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经济为什么迟缓?
尹文丽 / 商周刊
2019-12-11 15:41:45 | 阅读次数:0

1984年春天,距离广东成为全国第一大省还有五六年。山东全省上下创业的激情一如今天这样澎湃,这一年,青岛、烟台被列为首批全国沿海开放城市,海尔、魏桥等大型企业初露峥嵘,引领一时风潮。山东,是全国的领头羊。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回望三十多年的发展,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东一路走来所有的荣光和标签:是全国省份中的“老牌劲旅”,经济结构以传统工业为主;以国有经济占据绝对优势的“群象经济”闻名;没有把握新经济发展窗口期,转型乏力……

但是,山东经济应该有更多侧面,而不只是大、笨重、迟缓,我们也该放下成见,细细斟酌山东的过去与未来。

“群象”背后,是一个山东待解的时代命题。

山东优势产业大多集中在第二产业,传统意味强烈(图 / 新华社)

经济大省的隐忧

一切的变化似乎从十年之前开始。2008年到来的时候,广东的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一位,山东排名第二,江苏位居第三,然而三省相差不大。这一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紧接着,2008年过去了,情势开始发生一点变化。山东在这一年被江苏反超,并且在以后的十年间一直被超越。至2018年,广东的经济总量为9.73万亿元,离10万亿元“一步之遥”。江苏为9.26万亿元,山东为7.65万亿元,山东与江苏的差距变为1.6万亿元,与2009年两省的差距相比,拉大了200多倍,中间还间隔着8万亿元区间这座“大山”,似乎“追赶无望”。

平静的外表下暗流涌动。这十年来,山东的发挥不算出奇,但胜在特别“稳定”,稳定地居于全国第三的位置,可是这种“稳定”往往也意味着不进则退。2019年,排位第四的浙江虽然经济总量还赶不上山东,但财政收入已经超越山东,而山东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远远低于浙江。有人用“标兵远,追兵近”来形容这种状态,可谓精准。

虽然以经济总量来衡量一地的发展水平屡被诟病,但经济总量往往能反映某些区域经济的真相。山东是传统经济大省,底蕴犹在,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初,山东的经济总量一直位居全国第一,但随着新经济形势的到来,山东经济后继乏力的状况频频显现。其中,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活力不足,是山东经济转型的隐忧。

2018年底的一份数据榜单可以清晰地展现山东经济结构与上述三省的显著不同。山东优势产业大多集中在第二产业,且以能源加工型产业为主,在全国名列前茅的有石油加工、有色金属冶炼、化学原料加工等,传统意味强烈;反观广东、浙江,优势产业则集中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和商务服务业等,早已脱离了传统的发展模式,紧跟转型升级的时代潮流。

产业结构的不合理,最突出的表征是在低质量发展上。因为产业结构长期以资源型产业为主,山东的能耗水平、主要污染物排放指标等一直居于全国前列,煤炭消耗更是占到全国的十分之一,但单位能耗对经济的贡献率却很低。单位生产总值对财政的贡献率也显著低于广东、江苏和浙江。

更值得深思的是,在这样一个互联网时代,山东却是互联网经济的“沙漠”,互联网企业不多、不强,在百强榜中只有寥寥几家,且排名靠后,与经济大省的地位十分不相称。

已经有专家这样总结山东的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经济大省“大而不强”,仍旧以资源型、重化型的产业结构为主,传统产业占比过高而新兴产业发展无力,想要突围难度很大。

况且,山东经济结构除了不合理之外,还有不少问题,民营经济发展乏力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

2018年,江苏GDP为9.26万亿元,山东为7.65万亿元,山东与江苏的差距变为1.6万亿元,与2009年两省的差距相比,拉大了200多倍。图为江苏南京苏宁云仓物流基地(图 / 新华社)

民营的困局

时间来到了2014年的6月。这一年,山东青州发生了一起非常普通的民企老总跑路事件。没想到,这个事件却引发了蝴蝶效应。其后,曾为其作担保的多家企业成为被告,陷入互保危机。这不是第一家因为互保而出现问题的民营企业,也不是最后一家。三年后,胜通集团、东辰集团等知名大型企业集团也相继曝出破产重组,多年来悬在山东民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下,互保圈的危机像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直至无法控制,破产了事。

不断地借新还旧和企业互保暴露出的民营企业融资难的危局,只是山东民营经济的冰山一角。人们不由得要问:难道企业非要用这种互保的方式解决资金问题?山东的民营经济到底怎么了?

要问怎么了,先看为什么。多年来,山东以国有经济名扬天下,国企占比高,山东百强企业中,国有经济占比达到了70%,号称“群象经济”,民营经济仿若是国有经济补充般的存在。但其实山东的民营企业并不少,在数量上甚至能与江苏、浙江等并驾齐驱。有经济学家表示,正如大不代表强一样,多也并不说明好,与浙江的“小狗经济”相比,山东的民营经济面临很多困难,关键是支持不够、活力不足,转型难度更大。

2018年春天,伴随着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号角吹响,省委书记刘家义曾说:“从一定角度讲,我们发展的活力不足,很大程度上是民营经济活力不足。”切中时弊。

民营经济一方面有山东经济结构的典型问题,大多集中在资源开采加工、重化工产业、农副产品加工业等,科研创新力不强,涉及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更是极为少见,大多还停留在粗放式发展的阶段;另一方面,山东民营经济的起源与浙江等地有显著不同,大企业较多而中小微企业很少,市场活力不足。山东的大型民营企业大多源自国有经济的改制,浙江的民营经济则完全是市场自发的行为,民众自主创业的氛围更浓厚。这种不同使山东很多的大型民营企业深受国有企业模式的影响,民营企业更像是站在“群象”的影子里。

站在影子里的民营经济在风险来临时十分脆弱,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互保危机,其原因就在于融资难。山东的贷款结构将最大的一块蛋糕分给了国有企业,留给民营企业的少之又少,况且,在如今的考核机制下,出于控制风险的考虑,银行也更愿意贷款给国有企业。

经济下行,环保压力,融资困难,政企间复杂难辨的关系,共同造成了民营企业的困局。

历史性调整的“自救”

经济体量够大,但不够强;发展质量不高;区域之间发展不均衡……这些关于山东经济特点的描述,也同样适用于概括中国经济结构的特点。山东如何改革,将为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提供有益的经验。

从位置来看,山东南接苏浙,西靠河南,北接京津,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但近几年来,“江苏实施产业高端发展、信息化引领等六大行动,推动产业向‘高轻优强’调整优化;浙江实施‘四换三名’工程,打造经济升级版,推动了经济质量和效益提升”,郑州已经成为中部物流中心,京津冀协同发展气势足……错过十年窗口期的山东夹在异军突起的省市之中确实尴尬。想要突围,就只能大刀阔斧,从自身出发,做出历史性调整。

这种调整集中体现在《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实施规划》中,规划提出了2022年、2028年、2035年“三步走”目标。其中,到2022年基本形成新动能主导经济发展的新格局,“四新”(即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经济增加值占比达到30%;到2028年,基本完成这一轮新旧动能转换;到2035年,在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中走在前列。

山东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卫国说:“传统农耕文明和现代商业文明之间要有段距离,需要创造性转化。受儒家文化影响,山东对现代工业文明不重视,官本位思想浓厚,国有经济独大等,曾经在很长时间共存,这导致山东工业数量多,但多而不强。”

经济结构如此,就意味着推倒重来吗?2018年开始,山东多地兴起了向南方省份对标学习的浪潮,与此同时,一个个问题接连抛出:浙江出了阿里巴巴,深圳有华为、腾讯,山东如何出现下一个阿里巴巴?互联网红利期将要过去,留给山东的又有什么?

关于未来道路的诘问振聋发聩,但不能忽略的一个基本事实是:山东的经济结构有自身的局限,也有自己的优点,在过去的十年间,山东按照自己的惯性行走在舒适区内,如今,打破舒适区势在必行,但经济结构的优化调整并不意味着将传统产业统统抛弃,规划发展应更有科学性、前瞻性。如何调整资源型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加快转型;如何让国有经济占据主导的经济模式重振,成为奔腾的“群象”;如何让千百万中小民营企业焕发活力,是一件久久为功的事。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山东应该有自己的道路。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