到沿海经济开放区的多层次对外开放格局。这种格局的确立,不但推动了珠三角区域高水平引进外资,让先进的管理理念、技术深入当地发展模式,还有力推进了珠三角的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促进了地域城市间联系的深化。

心态酝酿变化,改革开放总是“先行一步”的珠三角堪称经济的“发动机”。数据显示:珠三角面积不到全国1%,经济总量却占广东省的80%、全国的10%。作为珠三角区域中的科创中心的深圳,区域中心的广州,号称“世界工厂”的东莞、顺德等,它们的蜕变无非建立在包容开放的理念上。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珠三角享受了这一理念带来的巨大红利,如今,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珠三角又在探索“开放”的另一种可能。

世界工厂

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到来之前,珠三角以“三来一补”的出口加工型经济为主,是世界知名的加工制造出口基地,经济表现亮眼。反映到数字上,就是广东经济增速时常高出全国几个百分点。去年,珠三角城市群人均GDP更是达到了12.9万元,居中国五大城市群首位;城镇化率85.3%,全国最高。珠三角城市群制造业的发达,还在于“包罗万象”。在制造业大市广州、东莞、惠州、顺德等,你几乎可以找到任何产业集群,大到汽车、石油化工,小到生活消费品服装、食品和玩具,从劳动密集型产品到高科技产品,品类丰富,无愧于“世界工厂”称号。而正是因为产业集群的带动,珠三角的经济才能实现腾飞。

从过程来看,珠三角城市群产业发展得益于上世纪80年代初和90年代初国际上的两次产业大转移。这两次产业转移虽然以劳动密集型为主,产业结构趋同,但对于本地产业基础的奠定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接下来,珠三角产业发展的轨迹是从承接国际制造业转移到内需导向的本地化产业自主成长,因为具有门类较为齐全的工业化基础,所以,珠三角在制造业转型中的基础更为坚实。

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产业链条的完整性和精细化是一地能否增强经济后劲的关键因素之一。如果一个链条已经形成,那么,上下游的企业可以迅速满足需求,从而整合资源、加强分工,提高生产效率,顺利完成订单。

况且,珠三角内部各个城市间的布局明确,发展路径各不相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珠三角所有城市中,不同地区形成了独具自身特点的产业形态。珠海西岸,佛山、顺德的智能装备制造发展瞩目。此外,珠海市的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佛山市的节能环保装备、汽车制造,江门市的轨道交通装备,佛山市、中山市和江门市的新能源装备,中山市的卫星及应用等,这些城市均聚集了具有自身特色的优势产业集群。各有特色、差异化发展,其内在寓意就在于不同经济板块间产业互补和协同发展。经济的相融所产生强大的关联性,势必产生巨大的融合效应。

随着时间的推移,珠三角制造业面临布局的优化。就目前来看,珠三角的高端制造业正加大投资力度,不断提高生产效率,不少制造业大市的中低端制造业逐渐收窄规模,产能外迁,这是经济进入新常态后制造业转型的必然。

聚集湾区

如果站在珠江口眺望,广东向西、深圳向南,鳞次栉比的高楼间,一个围绕湾区、环珠江口的粤港澳核心大都市圈正在形成,珠三角的城市格局在历经几十年的演变后,又发生了新的“位移”。

这种位移的目的在于环绕未来珠三角的发展引擎——粤港澳大湾区,布局世界级城市群。今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意味着在珠三角城市群的基础上纳入了香港和澳门,珠三角的九个城市与两个特别行政区将更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开启一体化发展的局面。由此,深圳、广州、东莞等市的城市重心开始打破市的藩篱,向珠江口布局优质创新资源,通过“集群化的产业聚集区”,形成区域重点产业的合理空间布局。同样地,伴随湾区一体化,珠三角城市群剑指“创新”和“现代”,要建成世界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比肩国际一流湾区。

湾区的概念在大城市群时代显得别有象征意味,任谁都会联想到太平洋西岸、旧金山半岛南端的那个著名湾区。一个世纪之前,旧金山半岛的谷地还是一片果园,但自众多科技型企业落户之后,这里逐渐走向繁华。以它为中心的旧金山湾区,是世界著名的大都市圈、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粤港澳大湾区自然吸引了众多目光,它的走向也承载了诸多期待。根据统计数字,今年上半年,珠三角地区的经济总量首破4万亿元,其中的领头羊深圳和广州均突破了万亿元,并分别以7.4%和7.1%的较高增速位居广东省的第一、第二位。但以相对稳定的较高速度增长并不能高枕无忧,珠三角内部的产业转型升级压力、经济结构优化压力和新动能培育的压力仍然很大,除深圳外,不少城市的制造业仍以中低端为主,自主创新能力有待提高,优质公共资源短缺。

向内革新是痛苦的,在新一轮的对外开放中,珠三角所拥有的是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历史基础,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的重大机遇,这有望为其成为世界级城市群提供新的动能。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回望皮口
2018-03-16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