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商还需从软环境着手
宋佳 / 商周刊
2019-12-12 10:31:52 | 阅读次数:0

当经济增速和经济总量不再是区域竞争力评价的最重要指标时,打造优良的营商环境成为各地政府着力的重点。

11月15日下午,青岛举行首届民营企业百强榜评比。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再一次对民营企业高调“表白”:“青岛对国企、民企,本地企业、外地企业一视同仁,只要企业有想法,我们就全力给予支持。我们就是要让有本事、有力量、有智慧、有资源的企业有底气地奋勇向前。我们就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发现培育自己的‘华为’。”

纵观全国,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从表面上看是数字上的差距;从更深一层来看,则是营商环境的差距。营商环境的优劣直接影响区域招商引资的多寡和企业经营质量的高低,并对当地的经济发展、财税收入、社会就业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

若想在地区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山东不仅要在招商引资的技巧上下功夫,还要在优化营商环境上出实招。

选择山东的理由

青岛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总裁刘长勇所带领的研发团队,在今年6月刚刚啃下了一块世界级的“硬骨头”:由青岛新松自主研发的重载型移动机器人在世界最大的集装箱中转枢纽港——新加坡港上实现了落地稳定作业。对于港口、机场这些特殊领域的物流作业,物流运输机器人产品常常面临着高温、降雨、大风等恶劣天气的考验,在此场景下对机器人产品的要求更为苛刻。青岛新松作为此次唯一一家中国企业,以过硬的产品实力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持续的研发与创新,是先进制造业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命脉”,这背后需要研发大量的研发基金来支持。这原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然而,刘长勇却心事重重:两年过去了,招商引资时承诺的部分项目奖励资金迟迟不到位成为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巨石。

回想起两年前离开东北在山东“安营扎寨”的决定,刘长勇至今印象深刻:雄厚的制造业基础、过硬的经济实力、诱人的招商引资政策、丰厚的资金补助……和刘长勇一起来山东安家的,还有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的科研骨干人员及家属。2017年10月,青岛新松机器人自动化有限公司成立了。

雄厚的制造业基础是新松集团选择山东的主要理由。长期以来,山东因坚实的制造业基础在全国经济大潮中劈波斩浪,GDP总量稳居全国第三。作为工业和制造业大省,山东几乎拥有全国最雄厚的制造业基础——产业链齐全、长期深耕制造业的优势使其制造业单项冠军数量稳居全国第一,这也是诸多企业选择在山东布局时纳入考量的因素。

只是把企业引进来还远远不够,企业的良性健康发展,离不开良好的营商环境。刘长勇向记者感慨:“相比于山东的营商环境,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山东缺乏的是那些后续支持企业落地发展和良性成长的政策,以及执行政策的力度和灵活度。比起企业发展壮大后的‘锦上添花’,企业更需要的是在初创时期的‘雪中送炭’,这也是帮助企业渡过前三年‘死亡谷’之坎的关键。”

软环境是突破

良好的营商环境如同强大的引力场,吸引资本、招引项目、凝聚企业,是实现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支撑,更是企业间竞争与合作、开拓与发展的平台。经过数十年高速工业化发展,各城市间的硬环境差距已呈现出明显收窄趋势,但软环境差距仍然较大。

一组数据的对比似乎更能说明问题。在《2019年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评价报告》中,青岛和济南分别以73.56分和71.53分的得分挤入“硬环境”单项成绩前十强,与位于榜首的深圳分值仅差4.11分和6.14分。而在“软环境”排行榜上,北京以94.57的分数排名居首。尽管受到空气质量、气候环境、森林覆盖率等自然环境的制约,北京硬环境指数排名并未挤入前十强,但综合了软环境的成绩后,北京以84.63分的成绩位列营商环境指数排名第二位。

软环境的优势带来的成果有目共睹。2018年9月,北京在全国率先出台了改革优化营商环境实施方案,推出了26项改革措施和136条政策清单。政策的“红包雨”持续袭来:2019年3月,北京市27个单位联合制定、形成了“9+N”的政策体系,覆盖开办企业、项目审批、电力获得、缴纳税费等企业全生命周期。这一年来,北京在营商环境改革方面的许多工作呈现大幅提升:进出口许可证一日内审结;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平均用时3.8个工作日;新企业办理时间从原来的24天缩短到了五天……这份软环境的成绩单并非是摇旗呐喊所获,而是敢于创新拼搏所得。

如果将坐标定位至山东,尽管在“硬环境”指标前底气十足,在综合了“软环境”评分后的山东,却无一城市入榜前十强,着实令人唏嘘。这就明确了山东要发力的方向——要想提高营商环境,必须从“软环境”着手。

在2018年底的一次民营企业座谈会上,一位临沂籍的民营企业家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山东在软环境上的差距:“招商就像相亲,第一印象非常重要。但山东仍有部分地方的领导干部习惯居高临下,摆官架子,自然不会设身处地‘想企业家之所想’。”

究其背后的原因,一方面在于思想意识仍未转换到位。“唯上”“唯稳”“唯红头文件”的“权力思维模式”在山东还存在,政策的制定和执行“不接地气”。以滨州市的一家眼镜店的遭遇为例:2016年,该眼镜店拟转型升级为视光诊所,联系相关职能部门办理眼科医疗机构许可证。虽然全国多地已有批准眼科门诊和眼科诊所的先例,但当地职能部门却以国家没有开办眼科诊所的标准为由拒绝审批。

另一方面,山东吸引创业企业和创新人才的文化环境不足,给创业者提供的支持资金也不够。山东大学的博士李明在极光学领域深有研究,研究成果在省内多次获奖。在创业时申请时,拿到手的到扶持资金只有不足30万,这对高科技企业而言来说只是杯水车薪。2018年,李明决定把公司落地到常州,很快便获得600万元的创业支持资金。

深圳经验

“有问题、有意见,可以随时向我反映。大家可以通过我的手机、微信直接和我联系!”11月1日,在深圳的首个“企业家日”上,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在企业家座谈会现场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和微信号,同时公布了秘书的联系方式。

“不需要政府的时候,感觉不到政府的存在;需要政府的时候,政府就在身边。”每当谈起深圳的营商环境时,这句话总是被频频提及。在优化营商环境的“软环境”方面,江浙闽粤等南方省份的转型案例,非常值得山东学习。

公平、诚信、健康的法制化营商环境,意味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要靠真本事。深圳将资源配置交给市场,靠市场选择企业、淘汰企业。目前,深圳世界500强企业有7家,销售过千亿的企业有13家,销售过百亿的企业有60多家。“这些企业不是深圳政府规划和扶持起来的,而是从‘游击队’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它们也是最懂市场的企业。该交给市场的,就让市场去做。政府尽量少干扰企业,给他们专心在市场里搏击创造舒适的空间。”青岛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副主任金花表示。

 山东将如何改善营商环境?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表示,要把“放管服”改革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重大改革举措,深入推进“一次办好”改革,加快流程再造,营造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为企业发展提供“保姆式”服务,当好企业发展的“店小二”。9月25日,山东省司法厅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山东省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意见,这意味着山东为优化营商环境、保护各类市场主体合法权益、激发市场活力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10月30日,山东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重点任务的分工方案的通知》,确定从4个方面实施22项举措,进一步深化“一窗受理·一次办好”改革,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以更有力举措推进政府职能转变,优化山东营商环境。根据部署,山东将继续依法压减省级行政许可事项,3年内压减50%以上。

我们希冀新一轮的优化营商环境的热潮,将为齐鲁大地注入强劲的发展动力,再创山东高质量发展的新辉煌。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回望皮口
2018-03-16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
敬畏
20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