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深圳的理由
宋佳 / 商周刊
2019-05-14 00:00:00 | 阅读次数:0
“深圳像是一把火,重燃了激情和希望。”

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带有引导和激励性质的政策支持,以及好山好水好风光的自然环境,是留住企业和人才的关键因素。

在刚刚过去的3月,25岁的Lara终于成为“逃离北上广”大军中的一员。

近年来,“逃离北上广”似乎成为年轻人引领的一场时尚风潮:饱受“大城市病”困扰的他们发出了振聋发聩的时代心声:实现经济与人格的独立与自由,却不料被猝不及防的高房价和“996”工作制的快节奏闪到了腰。

他们中的许多人并没有选择去过“处处有田园,日日唱山歌”的玩味生活,反而选择扎根与北上广同处第一梯队的创新之城——深圳。

为什么是深圳?

 

包容力:来了就是深圳人

“深圳像是一把火,重燃了激情和希望。”几经折腾的90后创客Lara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比起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和自由的思考空间,有利的政策保障和舒适的营商环境,对于这群创业逐梦者而言有着更加非凡的意义。

Lara口中的“激情与希望”并非是空穴来风。这座为创新而设的特区,40年的崛起与腾飞为中国乃至世界提供了一个多元文化碰撞与发展的融合样本:从以往传统的“三来一补”,到每万人拥有近90件发明专利,深圳的创新力量愈发显著。

一座城市的包容力,首先体现在对提高创新力的重视程度上。在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看来,深圳的创新模式并非是一蹴而就的。“十年前,我们更多地专注于‘E’(Engineering,工程)。此后,我们逐渐转入‘T’(Technology,科技),关注核心关键技术。而现在,我们进入‘S’(Science,科学)领域。我认为从‘E’‘T’再到‘S’就是深圳模式,这是一座城市不断向源头技术进发、不断提高自身创新力的表现。

对创新人才的接纳程度,也是检验城市包容力的一项关键指标。“在培育创客和初创企业方面,深圳市将一次性初创企业补贴标准从5000元提高至1万元;将进一步扩大自主创业人员对象范围,将本市普通高校、职业学校、技工院校毕业学年学生扩大至全部在校学生;将初创企业创业带动就业补贴范围从户籍人员扩大至所有就业人员;将市外应届高校毕业生纳入本市小微企业(含社会组织)招用高校毕业生社保补贴范围,期限从1年延长至2年……”在今年年初出台的《深圳市进一步促进就业若干措施》中推出的一揽子创新举措,对于扩大就业规模,提高就业质量,营造良好的就业创业环境意义深远。自由舒适的创新氛围,待人优厚政策福利,宜人的环境使人心旷神怡。面对新一轮的人才争夺战,深圳没有怯场。

Lara的扎根只是深圳城市魅力辐射下的一个缩影。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又有62万人扎根于此。这片多元文化融合的活力之城,诞生了华为、平安、腾讯、比亚迪等行业巨擘,也孕育了大疆、全棉时代、大地影院等“独角兽”新秀。这里不仅是世界级企业的家园,更是创业公司的摇篮。谁又会得知,今日Lara手中的一纸创业计划书,未尝不是明日的大疆和华为呢?

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11月,是目前中国最大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之一(图 / 新华社)

 

 

吸引力:营商环境是首功之臣

扎根深圳的不仅仅是数以百万计的“Lara们”,国内的大企业也纷纷将企业总部落户深圳。

2017年8月,恒大集团总部正式从广州搬迁至深圳;2018年6月,新华联集团南方总部正式落户深圳;2019年4月,物美控股集团多点公司总部、物美南方总部、百安居南方总部落户深圳……《深圳上市公司发展报告(2018)》指出,截至2017年年底,深圳有367家境内外上市公司。报告认为,如果将深圳的上市公司整体视为一个“经济体”,这一“经济体”2017年生产总值相当于深圳市地方生产总值的59.6%。

营商环境不仅关乎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还关乎着城市的吸引力和国际竞争力。在业内专家看来,企业设立和搬迁企业总部的决策,除了建立在市场因素之上的考量,还离不开城市综合实力和地方政府为此所做的努力。超级总部基地的设立是城市在全球经济产业链条中最终极地位的典型代表,是未来深圳发展成为世界城市的一个功能中心,深圳市政府在总部经济的政策扶持方面可谓不遗余力。

2008年1月,深圳下发了《关于加快总部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积极引进国内外大型企业来深设立总部或地区总部,吹响了大力发展总部经济的集结号。2012年8月出台的《深圳市鼓励总部企业发展暂行办法》提出,新设立的或由原注册地迁入的,符合一定条件经认定为总部企业,直接给予经济鼓励,还对总部企业提供自用办公用房补贴、通过对大型企业提供便利直通车服务,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总部企业的信贷投放等,为总部企业营造良好的投资发展环境。截至目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南方总部、IBM全球采购中心、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沃尔玛中国总部、UPS、亚太航空转运中心等跨国公司均在深圳设立地区总部。

对于正处在成长期的民营企业,深圳也抛出了橄榄枝:出台抵税政策,为企业“做减法”。据深圳市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深圳2018年全年为企业减负超过1400亿元,民营经济增长值增长10%。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最近几年,深圳的金融发展、存款总量,以及地产的发展速度,在全国都是一直保持遥遥领先的状态,越来越多的企业深深地感受到深圳这座城市的感召力和吸引力。

“小政府大市场”的市场环境,也为民营企业提供了灵活的发展空间。据悉,深圳市行政服务大厅打造亲商便民的政务服务“旗舰店”,率先提出首席代表服务团、“一对一”全链条精准服务;在深化商事登记改革上,推出“三十证合一”;在提升行政审批效率上出硬招,实行“深圳90”改革,发布首批100个“不见面审批”服务事项清单……以“店小二精神”做好“五星级服务”,不断深化“放管服”改革,为企业带来公平办事、高效服务和过程顺畅的办事体验。

华为总裁任正非表示,正是因为深圳良好的法制化、市场化环境为华为的成长提供了良好的支撑,华为在深圳的根越扎越深,其背后,良好的营商环境是首功之臣。

 

凝聚力:在这里链接世界

宽松、自由的创作环境,带有引导和激励性质的政策支持,以及好山好水好风光的自然环境,是留住企业和人才的关键因素。今年2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粤港澳三地打破壁垒、跨界融合步入崭新阶段。自此,中国正式迎来了大湾区时代,这座创新之城也将迎来一片新蓝海。

根据美国学者莫克尔斯提出的大城市现代化的标准,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3000美元,农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在12%以下,第三产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在45%以上,医生人均服务人口在100人以下,城市化水平在50%以上,平均寿命在70岁以上等,粤港澳大湾区的11个城市基本都达到了现代化城市的门槛值。粤港澳地区的11大城市在经济上取得更进一步的融合发展,需要一个发挥“纽扣”作用的城市将其串联起来,这个“纽扣”城市,正是深圳。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也持相同观点。他认为,在粤港澳大湾区囊括的11个城市中,最重要的是香港、澳门、广州和深圳这四个中心城市。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中特别重要的一个城市,它不仅仅是四个中心城市之一,它还是粤港澳大湾区综合实力和竞争力特别突出的一个城市。

在他看来,深圳在大湾区建设中发挥核心引擎作用,既有基础,又有能力。在增强核心引擎功能上,一方面,在整个大湾区的建设中,深圳成为支撑体系中间的一个关键支撑,在协调联动中发挥着顶梁柱的作用。另一方面,深圳有自身的独特优势,在大湾区建设中将起到示范、带动和辐射的作用。对于企业来说,这将意味着将获得更完整的产业链、更先进的技术,以及更多的投资机会。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567期  独家策划

 

“深圳速度”的背后,是产权制度和所有制结构的创新,是政府的服务创新,是企业的自主创新。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