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苏浙黔创新升级
赵彭 / 商周刊
2019-12-12 10:34:52 | 阅读次数:0

在现代服务业驱动下,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的第二第三产业实现了聚变。江苏作为全国第一工业大省,智能与先进制造业发力供给侧改革。民营经济大省浙江,依托民营经济活跃的市场动能,在创新上给出了全国模板。贵州省增速排名靠前,独具特色的大数据产业在中部地区的再创业历程上,走出了崭新的道路。粤苏浙黔省情不同,发展态势各异,但凭借因地制宜、实事求是的市场发展举措,凭借各自产业结构对位调整,助各省实现经济发展转型升级。

广东聚变

便利店无人值守,消费者刷脸开门,选购后,到相应区域刷脸结账。KTV随走随唱,通过互联网与全世界的朋友分享。今天,坐标广东佛山的F5未来商店、坐标广东广州的咪达Minik无人KTV已经把这些服务完美地提供给了消费者。

F5未来商店,依托智能和大数据,把所有前端的人力如结算、清洁工作和后端的人力包括烹饪、冲调饮品、取货、配仓、库存盘点等转由机器自动完成,也不必担心偷盗风险。在广东,消费者还可以通过为送洗衣物配备的专属芯片,在手机App或者电脑终端观看到衣服洗涤的过程,实时观察衣物的状态和动向。

广东提出到 2020 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 500 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 3000 亿元。广东现代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在这一轮发展中显得最为强劲。广东已经建立了包括供应商、生产企业、产业工人和物流服务商等在内的庞大生态系统,支撑形成包括高端电子信息制造业、先进装备制造业、石油化工产业、先进轻纺制造业、新材料制造业、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在内的产业体系。特别是广东在电子信息产业方面全国领先。

广东并不是一个资源大省,GDP来源第一产业占比非常低,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占据80%以上的经济产值,服务业对GDP增长贡献率达66.2%,是真正的以工业和服务业为导向的经济结构。

在AI、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的推动下,以及各项政策的加持之下,平安、华为等众多服务、制造名企纷纷借力数字化转型建设,推动了企业生产模式、管理模式、商业模式的革新。广东省的产业调整已经体现出了“三二一”的结构优势,现代服务业助推下,广东省经济的转型实现了产业融合聚变。

江苏智造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庆典大会和阅兵、群众游行活动现场。一辆题为“江苏智造”的彩车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蛟龙号深潜器、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徐工全地形智能工程机械等江苏标识性元素,再现了江苏国内领先的科技实力和发达的制造业。

江苏是中国第一工业大省,智能制造装备产业规模已经超过5000亿元,从国产大飞机C919、神舟十一号,到神威太湖之光超级计算机、蛟龙号载人潜水器、深海钻探制造技术,工业机器人、高档数控机床、数字化生产线、智能成套装备、新型传感器、智能控制系统、智能仪器仪表等智能制造装备产业链逐步完善,在很多领域不仅填补了技术上的空白,甚至占据了国内外市场大量份额。

江苏,近些年来一直在探索“互联网+”和智能制造的发展,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推进传统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截至2018年底,江苏省13市共评出分属26个行业的智能车间728家,苏州市以总数267家领先全省,电子信息、汽车、新能源行业表现突出;截至2019年7月,全省共有816家企业通过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分属45个行业,南京市以总数123家在全省领先,电子信息、机械制造、机械装备等行业表现突出。

江苏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快智能制造发展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省将建成1000家智能车间,试点创建50家左右省级智能制造示范工厂及10家左右省级智能制造示范区。智能制造是建设制造强国的主攻方向,也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江苏省工业占比领先于广东省,智能、先进制造业稳步发力供给侧改革,产业结构调整深入推进。

浙江创新

无论谁以浙江为谈资,都不会忽略阿里巴巴、淘宝、天猫、马云⋯⋯创新经营模式,让马云和阿里巴巴重新定义了零售业。也让全世界见识了浙江创新的魅力。当然,浙江不只有阿里巴巴,阿里巴巴重新定义的也不止零售业。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浙江的民营企业有一个共同的做法,就是跟上技术发展的脚步,不断地去进行技术创新。阿里巴巴、新华三、杭叉、正泰电器,无论是在数字经济,还是在工业4.0,科技创新让浙江的高科技企业发展动能更加强劲,也助力传统制造业企业华丽转身。比如,杭叉集团在搭载数字技术之后,有了“云叉车”“云仓库”,发货时用“云仓库”定位搜寻叉车仅需2秒。

2018年浙江的科技创新能力和区域创新能力分别位列全国第6位和第5位,稳居全国第一方阵,助推着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浙江营商环境好,对于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的鼓励和支持,在全国已是共识。浙江省以“最多跑一次”改革最新要求为牵引,围绕企业全生命周期推进“一件事”便利化改革,实现企业开办全流程“一件事”一个工作日(8小时)内办结。企业注销实行“一网服务”,试点地区简易注销从45天缩短至20天。目前,“最多跑一次”政务服务标准体系基本建立。

良好的营商环境,给浙江筑巢引凤、创新孵化提供了优质条件。2019年,浙江省出台《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加快科技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2年高新技术企业达到2万家;浙江每年实施150个由民营企业牵头的关键核心技术重点攻关项目,通过加大企业研发机构建设力度,全面提升民营企业科技创新能力。

贵州有数

贵阳和安顺交界,第8个国家级新区——贵安新区的一处山洞里,腾讯贵安七星数据中心已完成基建施工。不久后,总面积超3万平方米的隧洞将存放5万台服务器。

地处西部内陆的贵州,地质稳定、气候凉爽、电价便宜,对建数据中心来说是一个优势,意味着安全、绿色、节能。大数据产业选择贵州,无论对企业,还是贵州,彼此都是“有数”选择。

今天,贵州已经彻底摆脱了煤电烟酒的传统产业形象。2018年,科大迅飞等12家知名大数据企业与贵州相继签约。华为正在建设产值规模4000亿元、年产1.5亿台智能终端及50万台服务器基地。科大讯飞将投资两亿元,打造智能语音云呼叫产业基地。

贵州的大数据产业已经成为一张闪亮的名片,也成为中国后发地区的一个亮点。截至去年底,贵州省大数据相关企业达到9551家。近期,贵阳朗玛、满帮集团入选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

让大数据真正变成大产业。在实施信息基础设施3年会战里,贵州实现全省行政村光纤宽带和4G网络100%覆盖,互联网出省带宽从2010年的325G增长到2018年的9130G,8年间增长28倍。首批5G试点城市贵阳也设立了移动5G联合创新实验室、联通5G大数据创新研究中心。到2022年,贵州将力争实现5G全面商用。

贵州的高校和科研机构相对较少,曾长期面临着高科技人才流失窘境。然而,这种状况自从2014年发展大数据产业后发生逆转,高端人才特别是信息相关领域人才持续流入。《中国大数据发展报告(2017年)》显示,贵州已经和上海、浙江一起成为全国大数据人才流入意向最高的省份。仅2018年,全省已引进各类高层次大数据骨干人才2000多名,新建大数据及相关业态博士后流动(工作)站5个,引进院士及其人才团队10人,为大数据行动注入强劲动力。

贵州还与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单位共同组建了大数据发展智库,为国家提供产业发展的决策信息。科技进步贡献率在2019年贵州经济增长中占比达到48.6%,初步实现了国家在批准设立大数据综合试验区时要求的“通过3至5年时间探索,有效推动技术创新,发掘数据资源价值,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