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拓美盛:唤醒沉睡的资源
于倢 / 商周刊
2019-12-26 14:07:49 | 阅读次数:0
2019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从今年开始,规模小、分布散、技术装备落后、生产方式陈旧的传统工厂在山东将逐步被集约化、标准化的“共享工厂”所取代。

共享经济方兴未艾,从玩具、雨伞、充电宝,到单车、汽车、按摩椅——共享经济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人们的认知。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共享经济交易规模29420亿元,比上年增长41.6%,预计未来5年,我国共享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高速增长。有人说:“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投资者们都想挤上“共享经济”这个风口,各种各样的共享产品层出不穷,近年来,这股浪潮也波及到了传统制造领域,出现了“共享工厂”这一新生事物。

“共享工厂”的理念最早出现在两三年前,它的本质是整合闲散资源,共享产能,实现多方获利。在早期这只是一个概念性的产物。但近两年来,随着共享经济的日益发展,共享工厂才开始逐渐形成一定的气候,探索者也随之越来越多。工信部近日印发的《关于加快培育共享制造新模式新业态 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更是为共享经济在制造业领域的延伸指明了方向。

放眼全国,山东是制造业大省,制造业是山东的家底和优势所在。2019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从今年开始,规模小、分布散、技术装备落后、生产方式陈旧的传统工厂在山东将逐步被集约化、标准化的“共享工厂”所取代。省内的一些中小企业纷纷探索,并通过共享工厂的模式共享产能。位于胶州市李哥庄镇的澳拓美盛制帽厂就是“共享工厂”的先行者和实践者。

沉睡的资源被唤醒

在这家占地1500多平方米,投资超过1000万元的工厂里,80多台整齐排列的智能化机器正在高速运作着,有的在做帽子织带,有的在做帽檐间线。与传统的纺织车间不同,共享工厂里的工人不再从事穿针引线、缝制剪裁等工作,只需要通过触摸屏操控机器,一个熟练工人可同时操作4-6台机器设备。工人只需负责将原材料送到指定设备前,同时再将设备已经制作完成的产品送至仓储区。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在距离青岛胶州新机场咫尺之遥的李哥庄镇是誉满全国、名副其实的“制帽之乡”。这里汇聚了400多家制帽企业,其中,中小微企业占85%以上。李哥庄镇生产着全球近三分之一的棒球帽,形成了年产值70多亿元的特色产业集群,带动就业3万人以上。不过近年来,随着国内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和人工成本的攀升,加之国际贸易局势的不稳定,制帽业乃至整个轻纺业都面临着利润空间被挤压的严峻挑战。

澳拓美盛副总裁崔金星对此深有体会:“服装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近年来,国内人工成本以每年15%-20%的速度增长,成本上去了,价格却没有提高,利润空间被严重压缩。”崔金星说,“在李哥庄,一个技术娴熟的绣花工月薪近5000元。而在越南,同样的工作一个月仅需支付二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一的工资,我们的人工优势正在逐渐消失,海外订单面临着东南亚、拉美等国工厂的挤压。”

在崔金星看来,以自动化设备代替人工似乎是摆在诸多中小微企业面前的唯一出路。但是小微企业规模小、利润薄,现金流不足,购买自动化设备前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后期需要招聘专业的技术人员进行维护,这些都是企业难以做到的。“最开始,我们想通过租赁平台买下机器再出租给企业的形式解决企业资金短缺的问题”,崔金星说,“但在后来,经过一系列调研和尝试之后,我们发现,中小微企业订单不稳定,存在淡季和旺季,在旺季因为缺少专业的技术人员,机器维护很成问题;而在淡季,有的设备一天只开几个小时,使用效率低下,不少企业会选择退设备。”

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尝试,公司引入了共享工厂的模式,通过共享厂房设施、技术人才、智能设备,为企业提供来料加工、技术输出等服务。中小型制造企业可以不用像以前那样再去购买或租赁价格昂贵的机床设备,既解决了设备维护的问题,也解决了生产线闲置的问题。

崔金星表示,客户只要把订单通过网络平台发过来,他们可以根据客户要求来生产加工,整个过程非常方便。“就像‘滴滴打车’一样发单、接单、生产,制帽企业提供原材料,共享工厂提供设备和技术。”崔金星说,“我们目前已经有200多家客户,一台机器满负荷运作一个月可以有接近500万件的产出。”“当一个客户的订单做完了,我们接着做其他客户的订单,现在基本满负荷生产,沉睡的资源被唤醒。”崔金星说,“这样不仅提高了设备的使用率,还在解放传统劳动力的同时,将使制帽行业单环节成本降低20%-30%,大幅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

与此同时,“智能设备加工质量远高于手工加工,可实现标准化生产,产品合格率接近100%,产出更稳定、更可靠。”崔金星补充,“同一个行业内的各种工厂的规模都大不相同,每家工厂的需求波动也千差万别。公司通过共享工厂的模式共享产能,不仅可以有效提高资源利用率,还对整个制造行业的资源整合具有积极的推进作用。”

“目前共享工厂可以解决30%的工序加工,未来希望能够解决80%的人力劳动工作量。”崔金星介绍,“将来,我们还将在其他像李哥庄这样的具有众多中小企业,而且具备一定规模效应的产业集群地建厂,集中提供智能化设备,由专业运营团队负责管理和维护,帮助有需求的企业或者个人提供专业的生产服务。”

崔金星表示,澳拓美盛已经陆续开发了针对制帽、服装、牛仔裤、皮带、箱包等细分领域的各种智能生产设备。接下来他们将在广西和广东等产业聚集地开设牛仔裤、皮带等轻纺产品的共享工厂,加速传统制造业从“制造”向“智造”迈进。

行业竞争转向行业协作

“共享工厂”虽是一种新兴事物,但工厂的共享模式其实是早已存在的。以往的贴牌、外包其实也是运用的共享思维。然而,过去信息数据不流通,导致生产订单出现周期性波峰、波谷,造成生产计划的困难和闲置产能的资源浪费。“传统的外包是相同的生产设备、工艺更换不同地点由不同的人员来操作,对效率和品质影响最大的设备和工艺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同样受到原来生产要素的制约。”崔金星说,“我们团队推行的共享是建立在开发和运用全新的智能化设备,以更好的品质、更高的效率、更少的人力协同客户提升竞争力,降低边际成本。”

“在共享工厂中,既有用于生产加工的各种共享智能设备,还有配套的信息接入体系和数据化系统平台,通过物联网技术和云端管理平台可以清楚地掌握每台设备的运营状态、效率、订单情况、工厂产值,并通过信息采集和数据分析,合理安排生产进度。”崔金星说:“共享工厂在信息化、智能化上比一般代工工厂更为超前。”

显而易见,与传统的代工模式不同,共享工厂主要以研发、管理和生产等环节的资源供需结合为突破口,通过资源的有效整合共享,使得企业的生产活动突破市场半径和企业边界的约束,按照最为接近消费者的方式组织生产活动。崔金星说:“中小微企业通过和共享工厂的合作,可以实现自身轻资产运营,不但能够让小微企业把精力从人员、设备管理中彻底解脱出来,全身心投入到新型产品研发和品牌市场推广等可以为公司带来利润的工作上来,还能激发出制造企业的创新活力,培育发展新动能,为低端制造业向高端新业态的转型升级奠定基础。”

此外,在采访中崔金星还提到,基于互联网平台的“共享工厂”将工厂产能商品化,合理分配生产,有利于促使行业竞争转为行业协作。“集约化的规模生产,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遏制恶性竞争。”崔金星说,“以往市场竞争激烈的时候,有一些企业为了拿订单,会把利润压得非常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一定比例,就会掌握统一定价权,从而起到稳定市场,打击恶意压价,促进市场健康发展的作用。”

市场中任何点滴的变化,都将带来产业端的深刻变革。未来,澳拓美盛将通过互联网平台,开发智能手机App、微信商城等,整合设计师资源、上游原材料和辅料资源、银行融资贷款产品等等,为中小企业提供一系列的智能服务,希望能以此大幅提升轻纺行业信息化、数字化水平和协同创新效率,推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