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有为政府驱动创新发展
冷鲜花 / 商周刊
2019-12-11 15:23:33 | 阅读次数:0

日前,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在“新经济新治理与高质量发展”研讨会上发言时指出,新经济是科技发展和市场竞争的产物,需要有效市场、有为政府的结合才能较好地推动科技发展,抓住新经济的机遇。

这样的观点对于正在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的山东有很好的指导价值。

山东产业结构偏重,有两个70%的特征,即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约70%,重化工业占传统产业比重约70%。也正是基于这样的产业结构现状,2018年1月,国务院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这是全国第一个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区域发展战略。

山东省发改委主任周连华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经过近两年的努力,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已经全面起势,并加速向前迈进。全省新动能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16年的39%提高到2018年的48%,“四新”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由2016年的20.7%提高到2018年的25%左右。今年前三季度,“四新”产业投资占比达到43.1%,以新产业、新产品为代表的工业新动能指标发展壮大,生物药品制造、电子器件制造、智能消费设备制造等新兴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9.5%、8.4%和22.9%。

横向对比其他区域,山东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更加显得刻不容缓。

11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31省份2019年前三季度GDP数据。山东省前三季度GDP首破6万亿,同比增长5.4%。GDP总量上依然稳定在全国第三,但经济增速低于全国0.8个百分点,在全国GDP前十的省份中排名最后一位。而GDP总量排名第四的浙江省增速为6.6%,稳中有进,更具内涵和质量。最近几年,浙江GDP增速领先于山东,经济总量差距在不断缩小。数字不断变化的背后是产业结构的差异在发力:山东主要以重工业为主,钢铁、能源、化工等行业创造的利润不高;而互联网和电商在浙江经济结构中占较大比重,为浙江经济提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所所长金元浦指出,在区域竞争中,不是谁的资源多、谁的国有企业多、谁拥有的政府主导项目多,谁就一定能在发展当中占据完全的优势。山东是我国的文化大省、产业大省、人口大省,曾深刻影响着中国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现在,规模更小、各方面资源并不占优势的浙江,却做出了更大的贡献。

在谈及节点城市如何把握“一带一路”机遇时,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范周曾指出,虽然节点城市在时代机遇和有形资源方面都是独一无二的,但并不是节点城市就一定发展最快,倒是那些不是节点的城市有可能“搭乘便车”把自己发展得更强大。就如同中国的商贸,生产地不见得发展得最好,反而是主打商贸流通的义乌做得最好。发展需要超常思维,把优势变成产业资源。

诚如以上所言,山东并不缺乏资源和时代机遇,需要加强的是将资源和机遇转变为实实在在发展的引擎。

在2019年“读懂中国”广州国际会议平行研讨会上,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马钦·皮亚考斯基有一个很生动的比喻:“经济发展就好像是骑自行车一样,你不踩改革这个轮子,就会停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引擎,一是高水平的公共投资,二是劳动力。在目前这两大引擎都有所疲软的背景下,中国的第三个引擎是什么?马钦·皮亚考斯基认为,是生产力、生产效率。“把既存的生产力、生产效率提高,其中一个途径就是要改善营商环境。”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条例》的公布,标志着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进入新的阶段。全国营商环境改革正在涌现出一批“先头部队”,在智慧化、一体化等程度上已经走得比较超前。

以浙江为例。2016年底,“最多跑一次”改革在浙江首次被提出。通过不断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横扫体制积弊、打破信息孤岛,全力打造最优营商环境,浙江省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正在取得明显成效,改革红利得到充分释放,引得百姓点赞、企业叫好。以“最多跑一次”改革为牵引,浙江正将改革的理念、方法、作风运用到省域治理的各方面、全过程。

浙江的营商环境改革鲜明体现了数字治理及大数据助推的智能化特点。全省加快数字浙江建设,推广应用浙政钉、浙里办,通过打通省级部门800多个信息系统,使一张身份证就能办理335项民生事;各地常态化开展“三服务”,让各级干部深入一线解决企业和群众实际问题,增强发展软实力;大力推广信用浙江建设,通过设立全省一体化公共信用信息平台,为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

山东的营商环境改革,需要切实对标“排头兵”省市,形成智慧化及系统性的突破,以政府的有为来提供服务,更好地驱动创新发展。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回望皮口
2018-03-16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
敬畏
2020-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