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智库 | 后峰会时代的国际城市建设
admin / 商周刊
2018-06-26 16:53:34 | 阅读次数:0
后峰会时代建设国际城市,让峰会效应持久红利国际城市,需要对新时期什么是国际城市、国际城市当前的态势及未来趋势进行深入研究。

后峰会时代建设国际城市,让峰会效应持久红利国际城市,需要对新时期什么是国际城市、国际城市当前的态势及未来趋势进行深入研究。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上合发展“五观”“六个一致”等,都为下一步国际关系理论指明方向,为致力于全球治理创新提出中国方案和中国贡献。青岛生于开放,长于开放,大于开放,强于开放。10年前是赛会型国际城市,10年后又成为峰会型国际城市,这是百年机遇,要借此实现城市跨越性发展。后峰会时代建设国际城市,让峰会效应持久红利国际城市,需要对新时期什么是国际城市、国际城市当前的态势及未来趋势进行深入研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好把握国际城市建设的关键、以国际水准的城市管理支撑和服务国际城市建设。


东京依托都市魅力和产业实力,传播东京传统与现代相互交织的人文特色 (图/新华社)

 

何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城市

现代意义的国际城市,即指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劳动分工国际化、国际贸易全球化、世界经济一体化和全球信息化过程中形成的在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具有世界性或区域性控制和影响力的国际化大都市,是全球经济系统的中枢或组织节点,是国际资本、技术、人才、信息以及文化集聚或输出的中心,是全球化在空间上的一个节点,是城市发展的最高形态。

国际城市的本质特征是拥有全球经济控制能力,其特征大体表现为以下方面:一个节点:国际城市是全球经济系统的中枢或世界城市网络体系中的组织结点;两个功能:对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具有控制力与影响力,主要表现为对全球战略性资源、战略性产业和战略性通道具有一定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再分配的把控权、主动权;三个体现:雄厚的经济实力,一般是全球或区域性的经济中心,经济实力十分雄厚;巨大的国际高端资源流量与交易,各种商务服务高度集中,国际商业活动高度活跃,是资本、技术、信息、人才等高端要素全球性流动的集聚与输出中心;城市基础设施高度现代化,拥有国际化海港、铁路、航空以及高速公路网,交通高度便捷,城市管理精细化、智能化水平较高,是全球性或区域性的交通枢纽和信息中心。

 

顺应六大趋势,赢领后峰会时代国际城市建设

推进经济发展由资本枢纽向国际资本、创新双枢纽升级的国际趋势。随着经济发展动力越来越依赖资本、创新双驱动,国际城市更加注重资本配置力和创新驱动能力的双提升。比如纽约、东京、伦敦等知名国际城市已经兼具了全球金融商务服务和国际创新配置双重功能,是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中心和创新中心。上海提出“十三五”时期要“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基本建成国际金融、贸易、航运、经济“四个中心”。深圳未来五年奋斗目标也由“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先进城市”升级为“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顺应社会发展由单一流入向多元包容、双向流动升级的国际趋势。一个成熟的国际城市,强调多元经济、多元社会、多元文化、多元企业的共存、共生、共享、共荣,体现多元均衡、公正公平、富有活力、安全稳定的包容性理念。机会平等、能上能下、能进能出的人口流动渠道畅通,人才进出机制健全,是多元包容的国际人才中心。能够成功吸引并完全接纳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龄结构的群体长期在这座城市生活、工作。经常承担国际性的知名会议会展,是信息思想的国际交流中心。比如《大伦敦发展战略规划》中提出增强社会包容性,处理好掠夺和歧视问题。《东京10年发展规划》中提出,要创造一个有能力的个人可以追求他们雄心的社会。深圳塑造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也体现出了强大的开放性、包容性的文化烙印。

顺应文化发展由搭台配角向特色鲜明、开放共鸣升级的国际趋势。文化不再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功能角色,已经成为带动城市发展转型升级的支柱性产业,成为彰显城市鲜明特色的品牌优势,成为体现城市发展本质的主要识别和特有符号,成为凝聚共识、引发共鸣的重要载体。比如《东京10年发展规划》中提出要通过文化和产业提升东京的形象,塑造东京文化的世界魅力。作为享誉全球的动漫之城,东京的动漫、影音和节庆已经成为文化创意产业和城市文化的重要内容,在推动城市现代转型发展、活跃城市文化氛围、拉动城市经济增长和塑造城市文化形象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维也纳是举世闻名的音乐之都,音乐不仅成就了维也纳文化品牌,更极大推动了文化和相关产业发展,影响了城市规划建设和城市风貌。

顺应城市治理由服务于发展向服务于市民幸福升级的国际趋势。国际城市的社会治理是一个多方协同的善政体系,政府与社会各界的合作机制健全,社区组织和社会组织发达。社会各阶层沟通协商渠道畅通、机制健全,能够良性互动。作为世界级宜居城市的悉尼,在2030年规划中提出要服务于市民幸福,不断提高宜居程度。纽约2030年规划中提出要为市民提供一个更加便利、美丽、健康、平等的纽约,体现出了城市治理的市民幸福导向。维也纳提出“2050年智能能源计划”和“2020年智能交通计划”,致力于打造节能减碳、土地合理利用、交通畅顺的欧洲领先智能城市。

顺应生态环境由生产的可持续向全面绿色低碳升级的趋势。发展理念更加强调以人为本、可持续发展,由原来的只关注城市自身的清洁卫生、生产领域的可持续,提升到了城市生产、生活等方方面面的生态环保、绿色低碳,以及引领全球可持续发展的责任,实现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共融”发展,是生态优良的国际宜居中心。比如悉尼强调“绿色”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首要主题,体现在绿色的环境、产业、基础设施、生态系统上。东京提出建设世界上最先进的低碳城市,成为全球环境负荷最低的城市。《更绿色、更美好的纽约》规划中提出纽约要建成21世纪第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城市。

顺应城市空间由外延“摊大饼式”扩张向多中心、紧凑型升级的国际趋势。城市划出若干功能组团,组团内部开发混合、结构紧凑、功能健全,各组团之间通过公共交通系统进行连接,保证了生产和生活的整体性和有效联系,从而形成既分工协作又相互依存的城市区域体系。在城市与外界联系上,具有便捷、通达的立体交通物流网络。比如旧金山就是分工协作、经济高度一体化的典范,从旧金山向南到圣何塞之间的“硅谷”是著名的高科技中心,海湾东部的奥克兰和里士满是船舶制造业、机械加工业和航天业基地,伯克利和圣马特奥是著名的大学城,旧金山是金融和服务业中心。

 

后峰会时代要建设六大特性的国际城市

建设具有国际性、主导性的城市。中国需要一批在国际上有影响力、承担国际职能的城市,代表城市参与国际竞争。峰会城市要持续实现城市跨越性发展,真正做到在中国、在世界上有影响力必须提升其话语权,使其成为在某方面权威性首选的治理机制或平台。如伦敦自我定位为国际城市、欧洲的领袖城市、国家首都、大都市区——区域间协作的中心,愿景目标是发展为一个典范的、可持续的国际城市。

建设具有生活性、宜居性的城市。绿色、生态、低碳成为大都市重要的规划目标。“纽约2030规划”提出消除人口增长、基础设施老化、环境污染、气候变暖的威胁,扩展纽约过去30年所积累的财富,建设更绿、更美好的纽约。首尔则计划实现全面的绿色创新,覆盖范围从建筑、城市交通到日常生活,力争到2030年形成世界领先的绿色竞争力。

建设具有包容性、公平性的城市。伦敦就促进社会融合作出规划,重点解决贫困和歧视,使所有伦敦人有机会分享伦敦未来的成功。里约热内卢希望成为巴西东南地区人类发展指数增长最快、不平等现象减少幅度最大的城市,成为失业率最低、职工平均收入最高的城市。

建设具有便捷性、联通性的城市。东京开发建设3条环线道路来解决交通堵塞问题,充分利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打造舒适便捷的城市生活环境。

建设具有人文性、活力性的城市。东京依托都市魅力和产业实力,传播东京传统与现代相互交织的人文特色。还提出与东亚各城市携手合作,加快产业领域的技术革新、传播和提供先进的环境政策、增进文艺体育等国际交流、构建青少年和体育活动的良性联系,实现活力发展。

建设创新性、智力性的城市。法兰克福大力发展生物技术、金融服务、通信技术和新媒体以及复杂的贸易、物流和交通管理等,力争成为崛起的创新经济中心。 

(作者现任职于青岛市委党校,系中国第三产业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专委会秘书长)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