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的圈外人
初志伟 / 商周刊
2019-09-04 11:11:44 | 阅读次数:0
科创板无疑是今年资本市场的主角。企业登陆科创板后有望实现鲤鱼跳龙门身价翻百倍,背后的资本亦能满载而归,无疑是一个镀金的好机会。

7月22日,科创板正式迎来首批25家挂牌上市公司。根据Wind数据,截至当天收盘时间,首批25家科创板企业的平均涨幅达到139.55%,总成交额约为485亿元,以收盘价计算的静态市盈率平均为120倍。按此计算,科创板首日就诞生了超120位亿万富豪。而缺席科创板日子就不那么好过。此前热门的生物医药股复旦张江缺席首批科创板受理企业名单,开市后股价大跌10%。A股“创投第一股”鲁信创投明确表示暂未有参股企业冲刺科创板后,公司市值两日蒸发近40亿元。

科创板无疑是今年资本市场的主角。企业登陆科创板后有望实现鲤鱼跳龙门身价翻百倍,背后的资本亦能满载而归,无疑是一个镀金的好机会。

转战科创板

作为一个新的板块,相关制度有着良好的设计初衷。科创板设立了5套上市标准,处于不同成长阶段、拥有不同股权结构的科创企业,都有机会登陆科创板。也就是说,只要符合科创板定位,即使企业尚未盈利、同股不同权也能够在科创板上市。

科创板对于一些成长性极佳且有融资需求的企业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利好。不用再去海外,可以有灵活的门槛选择。从提交招股书开始,美股审核通常需要6个月,港股为8个月,A股进程慢的企业甚至要3-4年,而科创板审核时间不超过3个月,最短只要20天,使得科创板上市成为了一条效率极高的融资方式。科创板肩负着支持优质科创企业发展的重任,是经济增长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支持力量,从中央到地方、从证监会到交易所都非常重视,一些地方还出台了对科创板上市的支持政策。面对这样可以快速提升财富的机会,很多企业自然不会放弃。

北京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曾于2017年5月提交创业板上市申报稿,并在2018年1月收到了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材料,不过随后金山办公一直没有更新预披露。今年4月,金山办公撤销创业板上市申请,5月改为在科创板提交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拟募资20.5亿元。

重庆八戒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猪八戒网)近日已与保荐机构签订辅导协议,拟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猪八戒网进行过4轮融资,估值达110亿元。曾分别于2011年、2014年两次冲击纳斯达克,但是由于未知的原因计划并未成功。目前,猪八戒网回国上市并瞄准了科创板。创始人朱明跃认为,猪八戒网是一个科技创新企业,要借助科创板“给猪插上翅膀”。

几度尝试深交所上市未果,有“非洲手机之王”之称的传音控股转战科创板。7月23日傍晚,上交所同意传音控股首发上市申请。这意味着科创板手机第一股正式出炉。

海尔生物曾于去年10月意图赴港上市,但随着科创板的开闸,海尔生物迅速改道,今年4月转投科创板,仅一个月就完成IPO辅导,堪称神速。在历经六轮问询后,于7月30日通过上市申请。

只要企业在信息披露上没有问题,科创板来者不拒。

高调宣布申报科创板,也可谓是一石二鸟之计:若能成功登陆科创板,就会麻雀变凤凰,身价翻百倍。科创板的明星效应对于公司的融资、市场开拓等都非常有利。若不成,也可以提升自身知名度,让资本注意到自己,从而为未来融资变现提供便利。

巨无霸缺席

从2018年2月28日开始,传出监管层对券商作出指导,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在内的4个行业,如果有“独角兽”企业立即报告,符合相关规定者可以实行IPO即报即审,不用排队。

不少独角兽公司发展到今天都已经具有一定规模、获得了多轮融资,其中一些投资方或有退出预期,独角兽们需要作出是否进行IPO的抉择。

但我们至今没有看到那些响当当的市值超千亿、筹资百亿的巨无霸,在科创板的已受理名单中,许多知名科技独角兽尚不见踪影,比如蚂蚁金服、字节跳动、商汤科技等等。优质独角兽要么南下,要么远走重洋,这又是为什么?

2019年2月21日,《南华早报》报道,相关部门已经联系了字节跳动,希望其在科创板上市。22日早上,字节跳动表示 “消息不实”。

“他们(字节跳动)的上市传闻太多了,(因为)互联网界也只有他们风头十足了。” 某位专注于境内公司在境外上市业务的律师表示。

首批上市的科创板企业为25家,首批募资额为370.18亿元人民币。其中23家公司募资额低于20亿元。2018年10月完成Pre-IPO融资的字节跳动,估值750亿美元,较高估值的字节跳动登陆科创板,显然会一家独大,甚至影响A股的资金流向,容易造成资金上的抽血效应,影响到科创板整体融资局面。由于科创板的一些特殊政策,例如交易日前五天不设涨跌幅,随后才设立20%的涨跌幅,使科创板交易风险较大。市值过高的公司,交易金额很大,不利于分散风险。

今年4月,商汤科技完成6亿美元的C轮融资,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兴起,公司一直备受资本青睐。目前估值超过45亿美元,2019年上涨3倍,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AI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曾有媒体报道,商汤科技计划于2018年尾于香港交易所上市。商汤科技表示,“公司有未来上市计划,但是并无具体时间表。”关于科创板,商汤科技公关经理回复《商周刊》称:“目前还没有上市计划,所以不方便回复更多。”

多次出现在科创板上市热门名单,与商汤科技并称为AI计算机视觉领域“四小龙”的旷视科技,8月25日晚间正式提交其公司首份招股书,启动在港交所上市计划。针对为什么不去科创板的疑问,旷视科技表示,因处于缄默期,目前无法对此回应。业内人士猜测,或与公司国外投资者较多以及港股融资环境相对更宽松等有关。

小的科创公司是有充分的动机争抢首批入场券的。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瞬息万变,这个水池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满了,质地不那么好的公司需要拼力争取属于自己的那瓢水。

头部的科创公司好像又没有那么急,或者不能急。因为超级独角兽们有充裕的现金流,背后的外资股东对于波诡云谲的中国资本市场恐怕也没十足的把握。他们随时可以选择在纽约或香港上市,并且上市计划也不会那么紧迫。

巨无霸独角兽对于现在庙还太小的科创板来说,无疑是一头大象。对于做出“(科创板)只许成功”保证的上证所,将会带来很大压力。

出局者

科创板的五套标准看起来比主板宽松,试点注册制意味着科创板将远比主板包容,但这并不表示科创板什么公司都能上。科创板提出了七大战略新兴产业,这七大行业虽然看起来宽泛,但也不是如很多企业所想可以随便靠。很多公司努力将自己包装成一家科技公司,但骨子里可能还是一家传统的企业,因而投资者也面临将其对标成科技公司,还是定义为传统企业的估值压力。

科创板的第一批上市公司出炉之后,第一批出局公司也逐渐浮现。

至少有10家新三板企业表示希望在科创板上市。但这10家企业当中,仅有江苏北人一家目前的申请获得受理。江苏北人是新三板的代表,主营焊接机器人领域,属于大家认可的“硬科技”。但江苏北人科创板之路跌宕起伏,由于研发费用占比3.07%,被质疑含“科”量低,最终发行中止。

虽然科创板放宽了条件,给予了科创企业极高的包容性,但并不意味着没有上市门槛。

7月23日,先是原定与传音控股一同上会审议的晶丰明源被取消审核,上市委给出的原因是其“出现涉诉事项”。随后,另一家申报公司和舰芯片被终止审核,原因是和舰芯片在科创板的问询之下,主动撤回了申请材料。再加上7月被终止审核的木瓜移动和诺达康,目前已经有4家公司登陆科创板遇挫。

科创板自开放申报以来,体现出A股过去难以想象的包容性。申报名单中有VIE结构、同股不同权的企业,有连年亏损的企业,甚至还出现了没有营业收入的企业。科创板实行注册制,理论上能够满足科创板设定门槛的企业都能够上市。监管层只以问询的方式,让申报企业充分信息披露。但显然这并不意味着任何企业都能够登陆科创板。科创板的问询这一关,绝不是好过的。

“问询是非常重要的机制,企业招股书中会存在一些导向,可能只将自己的特长显现了出来,却隐藏了自身的问题。”《浪潮之巅》作者吴军博士解释,“问询将企业问题挖出来后,更加全面地展现了企业的情况,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风险管理机制。”

4月10日,曾于港交所上市的华熙生物科技科创板IPO申请获得受理。虽然华熙生物在招股书中宣称多项技术国际领先,但其最近几年的研发投入并不高。科创板首批25家企业研发支出平均11.31%,而华熙生物不足5%,核心技术系花45万元收购。上交所非常关注华熙生物的核心技术来源情况,多次要求华熙生物对核心技术来源予以说明。

晶丰明源在主板IPO申请被否、核心问题未根本解决之际,快速转换赛道“带病”闯关科创板,再次因涉及专利诉讼而被取消上市审核,监管层对申请科创板上市企业信息披露的充分性要求之严由此可见一斑。

和舰芯片是一家晶圆厂,也就是芯片代工厂。其母公司联华电子是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台湾晶圆巨头企业,在全球芯片代工市场占有率达到9%,位列世界第三。联华电子公告称,和舰芯片申请于上交所上市一案,经保荐机构长江证券与主管机构多轮审核问询,对于和舰芯片申请于上交所上市事宜无法取得各方共识,保荐机构建议公司及和舰芯片撤回和舰芯片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联华电子拟同意该建议,中止和舰芯片的上市申请。7月23日,和舰芯片果然撤回了上市申请。

集成电路行业是科创板重点关照的行业,科创板开放申报后,和舰芯片即是第一批申报的企业之一。不过,和舰芯片在审核中却显得问题重重。首先是亏损问题,和舰芯片在2016年至2018年累计亏损50多亿元。科创板允许亏损企业上市,但并不代表不关注“持续盈利能力”。在和舰芯片的三轮问询中,上交所问了三遍这一问题。另一个被问了三遍的问题,是和舰芯片对母公司联华电子的依赖问题,这涉及到难以厘清的同业竞争、技术授权问题,还有对子公司的控制权问题。

对于很多亏损企业申报科创板,一位投资人认为,“绝不是说上不了主板的企业就可以来科创板了,科创板的门槛绝对不低的。

7月4日,经过上交所两轮问询的北京木瓜移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动撤回发行上市申请。4天后,上交所同意了木瓜移动撤单申请,这也成为了科创板首个终止审核的企业。

作为一家大数据出海营销服务商,木瓜移动自申报科创板第一天起便屡遭市场质疑。在两轮问询中,上交所对公司核心技术先进性、业务实质与业务模式、供应商依赖风险及相关重要信息披露等四方面予以重点关注。上交所的质疑可以用严厉来形容,直指木瓜移动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准确性存在问题。

“木瓜移动撤单,说明科创板的问询还是比较严苛的,这是一个好事,后期整个市场会更加健全。”上海新兰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金融研究员钱俭虎称。

木瓜移动董秘赵巨涛表示“撤回上市材料是公司股东及投资人有其他考虑,对此不便作过多评价。”

7月24日,仅经历一轮问询回复的药学研发企业诺康达终止了自己的科创板之旅。一天后,公司总经理陶秀梅给出了原因,“招股说明书比较失败,时间比较紧,招股说明书写的比较粗糙。” 外界普遍猜测,诺康达撤回材料或许与保荐机构德邦证券被现场督导检查发现重大问题疑似造假有关。

科创板属性不够,同业竞争不解决,数据造假、招股说明书粗糙等让3家公司折戟沉沙。此外,科创板目前还有多家申报企业被中止审核。小米生态链企业九号机器人从5月中止审核至今,原因是需补充一期财务报告。7月17日,特宝生物、白山科技、赛伦生物三家公司同时中止审核,原因未披露。当然中止审核并不意味着科创板梦碎。7月24日,晶丰明源表态会按照交易所要求,继续正常推进科创板上市工作,进一步做好后续申报工作。

科创板虽然对企业上市的条件中没有盈利要求,但上市后若净利润为负且营收低于1亿元(对研发型上市公司上市第四年开始适用本规则),则会被给予退市风险警示。

看似“条件较为宽松”的科创板下,企业面临着严谨而透明的考验。科创板设置了更为严格的退市机制,一旦上市企业触及终止上市标准,股票直接终止上市,不再适用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等程序,并且企业从被实施风险警示到最终退市的时间也从原先的四年缩短至了两年。

8月23日,在科创板开市一个月后,为落实科创板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注册制试点改革要求,证监会发布《科创板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特别规定》。同日,上交所发布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审核规则(征求意见稿)》,向市场公开征求意见。

8月26日周一科创板早盘,28只个股几乎全部飘红。周一A股股市受全球环境影响而震荡的情况下,科创板显然享受到了足够的政策红利。

(本刊实习记者初志伟据投资者网、投中网、36氪、锌财经等综合整理)

热门新闻 | hot news
向新而行
2018-08-28
策划测试
2018-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