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资本市场的差距
于倢 / 商周刊
2019-12-12 10:05:04 | 阅读次数:0

企业A股上市公司的多少,很大程度体现了一个区域资本市场的发展水平。浙江省省长袁家军曾说过:“以上市论英雄,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浙江省上市公司数量最多的杭州市,经济总量全省第一;上市公司数量在10家以上的县(市、区),个个都是经济强县。

在这个时代,谁拥有更多更优质的上市公司,谁就拥有了更便捷的融资渠道,谁就更容易发展壮大。从默默无闻到世界巨头,资本的助力也是关键要素。这样关键的时期,山东却在不知不觉中落后了。作为GDP全国排名第三的经济大省,山东的A股上市公司数量仅列全国第五,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难以匹配其7万亿的经济体量。

截至2019年上半年,山东共有201家A股上市公司,不仅与GDP排名前两位的广东和江苏差距较大,甚至远不如GDP排名第四的浙江。从地域分布上来看,全省上市公司主要分布在胶东半岛和济南等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其中,烟台上市公司数量高达38家,占山东上市公司总数的近五分之一。青岛上市公司有36家,位居烟台之后。数量排在前5位的烟台、青岛、济南、潍坊、淄博共拥有146家上市公司,占山东总量的七成以上,日照、枣庄、菏泽等地区上市公司数量相对偏少,山东上市公司地域分布明显分化。

受上市公司数量以及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山东各上市公司总资产也存在巨大的分化。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岛上市公司总资产为11234.63亿元,位居16市的首位,占全省的比重为33.35%。济南上市公司以5914.67亿元的总资产位居全省第2位,占比为17.56%。位居第3位的是潍坊上市公司,总资产为4394.28亿元。

综合来看,山东上市公司在数量、融资规模等方面较粤、苏、浙仍存在明显差距:数量不及粤苏浙的一半,市值仅有广东的两成,不到江苏、浙江的一半。广东,20家上市公司市值突破千亿,其中,中国平安的市值高达1.66万亿,比整个山东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还要多,而山东只有排名第一的万华化学和海尔智家市值突破千亿元。在区域竞争中,现实总是这样的残酷,晚一步就可能步步落后,错一招就会满盘皆输。

在过去的几年里,山东经济颓势渐露,增长愈加乏力已是不争的事实。遥望2010年,山东拥有境内上市公司124家,浙江拥有境内上市公司186家。9年后的今天,山东的境内上市公司数量刚突破200大关,而浙江的境内上市公司总数已突破450家,实现了翻番的目标,总数居全国第二位。浙江市值排名第一的海康威视市值达3278亿元,几乎相当于青岛所有上市公司的市值总和。山东市值超过100亿元的上市公司不足50家,而浙江则有107只股票市值超过100亿元。

造成这么大的差距,原因在哪里?

民企融资难

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新旧动能转换动员大会上说过的一句话总结了山东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南方一些省的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向前看”,用创新的思维寻找解决办法;山东的一些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习惯于“向后看”,看有没有成规惯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经验可用。

企业上市需要融资,而在“向后看”的管理思维指导下,金融创新无法在山东落地,导致了山东金融业的不发达。又受到山东传统思想的影响,各类投资机构更青睐央企、国企,这使得民营企业融资上市之路变得更加艰难。

“山东的金融风险是全国最严重的省份之一,去年山东的不良贷款率是全国最高的。”青岛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孙继国说,“民营企业的债权违约主要是由于企业之间互相担保,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一家企业经营不善,会产生多米诺效应,导致多家企业破产。”

从管理制度上来说,山东的民营企业大多是家族企业,没有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再加上民营企业的创始人文化水平较低,对现代金融产品了解不够,融资渠道单一。孙继国说:“很多企业如今依旧采用传统的信贷方式,如高利贷、民间借贷等,而很少从金融市场融资,很容易上当受骗。”

企业融资难致使公司上市困难,同时也导致了民营企业小而不强。九阳股份是山东上市民企中的明星公司,但2019年上半年销售收入只有41.87亿元,净利润4.06亿元,处于较低的水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山东省经济活力下降,上市公司“数量少、市值少”的局面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这其中,既有现实的影响,也有历史的原因。

“大象爬坡”式老路难行

一直以来,山东经济的支柱产业集中在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山东的核心产业以石油、化工、橡胶、纺织等高污染、高能耗、低附加值的传统产业为主。”孙继国说。与山东的产业结构类似,山东上市公司中的国有和集体企业绝大多数是化工、机械、金属非金属与采矿、交通建设等行业,是非常典型的转型迟钝的重资产企业。

截至今年上半年,山东共有37家化工行业上市公司,占山东上市公司总量的接近五分之一,远高于其他行业。机械设备行业的上市公司数量共计22家,位居行业第二位。山东化工、机械设备等传统高耗能行业上市公司数量占比相对偏高,电子、通信等行业上市公司数量相对偏少,山东上市公司行业构成并不合理。

“制造业虽然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但是以传统工业为主的经济形态,企业产品附加值低,员工收入也低。”孙继国说。山东经济素有“大象经济”之称,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约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比重约70%。在高质量发展的新理念下,山东“大象爬坡”式的老路已然难行。

“浙江的上市公司中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占了很大的比重,这些公司多是成长性企业,其中不乏教育、健康等现代服务业与新能源、环保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企业效益比较好。” 孙继国补充,“新兴产业代表的是高科技创新与高知识密集的前沿,也是高附加值的行业载体,更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这些都可以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与活力。而占山东上市公司比重较高的重资产行业,显然不能迎合当前的新经济浪潮,转型升级这方面,山东落在了浙江后面。”

而让山东引以为豪的“农业大省”也并没有撑起一个像样的上市公司。“山东的农业向现代农业发展比较慢,缺乏农场、农业合作社等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孙继国说,“像双汇、旺旺、蒙牛等农业龙头企业山东是没有的,山东虽然是一个农业大省,但是山东的农业‘大而不强’,不能形成一个‘拳头’。”

政府企业协同不足

采访中,孙继国提到,政府对企业的上市培育不够、服务意识不够,这是山东上市公司数量少、市值小的另一个原因。企业上市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地方政府作为企业的属地管辖者,在企业上市过程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对企业来说,上市是企业高效、便捷地获取发展资金,通过并购重组快速扩大规模,提升企业竞争力的好机会。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企业上市也是推动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有力保证。

在这一点上,浙江就是需要学习的对象。2008年金融危机后,曾经引以为荣的“浙江模式”面临出口放缓、成本提升、融资困难等诸多问题。浙江的政府和企业没有悲观消沉,而是团结一心,直面挑战。

“上市是企业最好的转型升级,并购重组是企业最快的转型升级。”浙江省将上市公司作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牛鼻子”。为了完成从“千家万户”到“精兵强将”的蜕变,浙江为民营经济转型规划了一条路径,启动了“个转企、小升规、规改股、股上市”工程。

“上市公司是龙头企业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2017年,浙江省发布了雄心勃勃的“凤凰行动”计划,把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作为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一招。力争到2020年,全省境内外上市公司达到700家,重点拟上市企业300家。按照计划,没有上市公司的区县市五年内必须实现零的突破,实现“县县有上市公司”。

通过浙江的“凤凰行动”我们不难看出,发展经济是政府和企业的合奏曲。反观山东,2015年,山东开始推进规模企业改制工作五年行动计划,巨额的补贴资金带来了较快的推进速度,企业挂牌上市却并没有质的飞跃。直到2016年,山东省出台了直投基金的措施,当年在四板挂牌的企业数超过了历年总和,可是等这项政策结束后,各地企业挂牌的热情骤然降温。政府的反复引导和财政补贴,并没有换来企业拥抱资本市场的热情,很多企业将改制挂牌看作是赚钱的机会,登陆资本市场后,一旦没有融资成功,即刻便退出。即使成功上市也是问题频发,电器企业购买影视公司、铝材企业涉足电商平台……很多上市公司盲从潮流、虚增市值,浪费了利用资本市场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机会。

企业的小富即安、目光短浅,政府的思想落后、被动应付,归根结底是思想僵化惹的祸。企业的发展离不开创新,创新的培育离不开人才。思想观念的扭转需要一个过程,而眼下似乎就是最好的契机。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回望皮口
2018-03-16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
敬畏
20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