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硅谷与青岛的比较
特邀撰稿 曹峰 / 商周刊
2019-04-08 00:00:00 | 阅读次数:0
硅谷企业是头脑经济,最宝贵的财富是有才华的员工。

硅谷企业是头脑经济,最宝贵的财富是有才华的员工。

 

硅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旧金山湾区南部,位于圣塔克拉拉谷地,它不是一个行政区划单位,而是世界上有名的高新科技园区。硅谷成功以后,世界很多国家和地区相继建立起自己的高科技产业园,以期望复制硅谷的成功模式,如印度的班加罗尔软件科技园,中国的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台湾的新竹科技园等。

硅谷的成功得益于特殊的天时、地利、人和。它崛起于20世纪50年代,在此之前,这里还是一块以盛产樱桃、橘子为主的农耕用地。1951年,斯坦福大学拿出1000英亩土地建立了斯坦福科技园,为硅谷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冷战时期美国对军用科技产品的需求为硅谷的发展提供了机遇,使这里逐渐成为美国国防部电子产品的供应基地,以二氧化硅为主要原料的半导体产业在硅谷逐渐形成。不管是20世纪60年代的半导体材料、70年代的计算机技术、80年代的软件业、90年代以来的互联网还是其他如生物科技及新能源等技术,硅谷一直在引领世界科技的进步,并带动着科技产业形态和产业链的变革。目前,全美100家大的科技公司中,有30几家总部设在硅谷,如惠普、苹果、谷歌、思科、英特尔、雅虎、甲骨文、优步、Airbnb、eBay、Facebook等,硅谷已经成为全球科技发展进步的引擎、产业创新的先驱以及科技创新的代名词。其科技创新产生的效应不仅有力支撑了美国经济的增长,对全球的科技发展也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硅谷成功的原因

硅谷,长30英里、宽10英里,地理环境优越,它东西两面受大山的阻隔,没有飓风等美国常见的气象灾害。又靠近太平洋,毗邻旧金山湾,属于典型的地中海式气候,冬暖夏凉,四季如春。除气候之外,硅谷园区绿树成荫,土地开阔,企业楼宇分散点缀其间,整个硅谷就像一座美丽的大花园,环境优雅宁静且充满了科技创新的氛围。硅谷基础设施完善,交通四通八达,有多条主干道与周边地区相连。湾区主干道101国道南北纵穿硅谷,州际280、680、880公路东西横跨硅谷,5座跨海大桥与旧金山市区相通。

硅谷拥有众多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他们为硅谷营造了浓厚的学术氛围,提供了优质的科研成果。坐落在硅谷的高校有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圣塔克拉拉大学、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圣何塞州立大学等综合院校,以及几十所专科、技工学校和上百所私立专业学校,它们为硅谷培养出大量高水平人才。在这些院校中,斯坦福和伯克利对硅谷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据统计,有超过7000家科技公司是由这两所学校的老师和毕业的学生创立的。除高校外,许多世界知名的科研机构也聚在这里,包括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帮助研制了美国第一颗原子弹)、能源部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斯坦福线型加速器中心、农业部西部地区研究中心五个国家实验室,一些企业的高级研发中心如洛克希德研究中心、IBM研发中心等也坐落在此。这些研发中心研发出各类应用性较强的高新技术,为硅谷提供了丰富的科技资源和技术基础。

图为能源部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 (图片源自网络)

 

在硅谷形成发展中,政府也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美国政府的军事订单,成就了硅谷的早期发展,硅谷的许多技术也是军转民应用的典范。1958年到1974年,美国政府向硅谷投入10亿美元用于半导体相关产品的开发。1993年至2004年,硅谷获得了136亿美元的联邦研发经费,其中国防部拨给硅谷的研发经费超过50%。政府的资金支持一直伴随着硅谷的发展,可以说政府是硅谷发展初期最早的风险投资者,充足的资金提供了硅谷早期开展电子技术研究所需经费,支持了硅谷关键技术的研究,从而把硅谷推向世界电子行业发展的领先水平。而后期的政府资金投入,又进一步推动了硅谷走向更大的繁荣。

硅谷人才密度堪称世界之最,在狭小的地域内,有50多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7000多名博士,几十万名优秀工程师。除了技术人才之外,硅谷还有成千上万的创业者。这些众多人才来自全美国乃至世界各地,外来人才的引入伴随着硅谷的整个发展史。各类人才的到来,带来不同的文化背景,互相交流碰撞出新的思想火花,产生新奇的创意。据统计,硅谷人口中36.7%的人不是在美国出生的,理工科背景从业人员中有60%以上是在国外出生的。在硅谷工作的外来人口中,以中国人和印度人居多,来自中国和印度的工程师,已经占据了硅谷中25%以上的企业领导岗位。华裔和印度裔创办的高技术企业占到美国硅谷企业总数的23%。

世界有很多国家和地区模仿硅谷模式建立了不少新兴科技园区,硅谷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主要原因是它有很难被复制的特殊之处,这就是独特的创新创业文化。硅谷的冒险精神最早可以追溯到西部淘金热时期,1848年,加州萨克拉门托附近的河谷中发现了黄金,到了次年,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冒险者,怀揣着一夜暴富的梦想,不远万里涌到加州来淘金。冒险和不怕吃苦的精神,使一些人从淘金中得到巨大收益,冒险精神被保留在这片土地上。硅谷兴起后,这里又成为一片创新创业热土,人们为了他们的创业梦想或创富梦想而来,新技术不断被发扬传播,新企业不断被创建。

这里还有允许失败的文化,硅谷人认为创业失败并不可耻。在硅谷,人们常说:It is ok to fail(失败又何妨),还有一句名言是“失败后还有明天”,这种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文化理念,深植于一代代硅谷创业精英的心中。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让不适合市场发展的企业淘汰出局,但创业者们可以在失败中总结经验,挖掘新的商机,败而再战。正是由于硅谷这种宽容失败的特有文化环境,激励着创业精英们失败之后重整旗鼓,最终取得成功。

硅谷还是世界上“跳槽率”最高的地区,公司对员工的跳槽行为持宽容态度。政府不允许企业让员工签署敬业协议,员工可以在企业间进行无障碍地流动。硅谷公司对员工离职开办公司持包容态度,如果觉得有价值,会主动投资离职员工所开办的公司。最著名的例子是仙童半导体公司的“八大叛徒”。1955年,“晶体管之父”肖克利博士,离开贝尔实验室返回故乡圣克拉拉,创建了“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第二年,他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以诺依斯为首的八位年轻科学家仰慕肖克利的大名,从美国东部陆续来到硅谷,加盟肖克利实验室。由于和肖克利在管理上发生了严重冲突,八人集体辞职,被肖克利斥为“八大叛徒”。辞职后,八个人于1957年创办了仙童半导体公司,仙童公司起初主要生产晶体管,后来发明了集成电路,为电脑的发明奠定了技术基础。硅谷后期创立的很多公司都是从仙童公司分化出来的,这包括著名的英特尔公司、AMD公司等。

在硅谷公司内部,老板、管理人员与普通员工之间几乎没有等级观念,互相之间可以直呼其名。有好的创意,员工可以随时向老板直接建言。一些成熟的公司和成功的企业家会拿出一定精力对创业公司给予扶持和帮助。创业大师史蒂夫·布兰克就曾说过:“我已经足够成功了,也不需要再继续工作。退休之后,我只想帮助年轻创业者,传承硅谷的创业文化。”他退休之后在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等知名学府都开设过创业课程,影响了硅谷的一批批创业者。

硅谷企业是头脑经济,最宝贵的财富是有才华的员工。企业的经营收入往往不是被企业经营者们独享,员工也不是单纯以打工者的身份在企业工作,企业通过股票期权、员工持股等政策让员工能够分享到企业的经营收益。这也是硅谷企业长期以来重视吸纳人才、留住人才而慢慢形成的园区文化。这种财富共享的文化,让企业招聘来的高级管理人才、科研技术人才在企业更有归属感,有与企业共发展的责任感。企业的财富共享制度让员工利益与企业的利益紧密结合起来,人才与企业同成长、共繁荣。

美国是世界上风险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占世界风险投资的一半以上。美国50%的风险投资基金都集中在硅谷,目前在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就有200多家。硅谷企业投资资金来源渠道多样,既有政府直接出资和大公司的风险基金,也有金融机构贷款和个人资本、外国公民投资、养老保险基金等。据统计,硅谷80%以上的投资资金来源于独立资金和天使投资。硅谷的风险投资起步于20世纪60年代以后,在这之前企业用于研发运作的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和军方投资。20世纪70、80年代美国政府连续出台了鼓励风险投资和对中小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这促进了风险投资的进一步发展。2010年,美国风险投资基金规模达到245亿美元。著名的英特尔、苹果、升阳、思科等公司都曾得益于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正如其名,有很高的投资失败的风险性,平均大约有九成的风险投资是不成功的。但一旦投资成功,回报可能是十倍、百倍甚至更高。

硅谷人才密度堪称世界之最,在狭小的地域内,有50多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7000多名博士,几十万名优秀工程师(图片源自网络)

 

青岛与美国硅谷的比较

青岛和硅谷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地理气候相似,从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上讲,硅谷属地中海式气候,全年温度适宜,空气湿润,冬暖夏凉。青岛地处北温带季风区,临海又拥湾,兼备季风气候与海洋气候特点,宜人的气候,优美的城市环境,让这里成为国内著名的旅游、休闲、度假的胜地,青岛市多次被评为最宜居城市。青岛还是中国长江以北唯一国际互联网登陆地,具有发展互联网经济的先天优势。

科研机构和人才背景相似。从学术环境上讲,硅谷的崛起依赖于园区的斯坦福大学等几所大学和科研机构,大学和园区的科研机构共同构造出园区良好的学术环境,硅谷园区的大学和科研机构是推动其科技进步的原动力。而青岛也拥有发展高新技术特别是海洋科技的优良条件。青岛拥有中国海洋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山东大学青岛校区、青岛大学、山东科技大学等26所高等院校。青岛承担了“十五”规划以来国家“863”“973”计划中55%和91%的海洋科研项目,荣获的国家海洋创新成果奖占全国50%以上。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国家水下考古基地、国家深潜基地、中国海洋咨询中心、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等多个技术研发基地已经落户青岛。青岛还拥有7家国家级海洋科教机构,1个国家级、17个省部级海洋类重点实验室,22艘海洋调查船,9个海洋观测站及10个海洋数据库。众多的海洋科研机构和园区院校为青岛发展蓝色经济注入丰富的科技资源,同时数量庞大的各类海洋专业技术人才为海洋科研产业注入了丰富的人力资源。从学术资源匹配上,青岛发展海洋科技建设、科技创新城,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

再是军民融合背景相似。硅谷附近有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的泊锚地,有参与第一个原子弹研制的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军民融合一直是硅谷的特色。硅谷的标志晶体管的发展一直受到美国军方的资助,1958年美国政府决定将其民兵式导弹的全部真空管换成晶体管,使晶体管的需求增加了一倍。集成电路最早的用户也多来源于军方,美国政府对斯坦福大学集成电路研究中心给予资金支持,并强制在民兵式二号导弹、阿波罗计划和弹道导弹预警系统中采用集成电路。在电路芯片的采购上,20世纪50至60年代期间,仅美国国防部就采购了硅谷40%的芯片。现在风靡全球的互联网,最早也是美国军方研究开发的。美国政府和军需是硅谷早期产品的主要市场,后来这些技术相继被民用,应用在与我们生活紧密相关的各类产品中,如收音机、电脑、移动通讯设备、电子播放设备、互联网等。而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的古镇口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也为军民融合开创了新的路径。

青岛和硅谷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并不完全雷同,青岛科技创新城有着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国家优势。青岛科技创新城的建设可以学习借鉴硅谷的成功模式,同时发挥自身优势,因地制宜,有的放矢,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政策、资金、人才保障的同时,更加注重园区文化建设,在软硬件建设上多处着力,推动青岛科技创新城真正成为中国的硅谷。

(作者单位系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