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 暹粒:避世迷城
admin / 商周刊
2018-08-07 00:00:00 | 阅读次数:0
在临近赤道的炎热中,暹粒的一切似乎都在迅速却又安静地生长。游客在古老与现代中穿梭,在神秘与未知中探索,这一切似乎都能将人的烦恼融化,却撼不动千年吴哥的一声叹息。

在临近赤道的炎热中,暹粒的一切似乎都在迅速却又安静地生长。游客在古老与现代中穿梭,在神秘与未知中探索,这一切似乎都能将人的烦恼融化,却撼不动千年吴哥的一声叹息。


如果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一处名胜,在大部分场合也许都只是溢美之词,而暹粒却是个例外。

今年是中柬建交60周年,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规划部署的重要一年。中国大陆已有多家航空公司开通到达金边、暹粒的航班以促进双边旅游业的经济繁荣与发展。本刊记者随同此次“中柬建交60周年旅游文化交流峰会”一行,于6月25日凌晨1点30分,踏上了从北往南、一路将现代化的东方文明古国与古老神秘国度相串联的探索之旅。5个半小时后,云雾拨开,暹粒映入眼帘。


时光碾过的叹息

6月正值雨季,缱绻于天边的大块云朵,宛如一颗颗流动的白玉翡翠,绵长雅致,演绎着返璞归真的隐逸美学。少有的绿荫正好遮住了正午的阳光,几只孱弱瘦小的小猫正向路人乞讨着食物。

在柬埔寨这个国土面积18.1万平方公里的国家,93%以上居民信奉佛教,高棉语和英语在这里均能实现便捷沟通。不同于金边的华丽喧嚣,宁静细腻却又满怀悲悯是暹粒的主旋律。在暹粒,你可以在此遥望络绎不绝的游人如织,安稳避世。

“姐姐来点新鲜的芒果干,人民币5元一包。”眼前这个皮肤黝黑赤着双脚的小男孩不足1米高,用流利的中文和热情的笑容招徕着路过的游客。在骄阳的暴晒下,小男孩拎着十几袋芒果干叫卖着,他瘦弱的胳膊勒出了红色的印记,流淌过的涔涔汗水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当地导游介绍,当地居民的月平均收入不足人民币2000元,因此,旅游商机成为当地贫困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这些兜售明信片和售卖当地水果的孩子们学习不同国家的语言来讨游客的欢心,也因此错过了进入学校受教育的最佳时间。

倘若旅人的脚步是一本可以被描绘的美术绘本,这其中必然有这样一簇闪光的印记。这份独一无二如诗歌般流淌于暹粒的字里行间,流金岁月的传说与故事便成了这座神秘王国不朽的注脚。


▲暹粒小城没有公共交通系统,出行依靠步行或是摩托车改造的“突突车”出行


从时空置换般的“突突车”走下来,强烈的立体空间感迎面而来,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差别仿佛是一场奇妙的幻觉。历史就这样跃然眼前,触手可及。身披青苔雕琢精美的石块,历经几百年时间的洗礼后留存下来。它们整体或细节地记录着这里盛世与乱世的点滴,以历史见证者的身份向游人诉说那些鲜为人知的过往。

岁月流逝,这一神秘国度在光阴的流转中逐渐展露出它新的活力。15世纪初,泰族军队洗劫吴哥,王城抵不住战火的摧残,古迹群逐渐湮没于丛林蔓草之中,曾辉煌一时的吴哥王朝被无情地画上了休止符。这段古老的文明以绿植为被褥沉睡了整整四百余年,直到被法国博物学家亨利·穆奥发现并唤醒,才有机会向世人展现她的美。

蒋勋曾在《吴哥之美》的序言中对此做了如下诠释:“过去世界上许多古老的文明所在,埃及、希腊、印度、中国,但没有一个地方像吴哥窟,使我陷在一种茫然中,好像触碰到内在最本质的生命底层,美的震撼竟然变成一种心痛,美竟成了不忍。如此庄严,如此华美,不可思议。”

深扎的树根、蔓延的泥土、匆匆的僧侣、路人的脚印……这样一个记载着历史辉煌与残酷的神秘国度,在时光的流淌中如摄影集一般记录着这座安静小城的命途多舛。在临近赤道的炎热中,暹粒的一切似乎都在迅速却又安静地生长。游客在古老与现代中穿梭,在神秘与未知中探索,这一切似乎都能将人的烦恼融化,却撼不动千年吴哥的一声叹息。

▲护城河在灼热的阳光下泛着金光闪闪的涟漪,水面浮动着的吴哥寺随着河水的平静轮廓也渐渐清晰


吴哥文明的最后一道光

踏足于暹粒小城,随处可见“吴哥的微笑”的宣传标语。真正的吴哥在哪里?我想,它不在游客的莱卡镜头里,而是在这曾经华丽撩人如旧梦重温般的老时光里。

在这片被热带丛林吞噬的废墟里,吴哥寺是保存最完整的建筑了。护城河在灼热的阳光下泛着金光闪闪的涟漪,水面浮动着的吴哥寺随着河水的平静轮廓也渐渐清晰。充斥在眼眶中的断壁残垣与荒城古冢,令人难以想象这片古老的神秘建筑历经了怎样的沧海桑田。远远望去,有如虚幻的海市蜃楼,澎湃得令人心悸。


▲“高棉的微笑”已经成为柬埔寨国家和宗教文化的重要代表,享誉世界



然而,我脑海中对此的想象远远不及身在现场带来的冲击和能量。沿着蜿蜒曲折的小路走到这座掩映于绿林中的建筑面前,脚步轻轻生怕吵醒了沉睡百年的庙宇守护者。空气中蛰伏着挥之不去的雨季特有的潮湿与氤氲,身边的卡波克树枝像瀑布一样紧紧地缠绕着所能触及的一切。古树在屋顶、梁柱、石缝间无限延伸,吞噬的同时也有力地支撑着整座寺庙。侧身经过狭窄的小路,每一幅壁画都彷佛在诉说着一段遥远的故事。墙壁上至今仍保存着丰富且生动的雕刻,记载着王宫征战和市民百态的场景。

吴哥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寺庙,占地约4万平方米,重要建筑全部用巨大的砂岩石块重叠砌成。由于石块之间没有任何黏合,结构均衡对称,因此堪称吴哥的“万庙之王”。当地导游介绍,坊间有“一朝到过吴哥,此生便再无憾”的说法。有数据显示,2017年吴哥窟景区已吸引逾91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同比增长了36%,仅一年内创收就超过4.5亿美元。

巴戎寺被誉为是“吴哥文明的最后一道光”,是整个通王城的中心地带。48座大小不一的宝塔如众星捧月簇拥着位于中心的金色圆形宝塔,伫立在风吹日晒中的塔顶刻有面带微笑的四面佛像,任凭时光将斑驳陆离的岁月年轮在“高棉的微笑”中深深镌刻。

在吴哥,被青苔和绿植裹住的寺庙随处可见,错综复杂的根系赋予了这里敏感和神秘,仿佛正在悄悄吞噬这座城。在这里,你能看到吴哥沉睡的模样,也能看到甬道上壮观的乱石群。雨季的暹粒,地面呈现出枫叶般的暗红色,而寺庙的石墙则被染成了和青苔同一色系的暗青色。恢弘的景观也吸引了不少经典影视剧在此取景,《古墓丽影》选择吴哥营造神秘氛围,《花样年华》中梁朝伟选择吴哥的树洞,掩埋心中的秘密。每一名想感受古老文明的游客,都能在此中收获不一样的感悟。


▲游客在吴哥寺内虔诚地祈福


黑白两“城”天

远离城市的光污染,在如镜的水池边仰望星空,伴随着棕榈树下醉人的音乐旋律,陷入人造革沙发里觥筹交错,便是暹粒的夜晚的“正确打开方式”。

“突突车”的马达声渐渐舒缓,司机熟练地停下车,向我们指向前方霓虹灯闪烁的几个大字——PUBSTREET。这里距离暹粒市区大概有5公里左右的车程,繁华热闹的夜生活却与静谧的市中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正是这种强烈的反差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时髦的装潢,精致的烛光鸡尾酒,当下正红的流行音乐共同组成了暹粒“夜的第七章”。混迹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他们抑或是在享受着高棉菜的味蕾诱惑,抑或是在此端起酒杯细品吴哥啤酒的甘爽酸涩,抑或是在此忘却白天在寺庙的感伤。这座集矛盾与秘密的神秘王国,无时不刻地在上演着黑白两“城”天,又如何能相信这和白天是同一座城呢?

或许,你会渴望通过触摸遗址的一草一木来触碰到这段神秘而又遥远的历史。对于世界的诠释,也许并不在于长途跋涉的“打卡式观光”,而是存在于内心的整合重生与再发现。历经过自然景观的壮美和大千物种的神奇,探访过从喧嚣闹市到边陲小镇的风土人情,在为人生增添更广阔视角的同时,也会对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行认知和反思,对探究现代文化与古老文明多元共生的课题也多了一份思索。

在“知”与“行”的路上,生命不息,行走不止。

编辑 | 张雅乔

美编 | 孙悦姿

热门新闻 | hot news