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比选择更珍贵
尹文丽 / 商周刊
2019-01-24 17:35:46 | 阅读次数:0
向坚持致敬。

浮潮终有一天会退去。我们这个社会更需要尊重那些坚持做一些“笨”事的人,需要弘扬那些不计成本积累、探索的精神。

 

诗人纪伯伦在《先知》里说过的一句话,似乎特别适合为我们这个时代作注解:“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这很容易被定义为一个浮躁的年代。仅以经济圈来观察,从O2O、共享经济、无人货架,乃至于如今的AI、商业航天……资本簇拥着风口经济,见证着这个时代的瞬息万变,也留下了大浪退去后沙滩上的累累骸骨。

“乱花渐欲迷人眼”,当选择太多的时候,往往让人迷失了方向。这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实利的时代,新的观念不断形成,冲击着旧有的思想,但很快又发生了突变,人们在其中,还来不及细细体味其中的关窍,新一轮的热闹再次袭来,推着人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于是我们看到,满世界都在寻找捷径,都在抢快钱、热钱,你方唱罢我登场,虚拟代替了实体,泡沫围剿着坚守。

很难具体厘清经济大环境究竟对个体产生怎样的影响,但不可否认,前些年,在浮躁化的经济形势裹挟下,资本运作代替了技术起家,中国的实业面临着重大的危机。曾几何时,“坚守实业的没有炒房赚得多”“做实业一年赚了五万元”等等言论甚嚣尘上,大量热钱抛弃实业进入金融圈、币圈,让人产生了对经济的“空心化”的深深忧虑。

浮躁的经济氛围对高端制造的转型同样产生了消极的效果。转型是有阵痛期的,可能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看不到回报,并且,因为转型并无经验可循,还时时要冒着失败的风险。在攻克技术壁垒的过程中,尤为需要克服的恰恰是心浮气躁的心态。纵观重大技术发明,要紧处的几步技术飞跃,往往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技术累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没有令技术创新质变的厚积薄发的过程和氛围,实现关键的变革无异于痴人说梦。

也正因为如此,从中央到地方的一系列政策,通过扶持制造业,重点发展高端制造,以期正本清源。实际上,在全世界范围内,对实业的回归早已达成共识。金融危机结束后,美国立即着手启动制造业再造,日本则提出日本工业复兴计划,德国也启动了工业4.0。全球制造业价值的重新定义和发现,证明了一个真理:无论何种情况下,根深才能叶茂。

从德国开始流行,传回国内的“工匠精神”是制造业的文化丰碑,是制造业精神价值的集中体现。“工匠精神”强调专注、坚持、累积,远离“一夜暴富”式的心态和大跃进式的跨越口号,与制造业的发展规律不谋而合。要承认,在制造业这个领域,很难实现阶段性跨越和爆发式增长,而需求的恰恰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深耕和探索。

中国其实不缺能静下心来、抵御浮躁、坚守制造业的企业,也不缺少“工匠精神”,只是,在时代大潮的推动下,在所有人都向着前方奋力追逐的具体情境中,个体很难独善其身。但是,惟其如此,才愈发显现出困难时期那些熠熠闪光的企业精神。

格力的董明珠说:“每个人都应该具备工匠精神,要对自己的岗位负责,才能制造出完美的产品。”

福耀玻璃的曹德旺说:“为振兴中国的实业,我会选择继续做我的制造业,我认为制造业非常关键,是中国强国不可或缺的基础。”

双星的柴永森说:“双星是一个实体企业,我们首先要把实体做优做强,在这个基础上才会涉足一些金融领域,不能因此偏离方向。如果不把实业做强,我们涉足金融是本末倒置。”

海信的周厚健说,“社会需要借风高飞的‘猪’,也需要脚踏实地的孤独的‘夜行者’。我相信,10年后,有智慧的高端制造业会成为无价之宝。”

浮潮终有一天会退去。我们这个社会更需要尊重那些坚持做一些“笨”事的人,需要弘扬那些不计成本积累、探索的精神。有时候,懂得坚持,往往比会选择更珍贵。这个时代不缺少昂扬的、向上的、狂飙的前进,而缺少定下来、向下沉的思考。

向坚持致敬。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热门新闻 |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