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上的新局
商周刊
2019-01-23 17:55:21 | 阅读次数:0
创新之路不破不立,困境和阻力考验着青岛的魄力与智慧。

从过去到今天,青岛始终站在我国轨道交通产业的车头位置,其发展历程和取得的成绩映射着大国重器的崛起和青岛高端装备制造的进阶。

 

2019年1月5日,17辆超长版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首次亮相京沪高铁,这批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中国标准动车组,由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车四方”)参与制造,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高的国家。

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产业是我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通过引进、吸收、消化先进技术,实现产业化、国际化的成功典范。作为我国最早接触工业文明的城市之一,青岛与轨道交通的缘分源远流长。1952年,国产第一台仿制蒸汽机车从四方机车厂(今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驶出,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蒸汽机车的历史。此后的半个多世纪,从这里又陆续跑出了中国高铁的多个“第一”。 

从过去到今天,青岛始终站在我国轨道交通产业的车头位置,其发展历程和取得的成绩映射着大国重器的崛起和青岛高端装备制造的进阶。然而,创新之路不破不立,在爬坡过坎的过程中,青岛也面临着困境和阻力,考验着这座城市的魄力与智慧。

2018年11月,曾经的动车小镇正式升级为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标志着这片区域从规划层面到组织架构进阶至新高度
 

盐碱地走出千亿级产业链

提到棘洪滩,老青岛人曾戏谑地称这里是“饥荒滩”,成片贫瘠的盐碱地上,一年到头收不到几粒庄稼,家家户户住在低矮的土房内。20世纪80年代中期,四方机车厂争取到国家铁路客车扩建项目落户青岛棘洪滩镇(今青岛市城阳区棘洪滩街道)、并被列入国家“七五”计划期间大中型重点项目。随后,上下游配套企业也纷纷前来集聚,自此开启了盐碱地上的新希望。

发展至今,每年全国运营动车组的60%从这里驶出、全国城轨地铁车辆的25%从这里生产,现有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中车四方车辆有限公司、青岛四方庞巴迪铁路运输设备有限公司3家整车生产龙头企业及核心配套企业150余家,产业集聚水平位居全国前列。2018年,青岛轨道交通全产业链产值达800多亿元。

2018年11月,曾经的动车小镇正式升级为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标志着这片区域从规划层面到组织架构进阶至新高度。

新的面貌是为了拥抱更广阔的市场。《2018-2024年中国城市轨道交通智能化行业分析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中的研究结果表明,伴随全球经济发展和工业复苏,轨道交通行业景气周期正处于新一轮上升阶段。《报告》预测,到2020年仅城市轨道交通设备制造的市场总需求保守估计将超过1.2万亿元的规模。而高速列车则有着比城轨更为丰厚的利润空间,同时也是青岛制造的主要对象。借助产业基础和集群优势,青岛提出了到2020年,实现轨道交通全产业链产值超过1000亿元的目标。

 

提速之困

向好的市场前景及庞大的产业链条吸引了若干城市参与其中,各大城市纷纷出台战略、政策和规划,加快轨道交通产业的发展。据报道,截止2018年,我国轨道交通产业园已达12个,覆盖了华东、西南、长三角、珠三角等主要经济发展区域,广东、重庆、唐山、长春、南京、成都、常州、株洲等省市,分别提出了打造“轨道装备制造业基地”“千亿级轨道交通产业集群”“中国动车城”等目标,通过引进大院大所,搭建产学研合作平台,推动当地轨道交通产业等集群式发展。无论是占地面积还是投资规模,都显示出了当地政府的决心和力度。

以广东轨道交通装备产业园为例,公开资料显示,初步规划用地约1500亩,远期总用地面积为7300亩,设立了完备的土地扶持政策、专项财政扶持政策、环保扶持政策和人才引进及户籍支持政策。“光土地方面的政策就够让我们羡慕了!”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管理委员会规划建设局工作人员于晓感慨道。

据了解,目前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规划总面积83.4平方公里,但是因为处于青岛市中心城区的边界,有着大量的生态绿地,根据《青岛市城市环境总体规划(2016-2030)》要求,实际建设用地只有40多平方公里。而周边相邻的胶州市李哥庄镇、即墨区蓝村镇和南泉镇也都在快速发展中,土地十分紧张,对未来落地新项目、开辟新的实验基地提出了新挑战。

同时,长期在土地规划一线工作的于晓还指出,在产业用地方面,政府部门对建筑面积和工业项目所需行政办公及生活服务设施用地面积的约束,阻碍了园区企业配套用房向空中发展,不能建设高层工业楼宇,制约了区域企业配套建设规模。目前,青岛已远远落后于深圳、上海等一线城市,并日渐落后于南京、西安等后发城市。

土地成为发展提速障碍的同时,也成为创新的突破口。2018年,青岛市城阳区在山东省率先出台《加快高层工业楼宇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推出11条扶持政策,推动高层工业楼宇发展。在于晓看来,在国家和省级双重土地约束下,这个意见的效果甚微,下一步仍需各方力量不断发声,寻找突破口,增加政策的弹性。

此外,青岛还面临着缺少专项扶持政策、产业链本地化率提升难、园区配套服务滞后、人才扶持政策力度不足等问题。

山东科技大学科技经济与管理研究所所长隋映辉多年来专注研究青岛轨道交通产业,他在《轨道交通产业的链接配套与政策建议——以青岛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为例》一文中指出,与国内其他城市相比,青岛轨道交通等产业链更为齐全,但是在产业集群链接、配套服务及政策倾斜等方面仍存在不足,需要继续改进。

对此,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管委会并不回避这些问题,而是从各个缺口开始找漏洞、补短板。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管理委员会经济与发展局工作人员常立峰表示,像中车四方等示范区龙头企业已经形成了自己完善的配套链条,并且在全国各个城市布局稳定,示范区通过招商已经引入了一大批外地供应商入青,并积极培育新兴技术与材料类企业,借助技术更新,帮助其进入配套供应商队列,实现本地配套率的增长。

在配套服务和人才扶持等方面,青岛轨道交通产业示范区管理委员会也在积极行动。目前,已与来自全国的35家企业签约,计划总投资185亿元,丰富了示范区的架构。总投资6.9亿元的示范区三甲综合医院即将主体竣工,总投资20亿元的道路改扩建等基础设施项目已开工建设。计划借助引进多所高等研究生院和专业技能培训学校扩充人才储备,同时正在与轨道交通领域的院士、专家进行接洽,目前已经与3名院士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并计划建设“院士港”。

 

抢占下一个风口

能够吸引院士,还有一个强大的磁极。2016年,全国首个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落户青岛,该项目同时被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和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首批重点工程。

“创新中心的意义是在保持现有技术优势的基础上发展一些未来的技术。”于晓说。目前,我国高速列车进入全面自主创新阶段,对创新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在首批签约入驻的五个项目中,高速磁浮独占两席。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有轨列车的速度已接近极限,高速列车提速的空间将出自磁浮,这预示着新一轮技术更新将带来轨道交通产业的重新洗牌。因此,国内外都在争相加入到研制高速磁浮列车的大军中。

目前,日本的超导磁浮技术已实现603km/h的试验速度,德国的磁浮技术最高试验速度达到505km/h。在国内,深圳、南通等城市都已摩拳擦掌,准备涉足。科技部、国资委在关于同意中国中车集团、青岛市共同建设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的批复中提到,依托该中心,我国要在全球竞争中进一步抢占产业发展“制高点”。

“在轮轨领域,青岛已经有了几百亿的产值,将来如果整个产业被高速磁浮技术更新,我们的优势将不再明显,必须加速研发和运营,抢占技术先机。”于晓表示。

借助创新中心落户的优势,今年1月,中车四方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交通系统技术方案通过专家评审,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工程样车也即将出产。但是原计划中提到的2019年建成5公里试验线、2020年建成30公里试验线,仍在选址、融资等环节中,不断清障推进。

前方的未知和后方的竞争形成了严峻考验,而其背景是新一轮高端装备制造的风口之争。“不论是在技术层面还是在体制架构中,创新意味着没有规律可循,意味着大胆冲撞和积极摸索。”于晓说。同样,不论是示范区的研发生产人员还是管委会工作人员,他们无疑都是正在推动中国向前、破旧迎新的创业者,书写着轨道交通产业的新局。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